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枪与玫瑰

2011-11-01 . 阅读: 7,937 views

/爱情⊙海人(603404240@qq.com)

读《少年维特之烦恼》有感

在书的封面上画着一只金黄色的手枪与一支火红玫瑰交辉在一起,隐隐象征着维特那短暂的一生。如果说枪是维特生命结束的标准,那玫瑰则是他人生最美好的回忆。

文中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维特与阿尔伯特讨论自杀是不是懦夫?文章写道:人的天性是有局限的。他只能经受一定限度的喜悦、悲哀和痛苦;一旦超过了这个限度就完了。因此,这个问题并不在于一个人是刚强还是软弱,而是她能否经受住痛苦的限度。痛苦或有精神上与肉体上之别,但是我认为把一个自杀的人称为懦夫,就像把一个发恶性高烧而死去的人称为懦夫一样,都是很荒唐的。(摘自书中8月12日日记)

对此事,我曾与一群人讨论,有人评价为歌德将自杀做为一种病态来看。对于病人,因为无法忍受“痛苦的限度”而终结生命,当然不能按照生理健全的思维,视之为懦夫。同时歌德夸大了爱情带来的痛苦,称之为痛苦的极限,美化了自杀的行为的合法性。

而我得出的结论是:人的精神和肉体都有一个极限,但是极限会“长大”。肉体的极限很简单,去操场上跑十几圈也就能体会到了,但是一个马拉松选手能在几个小时跑完40多公里,是因为他的平时锻炼的结果,在一定的强度下身体的素质就会提升。而精神的极限的表现就隐晦了些,却又显得那般重要,喜怒哀乐皆由此而生。我少时会为一点委屈而大哭大闹,现在为人生的未来时时忧虑,一路来的坎坷和良好的教育,使我自己懂得去如何承受那种压力。然就算是钢筋也有他的极限,我曾在生活与学习的压力下,变得异常急躁,即使我意识到自己的失控,却无法阻止自己奇怪的行为。我曾有段时间像维特一般被厄运青睐,如离家出走,自杀等皆有所思索。但是我心有牵挂,我见不到父母因我而伤心,我欲遨游世界,理想和亲情战胜了一次有一次的危险。由我思之,维特之死除了他对自杀行为的“错误”理解以及那不合时宜的思维之外,最重要的是他已了无牵挂,就算是亲情他都已经看开了。

玫瑰虽美,但是它长满尖刺。阿尔伯特是何其优秀,有前途的职业,优秀的人格,美好的生存环境。从物质方面来说,阿尔伯特算是众多女性的白马王子。而且他很爱绿蒂,愿意为她承担一切,即使是外面对她和维特的闲话,他都是尽力去抚平心中的愤懑,不去埋怨绿蒂。

维特则从某种角度来说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小三”。他破坏了绿蒂和阿尔伯特的感情,即使是绿蒂和阿尔伯特对他的帮助,他却从未感激(行动上)。而就他这般的人却得到我的同情。

无非是他的痴情和不合时宜的思维。他的痴情在书中处处可见,如书中9月6日日记上写道:“这一天, 我好不容易才下了决心,把我第一次同绿蒂跳舞时穿的那件朴素的蓝燕尾服脱了下来,还有黄坎肩和黄裤子。我又让人重新做了一件。”而且他的痴情还表现在胡思乱想。绿蒂用嘴喂鸟儿食物,并要求维特也试着这般做,维特却想入非非。书中9月12日日记写道:“她不该这样,不该用这种纯洁无暇和欣喜无比的举动来激发我的想象力,不该把我这颗心从沉睡中唤醒,我的心在酣睡中梦见的是毫无作为的生活。为什么不该?因为她知道我多爱她。”“我拥有的如此之多,但我对她的爱却吞掉了一切。我拥有的如此之多,但没有她,我还是一无所有。”(10月27日夜)……此类的段落处处体现他的痴情。

至于他那不合时宜的思维,表现在他对人,对事的种种不同之处。比如他在工作中与外界的格格不入,受尽排斥,以及开篇时那段辩论。

其实我这般说法,似有误解,就如维特评价那位亲王一样:他珍视我的智慧和天资远远胜于珍视我的心,而后者是我惟一的骄傲……我所拥有的智慧每个人都可以得到,而我的心是我所独有的。(5月9日日记)。

:此书来自于世界图书出版公司翻译的《少年维特之烦恼》,书中多处称谓错误,翻译僵硬,读之甚为不易。切记。

:有人对这本书做了一些编写,我把它发在另一个空间上,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去看看——《少年维特之烦恼

左岸:今天,在这里我还要贴一篇小文章《伤痕》,是wnikes(hnwshuai@163.com)高一时写的,希望上面的文字就是那个隐藏的出口——少年,是一个充满变数的人生季节。

 题目:伤势

我迈着无力的脚步向前走去,忽然,一道亮光向我射来,深深刺痛我的双眼。那是什么,我用模糊的双眼竭力望去,但始终看不清。

一阵寒风吹来,掀开我残破的衣服,不觉间我打了个寒颤。风呼呼地吹,夹着满世界乌鸦的叫声,这难道是世界末日吗?

无法忍受但不得不忍受。

来到那个巨大的垃圾堆前,不,不能叫垃圾,它毕竟养了我几十年。

我在垃圾堆上疯狂的吃着,因为我的敌人正在疯狂地抢我的食物。我想赶走那群可恶的黑鸟但我不能。乌鸦似乎认为我不具有威胁。甚至,它们扑过来啄我,似乎我是它们的食物。

我竭力将鸟赶走,却发现有两个人正在抢我的食物,我想多吃一口那两人却将我推开,我摔倒了,我想站起来却不能。

我的眼前突然一片明亮,竟是一块破镜。透过破镜,我哭了——昔日那充满理想的人却成了今日的老头。我的双眼模糊了,热流不断涌出,我知道那是血,我越来越冷,我知道死亡已经开始了。

我脑海中突然浮现了一个男孩,他充满了理想,他总说我要努力拼搏……那人就是我……我没有实现我的诺言以至我成了今日的模样……现在什么都晚了,大脑越来越模糊……

寒风仍在,那乌鸦再次向我飞来,或许,它们发现了食物。

分享到: 更多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