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开满梨花的迎春

2012-01-16 . 阅读: 5,013 views

左岸注:文章排的是AB版,用不同的字体区隔开来,这样的写作很有新意,就像一个长焦镜头,或景或情,交相辉映。

 

雪终于来了。

昨天还恍惚这个冬天是否还会有雪,为着离落角落里,一枝迎春已经黄灿灿了。城市是不喜欢梅花的,因为太过短暂的绽放,过于突兀,剩余的一年葱绿,没有那些卖弄的树木们美丽。于是,冬深将将结束,春的气息似有还无的时候,随处可见迎春的枝桠。

还好,还好,雪还是来了。

年到底是一个新生还是一个总结,一直以来很是迷惑。倒是春节气息浓郁起来的时候,躁动不安的清点过去,审视未来。很少人去审视过去,清点未来。鞭炮的硝烟,年货的味道,新衣的搭配,年的颜色,很是应景,也就每个人假装快乐幸福。红色是喜庆的,也是血的颜色,于是乎心潮澎湃;金色是富足的,也是钱的代表,于是算算自我的富足该是用些金钱量化。

雪落在灰色的城市里,公平而潇洒,无从改变城市的颜色,渴雪的城市会将激情变成融化,于是灰蒙蒙的依旧,怕是积不起来呢。

生活没有跌宕起伏,人却未必如山屹立,四季无言。生活总是平滑的,只是旋律有点磕磕绊绊。人生像极了橡皮筋,扯长缩短,忙的不亦乐乎,安静下来长度没什么变化,扯长久了,还容易疲劳,没了弹性。都想做山,可惜耐不得寂寞,受不了坎坷,一逢风吹草低,见的不是牛羊,而是哭爹喊娘的找其他的山靠靠。

没有同样的雪花,但飘飘洒洒的舞着。不知旅途上是无言静默,还是叽叽喳喳的谈着旅途所见,也继续这个旅途。这个城市的阴霾,这场雪怕是无能为力洗净,迎春的花瓣上倒是开始积起来了,于是鲜亮的明黄,有点隐约的鹅绿了。

人到底有没有心呢?没有心的话,脑袋独大,那么理性的脑袋为什么总做些,再给你一百次你也不会做的事情。怎么还会,在那些自己曾经热衷的场合,恨不得眼瞎耳聋,毫无知觉。只是心真确立了,孤独就泛出来,无尽无穷的;且还需小心翼翼的应对脑袋的胡思乱想,身体的无限欲望。还要为了谁是领头,没事开开圆桌会议,虽然知道心最可贵,但还要装出一份谦卑的模样,曲意奉承,暗度陈仓。

迎春花开的时候,叶子还在襁褓里羞涩沉睡,于是一蓬蓬的明黄,因着雪的浸润,枝干的绿色清晰了,在灰尘装扮了一冬的城市植物里,有点耀眼的鲜活。比那些苦难的城市植物和人们好了太多,因为他们是,人成了植物人,植物成了城市人。

人不会因为拥有而误判,永远是因为欲望迁怒连连。孔子说,君子好当的很呢,不迁怒,不贰过。不迁怒似乎控制控制还行,玩的是意志力和偷换概念,大不了骂句娘,踢个狗猫,也可以捏捏方便面,虽然黑暗,但起码不是很起涟漪。这个不贰过真就有点为难,谁都不是那错误当享受呢,但错起来没有什么新意也让人唏嘘,其实偶尔跟人谈起,人生的机会都是在你贰过的时候失去的。重蹈覆辙看似天经地义,因为顺畅么,其实想来一定是迷路了,转了个圈子又回来。

迎春的婀娜,是需要细细凑近看的,那些花瓣的扭捏伸展,远比远观的时候美丽太多。是不是很多的美丽是属于细节;很多的美丽属于远观;还是美丽在于发现?冬日的眼睛干涩而迟钝,冬天的嗅觉自闭而浑浊,雪在迎春上坠饰,那清新的气息久违的让人眩晕。

周遭的人来了又走,怒了又喜,喜了又怒,纷纷扰扰。其实不怕声音,就怕没有声音。沉默的远离或沉默的同行,不是心有灵犀的那些人,只会是一场灾难和自虐。人总是很忍耐,人总是觉得被压抑被妥协,于是积攒很多的怨气在胸腔里,无非三个结果,要么练得心胸坚实;要么久患成癌;怕只怕第三种,吹大了肺,最终周期性气球般的爆炸,伤人伤己。

迎春的雪,迎春枝头的雪,慢慢积多了,黄色已经隐约,白色战胜了,已经换了模样,迎春永远谦恭的伏在那里,伸展的都是弯曲的线条。“梅花总夸傲雪枝,早有迎春绽黄花。”

树为什么长的那么直呢?小时候老师告诉我,树人如松,要不停的修剪侧生的枝桠,人要不停的接受外界的修剪才能成才;长大了才明白,树会自己抛弃那些曾经很重要,现在不重要的枝桠;还会明白,一木不成林,成林的树木会按照自然的规律小心翼翼的保持距离,抛弃那些只会浪费资源产生恶行竞争的东西。没有谁不愿意,恣意自由的生活,意志决定生活,无需左右为难,其实那样的建立要么是病梅自养,或是藤蔓缠树而已。

迎春已经不是迎春了,如梨花满枝。春深的梨花满枝,蜜蜂嗡嗡,如雪。那时如雪的形容,该是实在没什么好的词眼了吧。现在的迎春开满梨花,倒是合适的一塌糊涂。因着,这雪之后这花之后,春天渐行渐近。

一直喜欢杨贵妃,不是因为丰满,是因为她说她要吃荔枝,“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起码我还知道你怎么会笑,怎么去让你笑,死的马匹累死的人还换来一笑。怕只怕褒姒,要什么不知道,不要什么很知道,费你帝王百般纠结,一笑换来,似乎皆大欢喜。可惜换来的还有,共和,还有国破家亡。

至于一些人,洞见旁人的缺点,顾左右而言他,隔墙扔砖,砸着谁是谁,反正我可以笑,一时的咯咯偷笑。岂不知,左右世界的绝不是两端的人,反而是中立者,因为他们向那个方向哪怕是不动,仅仅是倾向一下,世界都会为之颠覆。

没有谁的职责是揣测,那是谄媚人干的事情;太多的人揣着恶意揣测善良,善良也就一副十恶不赦的模样。或许仅仅是绽放了一朵花儿,观花的人却唏嘘感伤。

雪在春前的时候,总是让人惊喜和常舒一口气。开满梨花的迎春,润泽的不仅仅是那一蓬迎春,或许还有眼睛、还有耳朵,最好是能够润泽心。

分享到: 更多

德鲁伊Druid

Action begets action!

发表评论





1 Comments On 开满梨花的迎春

  1. 这是一篇很有诗意的散文,可惜本人不太懂得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