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偶遇自己

2011-11-20 . 阅读: 10,106 views

冬如约而至。

上下班总要经过几条路,法国梧桐参天遮蔽,法桐最有感觉,四季不同,春有满树嫩绿,夏时遮天蔽日,秋雨滴滴答答,冬呢,随着冷风叶落满地…

忽然,就觉得与世隔绝,遇到红灯,偶尔就有落叶落在发动机机盖和风挡、天窗上,轻微的碰撞声,偶尔还会翻个身。音乐是电台,听不听该是无所谓。发动机轻微抖动,窗外人流匆匆,落叶无言,冷静,冬还是如约了。

车开过,满地落叶翻滚,风声鹤唳,秋深冷渐,初冬来临。现代的城市很煞风景,路上落叶残留的机会不大,连树上的,都有环卫工人举着竿子敲打,落叶也不自由了。想来他们也辛苦,也是为了生计与各种要求。但初冬就显得落寞了,真很喜欢落叶随风的感觉,飘飘荡荡,漫无目的又宿命又目标一致。很像城市里的生活与人生。似乎随波逐流,又挣扎而七彩有趣。

总在怀疑自己是不是自己,自己到底能在那里遇到自己。

我到底是那个想成为莲花的玫瑰呢?还是那个自以为是生命的舵手,实际也就是个欲望满满贪吃的猪?还是我就不该出门寻找,自己就安安稳稳的呆在家里,出门找久了,反而饿死他了?还是我就是个镜子,世界是什么样子,我就是什么样子,偶尔也就只会因为灰尘和阴晴而需要适时擦拭,调校焦点色彩?还是心和脑袋身体,本来就对立,本来就有两个自己?。。。

于是像青春期般的骚动不安,渴望邂逅自己,为此惴惴不安,辗转反侧。

我该不是那个想成为莲花的玫瑰,虽然很多人如刚出生的鸭子一般,第一眼看到的就认定是自己的妈妈,屁颠屁颠的努力成为不是自己能成为的自己。努力成为莲花,连玫瑰本来的样子也忘却了,莲花没有做成,连玫瑰的美丽与芬芳都无从绽放。“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及至扭捏作态如病梅虬然,伸展筋骨的机会都没有。也怕被谁指认为不是莲花,揪出来狠狠的踩在脚下,零落成泥碾作尘,香不如故。倒羡慕溪边雏菊,且开且落,自开自落。

我也不该是那只欲望满满的贪吃猪。成就不是成熟,但成熟一定是已有方向。要猪奔跑就只需要两点理由,恐惧或是食物,都会让猪奋力一搏全情投入。被社会淘汰的恐惧,被物质诱惑的欲望,现代人跟猪差不多哦,看似目标明确,最多也就是恐惧和欲望的集合。就算到了沉沉睡去,能做的梦也只有恐惧和食物交替,还自以为如船长般的屹立船头,指挥若定全船景仰。

我也不该是那个出门寻找自己的人,我渴望邂逅而不是寻找。太多的人告诉自己,我出门闯荡,等我如何如何了,我会回来,我会把自己找回来,过我自己想过的人生。你拿未来去给过去承诺,拿未来换取未来。真正的自己,在家真就饿死了。把未来的回归当做承诺,那你今天就是一种谎言。你会沉迷于外面的自己光鲜的华丽丽,在家的自己木乃伊般的恐怖和凄惨。

另一个自己也该不是那面镜子,菩提无树,明镜非台,把自我当个映照,虽看似闲适淡然,来了就照,不来虚无。可惜的是,“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一个阴晴圆缺,点滴灰尘,焦点不一,就幻化了多少可能。环境决定情绪,情绪又决定意识。太多的不安与沮丧,来自于自顾自的自怨自艾。被迫害的妄想,什么时候成了现代人“自信”的一部分,虽然是个平凡人,好运气无缘,可有了坏运气的时候,自信到自己就是那个天下最不该受迫害的人。看似明镜无物,其实变幻万千。

那我该是那个心与脑袋身体对立的,精神分裂者?脑袋靠记忆,身体靠感觉,可怜心没有依靠,于是忽隐忽现。身体偶尔歇息,脑袋永远不停歇,心于是永不自由。思维属于让历史告诉现在,身体是让现在告诉未来,只有心无辜的孤苦伶仃,盯着现在。于是乎,当你缅怀过去畅想未来的时候,心死心塌地的蜷缩无语。

才知道,每一时刻,你都和你自己在一起,只是他比较委屈比较隐晦比较不知所以。明心见性,心找不到,见的是什么性呢?大脑因着过去思考未来,身体因着环境决定状态,心不太好找呢。

世界没有偶遇,只有必然;世界不是一面镜子,映照你万千变化;世界最多是个囧长的肥皂剧,没有导演只有编剧。你可以选择演自己或自以为的自己或演个别人编剧的角色。演自己就让心去编剧,演自以为的自己就让脑袋和身体编剧,演别人就让别人编剧。悲欢离合,跌宕起伏,大幕拉开,曲终人散。。。

 

也或许,元神出窍,黄粱美梦,蚂蚁缘槐夸大国,这一出才子佳人,江山更迭,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凄惨处风云变色江山动容,快乐处宝马雕车,山巅长啸。梦是很好,也该醒醒了。

 

冬如旧的行进着,寒冷也就闲闲的看着,闲闲的过着…,天高高的,月亮竟然与太阳约见成功,冬没有晚霞,只有天边淡淡的赭色,阳光无力,但很通透。

一个值得活的年代,一个值得纠结的冬天。

 

德鲁伊说:“左岸读书该结集出版了,创个全新模式,加网络点评内容的结集,应该很有意思!”——他的建议是出铅字纸质的书刊。我却是不敢想,其运作和成本都远远超出我的能力,可想想,若做成电子版的左岸读书是不是可行呢?所以,在这里想听听大家的建议,怎么样才能做一本左岸读书2011年的电子书刊,大家想在电子书里看到些什么,用什么方式表现,用什么软件制作,做成什么样的格式,又该如何分享……集思广益,望不吝赐教。

德鲁伊Druid

德鲁伊,70后。理工科硕士,喜欢写作,职业经理人。 人入中年,携妻带子,止思践行,与世界融洽、与自己坦然,充满快乐生活的勇气。 “质朴、灵动、喜悦、淡和”是为人生准则,“于人有用,于己有趣”是为人生标准。 文风以毁鸡汤、静心冥想、儿童教育、心理应用等见长。 著有: 《不曾孤独,怎会懂得》(散文杂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不曾孤独,怎会懂得 2》(散文杂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没走过的是路,走过的才是人生》(心智成熟心理学作品,作家出版社出版), 《在疲惫的世间任性的活》(散文杂文集,文汇出版社)

发表评论





5 Comments On 偶遇自己

  1. 要出电子杂志么?那太棒了
    我挺喜欢的一本电子杂志叫OUT
    你没准可以去那找找感觉
    期待ING

  2. 电子版的,我很喜欢。我从大一开始读左岸的,到现在也有一年了,一年中确实有很多很好很发人深思的文章。出纸质的不值得,电子的不错,方便还美观,再配上适当的插图,真是太美了,我爱左岸精神。

  3. 期待这个计划可以早日落实。(纸质书大 32 开本的书籍, 200 页码 1000 册仅收 4000 元。届时返还 300 册书这个是香港“大文豪”杂志社出版社的出书价格,关于出版这方面我是一窍不通的,左岸可以按随意发个文稿到这个邮箱去:dawenhaotougao@163.com,邮箱有个自动回复会有详细的介绍,而该杂志社的有一些操作模式还是值得参考,建议试试。)如果纸质书考虑到成本运行问题,我想可以用众人拾柴火焰高的指导精神来化解,毕竟左岸读书是有一些纯粹的人。当然,我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其中一些细节还是要很慎重对待的。电子书作为科技时代发展的产物,人们很难从感情上接受它替代传统的纸质书,关于纸质书还是电子书,争议很大,也很多是徒劳的,但不管争议怎样,两者必会共存,并没什么冲突,就像古典乐器与电子乐器的共存一样,只会越来越丰富。一切以实际为出发点,如果是纸质书,我想会很有纪念价值,如果是电子书,我想会有更进更深一层的意义。以上建议,多为废话,请勿见笑。

  4. 不如在网站连载。

  5. 左岸老师,感谢。非常支持集结文章+好的评论成册。更加希望能有印刷版。可以考虑跟有出版经验的图文或广告公司。而且未必一定要公开出版发行。先预订并支付,然后估算成本。定出价格。可以出两个版本,平装精装。以前栖息谷就做过家书给大家回馈。左岸老师,顶你,愿意实际行动支持。等后续进展反馈。微博 @霄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