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未来不应成为当下的恐惧

2012-01-06 . 阅读: 11,739 views

足迹荐文。

 

这篇文章并非自己的文章,从爱好小径的【Franklu的发现之旅】中发现一篇引用文章,好奇之下自己也点开看看!

突然有一种让自己深深省思的感觉,随着年龄增长我们自己到底要的是什么?前几天参加了一场高中的同学聚会,很多同学转眼间就已经十年左右没见,以前读着相同的语文课本、英文课本....,考着相同的试卷,如今大家都有自己的一片天,当羡慕着别人的成就时,自己在干嘛呢?大家都拥有相同的光阴,是否更该检视一下自己,让心中的恐惧不再是恐惧吗?

人很难摆脱恐惧,有时是被大环境所逼,更多时候是被自己所迫,似乎从一出生开始,恐惧就像影子般随行。

〔投 资〕

几个年纪相仿的老友,最近显的特别不安,眼看几年后五十大关就在眼前,人生也将进入老年的隘口,一方面担忧积蓄是否能赡养天年,另一方面也开始忧虑病痛是否会缠身,生命细节就像环环相扣,其中任何一个脱轨,串连一切的力量就会崩解,焦虑开始不分昼夜的袭来……

朋友们开始相继的投资,极尽所能要挤出身上所有的钱,去买股票、基金、外汇,或投资房地产,他们需要凑出一个让未来安心的数字,然而这数字到底是多少,却没人能精确描绘,只知道越多越好,另一方面也加码自己的保险金,很怕自己突发意外,会成为家人们的累赘,这样矛盾的相交下,担心怎么活,也挂心怎么死。生活成了一串长长的焦虑,每当我被问及相关问题时,都不知该如何回答,老实说,对未来我没有太多惶恐,只能耸耸肩说,以后的事情,不妨留给未来的我去担忧就好,也许根本走不到那一天,又何必现在多费神。

我时常在傍晚时分,艳阳不再炙热时往山中骑车,那也是我最怕接到电话的时刻,每当气喘吁吁接起电话时,都会听到另一头诧异的口吻:「你怎么那么喘,现在在干嘛啊!」每次都不好意思地支吾说自己正在骑车,当下都会听到虚伪的嘲讽:「这样很好啊,真令人羡慕,好希望能像你这样悠哉,我啊都快忙死了。」

而一些熟试的老友,索性不假辞色的直言:「现在是我们最后能拚的年纪,你还不赶快积极些,将来你要怎么办……」

不知是习惯还是麻木,听到这样的话后,在俯冲下山时会感到更舒畅,这社会容不下闲人,只要不站在打拚赚钱的路上,基本上就是一种罪恶,这已成为一种深耕人心的舆论。

仔细回想这样的价值,不知已绑架多少人心,钱和工作成了努力的法则,或许它真能带来安定,但在来来去去、汲汲营营之间,有时需要的是运气和时机,瞎拚未必真能获得什么,但时间却是一去不返,放任能掌握的东西流逝,只为填补一个恐惧,人生还要因此错失什么?有时我很想大声地对他们说:「你们投资的是财富,我投资的是健康和生活,这两者一旦破碎,再多的钱也只是枉然。」

〔威 胁〕

记得从小就在威胁里长大,懂事以来几乎天天被三申五令,若不好好念书,将来就会变乞丐,大家活在一个你死我活的竞争中,透过一层层的考试来评断努力,人的尊严也在这些分数中,被赤裸的盖上戳记。好学生就受到大家爱戴,也荣耀了父母,而成绩坏的就在教鞭下,不断的被鞭策及恫吓,在求学阶段,举凡与考试相关之外的事,都是没有用的废物,许多刚萌芽的兴趣,都在这样的压力下,不舍的遗弃而失落。

如今离开学校二十年了,可以来检证这个价值了,就以最世俗的钱来当参考值,在我所有的朋友中,抓出最有钱的两个人,其中一个身价数亿,当年是所有联考都摃龟,最后连高中补校都没念毕业,现今却开设了一间拥有数百人的工厂。

另一个拥有近亿的资产,高中念了两所都被三二退学,最后作弊上了五专,还把五专当医学院读了七年,目前是某传媒广告部主管。再看看全球首富,微软比尔盖兹、苹果的贾柏斯都是大学中辍生,这些例子不是在质疑读好书的意义,而是让我们看到,他们能选择自己的命运,去对抗这些舆论的威胁,寻找比课堂上对自己更有意义的事。

念国中时我常是全班最后一名,后来成了影像工作者,而倒数第二名的同学,今日却成了知名舞者,经常在世界巡回演出。

偶尔我闲来就google当年的同学,其中就属我们两个当年吊车尾的人信息最多,那时班上风光的前三名,就像石沉大海般,找不到任何信息,一个对生命有主见的人,有时是不服膺体制的。

〔利 诱〕

进社会工作后,是每个人最彷徨的时候,面临琳琅满目的百业,成绩好的继续深造往教职的路走,或参加特考当公务员,他们比别人有机会选择安定。

而像我这种不高不低的人,就要面对被严厉的抉择,有时候不是人在挑工作,而是被工作选择,并因此不断的产生自我质疑,疑惑自己是否走在正确的路上。

或许我比较幸运一些,很早就决定自己的路径,这条路或许比别人多了些自在,但也注定和荣华富贵绝缘,我倒看得很透,始终没有怨天尤人,但我周遭的朋友,却变得越来越忙碌,每个人心中都有个向往,就是要赚很多钱、买漂亮的房子、买豪华的轿车,还要成家生子……

在现在的社会价值中,这是一个再正确不过的目标,薪水的多寡、职业的地位,成了评断一个人是否成功的方式,只要和事业无关的事,都是虚掷光阴,慢慢的在很多人心中,钱成了万物的魔法。

〔当 下〕

年过四十后,我决定把脚步放慢,来品味人生午后的阳光,但受到的恐吓却依旧,虽然都是出自善意,苦口婆心劝我要替老年盘算,要好好来投资理财,不该这样放任自在的生活下去,刚开始还不为所动,但说的人一多,心却开始浮躁起来,不解为何每个人都能忽略当下,不停的用未来来恐吓自己。这样的威胁似乎从小就无法幸免,不好好念书就会找不到好工作、工作不拚命就会没有前途、赚的钱不好好投资,老年就会穷困潦倒……

这样一层一层加诸身上的恐惧,已成为生命的主体,包覆了整个人生,然后像某种传承似的,再将这样的恐惧加诸到下一代身上去。

近年来深居简出,对事已有自己的体悟,虽然对这魔咒未必信服,却也经年累月在这样的价值体系中被奴役,不免有时也惶惶不安。

一次朋友的训诫让我开窍了,他说我手上拥有太多的物质,应该将它们变现,然后投入高报酬的投资,以复利来计算日后数倍的资产,他说我年轻时若将买相机的钱,去投资华硕股票,二十年来的分红加上利滚利,现在应已是数千万富翁了。

听完他的话后,彷佛大梦初醒,我的确买了一些多余的东西,但我终究没选择买股票,反而去买了一套心动很久的Hasselblad相机,我想起了一个在心中多年的计划,一直想要用最传统的机械相机,并以手工冲放的方式,在台湾这片土地上,去撷取感动我的风景,也似乎只有等到岁月让心智成熟,才会有能力去寻获这片净土。

二十年前那一套相机,让我在年少时走了许多地方,看尽了人情冷暖,累积了许多的智慧,并寻获了生命的意义,或许错失了巨额的财富,却赚到满满的感动和回忆。

二十岁、四十岁、六十岁拿相机的心情,都会是截然不同,或许有人说等赚够钱了,老年要买什么高级相机都可以,但却忽略其中时间才是最宝贵的成本,岁月所带来的体会,都会被写进记忆之中,不是年迈再拥有时所能比拟的。

就算我拮据省下每一分钱,日后聚沙成塔成了巨富,终究还是钱的奴隶。

〔迷 惘〕

上星期半夜三点中,我收到一个长年在大陆经商朋友的简讯,他说他可以明白富士康员工为何要跳楼,人生如果失去意义,那种解脱的方式,何尝不是一种畅快。

他的简讯以很长的篇幅描述着:「这些年来,我日以继夜的工作,钱是大笔大笔的赚进,拥有了数栋豪宅,该有的名车精品也不缺,曾以为这样就是幸福,但每当夜阑人静时,却还是要藉酒入梦,突然间觉得孤单不已,一直渴盼的家庭温馨,却因事业而一再错过,如今才明白,再多钱都赶不走空虚,原来我比你要穷的多。」

钱或许人人都期望,但有没有人去统计过,买下安心要花多少钱才够?牺牲一切来逐高数字,也扭曲了生命的主体,生命的奥秘总藏在转折中,精密的盘算推演,却敌不过一次天灾人祸的摧残,未来不应成为当下的恐惧。

偶尔,我会坐在林间感受阵阵迎面的微风,那抚触全身的柔软,似乎没有比这一刻,更让我觉得真实。

人生其实是公平的,钱或许能带来片刻的快乐,或许能让我们遗忘一时的痛苦,但生命的感动却是它到不了的地方,回忆才是我最该投资的资产,那也是唯一能带走的东西。

 

左岸记:作者大有庄子逍遥游的境界,众人皆醉他独醒。或许我的境界还不够,只能领会其中一半,也就只能赞同一半,我们不能把最珍贵的东西寄希望于未来(不是某件东西,更不是别人),我们现在所做的都应该是成就梦想的每一步,除非有舍不下的牵绊,那是因为“爱”。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7 Comments On 未来不应成为当下的恐惧

  1. 这正是我们大家在纷繁复杂的社会生活中所需要的静下来独立思考的问题——钱或许人人都期望,但有没有人去统计过,买下安心要花多少钱才够?

  2. 每当听到有关某某有钱人或是某某名人不是相当年的全班倒数就是中途退学,我一时都会感到茫然。我承认,在中学时,我的成绩是中等,现在到了大学,尽管依旧很努力,但还是中等。我有时真的感到很沮丧,为什么我这么平凡,难道说只有做出诸如退学、成绩差才能在未来成为一朵奇葩?

  3. Pingback: 未来不应成为当下的恐惧 | 直立行走的日子(目标5%)

  4. Pingback: 阅读时间-20120113 | Gabriel'Blog

  5. Pingback: 当下的恐惧

  6. Pingback: 一些想法 | 小信作坊

  7. Firebug,今早已经更新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