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骤雪孤绿两寂寞

2011-12-07 . 阅读: 5,250 views

HR汤宁 (http://weibo.com/tnway)投稿。

 

窗外骤雪,如数不清的箭矢。床上的我,则在响过一遍又一遍的响铃加震动声中,从A面翻成了B面,挣扎一下,然后再从B面翻成A面,看看窗外黑漆漆的天:这天气不睡觉,简直是尼玛浪费!

后来,我感觉如果再不起床,那皮实的N97都可以先把自己振解体,然后再把床铺振成七级地震了。悻悻的我,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摸索着穿衬衣,一边嫉妒做一只猪的幸福。

这个时候的猪们都在干啥呢?

 

进入地铁前,那雪乘着风、风催着雪,一路扭打着就敷到了树上、车上、房顶上,就打在匆匆行人裸露的脸、绵软的外套上,就迫不及待的摔在了地上,还没有铺满地就被地气融化了。等我出了地铁,匆匆的行人迎面走过,他们的脚下已是布满凌乱脚印的雪地了。

忙忙碌碌的人们会不会因为这场突然的降雪,而感到走在大街上的脚步是那样的轻松,即便办公室里还有整堆的文件等着处理;会不会将往日焦虑的眼神换成一副静谧祥和的神态,默默的告诉自己,嘿,哥们儿你看,其实这世界原来是那么的美丽,活着真是他娘的好啊!你会不会把这突然迸发的喜悦给另外一个人分享,告诉她,我们这里下雪了!

你那里,下雪了吗?

你会不会非常的想给另外一个人分享,却来来回回的翻看着电话本里那一千多个联系人,却怎么也找不到那个她!

我们拥有的浮华就像这如麻的大雪,你穿金戴银、将你每个毛孔里都镶上一颗八箭八心、你拥有的越来越多,又如何?那能拯救你那颗孤独的小心灵吗。

 

整整一个上午,我都在跟EXCEL较劲,那个年度培训覆盖率我一个公式算了五遍,竟然算出来了五种大相径庭的结果,就在我焦躁的想拉过来两头猪亲一亲的时候,周姐说,你看,那雪下的越来越大了!

像听到了集结号,我和小张都扭过头去看窗外。

噼里啪啦的敲击键盘声戛然而止了,办公室里面静静的,三个人出神的望着窗外的飞雪,我突然有一种错觉:感觉此时此刻整个人类都在做着同样的一个动作:看着窗外的飞雪,任思绪和飞雪私奔到千万里之外。

思想逃离身体越远,我们越能感受到快乐,用一个比较泛滥的词儿,就叫:穿越!(为什么穿越剧被限制了,就因为有些领导突然搞明白了,穿越的实质是对现实的背叛,正因为不满和无奈,才不断的寄希望于一个久远的过去或者未来,就跟你老婆不让你去想初恋女友一样一样的道理。)

 

第二天那雪就化了,化的稀里哗啦的。

因为那雪太急、太大,就显得不那么的真实,天好像就是为了要下一场雪而下了一场雪,就想愚弄一下大家而已(坑爹的,听说有地方的迎春花都开了!真是“地法天”啊,信老子,得真理!):突然间全都给你了,突然间又都收走了。我们是人类,我们搞不懂自然——为什么今天刮风明天下雨晚上地震啊——你问谁呢?气象局都没有洞里的老鼠预测的准,所以,搞不懂的时候也没有人逼着你非得搞的明白透彻,你去效仿它顺应它就行了。

然而,那漫天的大雪,你一片也没有得到,甚至还不如我桌角那株金钻让看着更踏实一些。翠绿油亮的大叶子,慵懒的向外舒展着,鲜嫩的叶芽稚气未脱却奋力向上生长着。

之前还有一株紫边碧玉是今年春节之前那场大雪的时候买来的,金钻放在了房间里,紫边碧玉摆在了办公桌的东南角上,用来工作压力大的时候望上两眼舒缓下情绪(还有个不可告人的秘密:多枝多叶的绿植放在东南角的位置可以保你发财啊!)我吧,其实就是压力大、情绪烦躁的时候看上两眼……后来,紫边碧玉就枯萎了!

留下这株金钻,嚣张的生长着,用繁盛的叶子扫视着窗外不断融化成水、渐渐消失掉的大雪。

我关上灯、锁上门、走出家,路上的雪早已蒸发的干干净净了,金钻的窗外又恢复了平静。

我们都是台下角落里的一株小小的金钻,看着外面世界的光鲜换了一场又一场,我始终搞不懂这时代的窠臼和浮华,正如它永远也解读不了我的冷眼和孤独。

左岸记今天回来,疲惫袭来,身子往沙发一靠,便沉沉睡去,只觉身体宛如一片秋叶随山涧流水飘浮,沉寂不知归路;良久,寒意簌簌,忽而惊醒,望天边暮色,讶然一笑;逐见汤宁此文,于我心有戚戚焉。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