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生活亦如你所愿

2011-10-27 . 阅读: 13,399 views

来自清悦谷

“这不是我要过的生活!我要过的生活是如何如何的!我好想改变,可是不能!”

“这是我要过的生活!虽然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但是我不会放弃的!!”

“我也曾经有过想要的生活呀,但是我最后撑不住了,只好向生活投降了……”

“你应该过这样的生活呀,(省略描述若干)这才是真正的生活!”

可是每个人正过着的生活,都是自己选择的。

萨特说人有选择的自由,又说他人即地狱。借他这说法,往极端点,人的确是自由的。比如说,你在牢狱里等着秋后问斩。你可以选择等一个月后吃顿断头酒然后死,也可以选择逃狱——哪位说了,逃狱成功概率极低,而且抓住就当场斩首,断头酒和一个月时光都没了。这就属于后果,是你需要承担的。但理论上,你还是有选择的自由。

换个温和点的例子。五年前,我有个朋友陷于左右为难。爸妈逼结婚,他不愿结,真觉得生不如死。我在一边帮着出馊主意:“那就结呀!”

“我又不想结!我跟那姑娘和那家都处不好。”

“那就跟爸妈闹翻。”

“那我爸妈得多生气啊,我妈心脏不好!”

最后他还是结婚了,挺简单:他最后还是放不下爸妈。他试图过沟通和说服,但用他的话说,“我爸妈不像你爸妈那么开通。”所以最后,他也只好这么做了。我说这个,不是想宣扬愚孝或包办婚姻可悲不敢付让爸妈心酸难过的代价,只想说明:对他来说,结婚很苦,但已经是可选择范围内的最优选择——比起让他那对无法说服的父母伤心断肠闹翻来说。没有完美解读时,人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

管仲有段名言:

“吾始困时,尝与鲍叔贾,分财利多自与,鲍叔不以我为贪,知我贫也。吾尝为鲍叔谋事,而更穷困,鲍叔不以我为愚,知时有利不利也。吾尝三仕三见逐於君,鲍叔不以我为不肖,知我不遭时也。吾尝三战三走,鲍叔不以我为怯,知我有老母也。公子纠败,召忽死之,吾幽囚受辱,鲍叔不以我为无耻,知我不羞小节而耻功名不显于天下也。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鲍子也。”

简单说:管仲以前做啥丢人事,鲍叔牙都不责备他,因为知道他做此选择,必有苦衷,必有舍不下的。

有句话流传过,所谓“幼稚的男人可以为梦想壮烈的牺牲,而成熟的男人则可以为梦想屈辱地活着”。当然这话未必精当。唐睢阳失陷,南霁云本来“欲将以有为也”——我理解是,他想留下命来,诈降,当无间道——但张巡喊他一嗓子“南八,男儿死耳,不可为不义屈”,南八便慨然就死。这是南霁云的选择:他本来打算为一些高尚的目的屈辱的活着,但显然,张巡这一嗓子喊过,他宁愿干脆牺牲,不愿负了张巡。

所以,也有些男人壮烈牺牲,并不是因为他们幼稚。

世上南八这样的烈汉和睢阳这样的传奇很少,但大体上,众生皆苦,每个人都有些放不下的,有形无形的东西。佛家说“求不得”是苦,所以教人“放下”。但到那地步,谈何容易?

我有个很好的动漫控朋友,自己还没什么爸爸样子,就要了儿子。当了爸爸,忙得涛走云飞,寻一清闲下午看两小时漫画就是他人生至乐了,但时常求不得。跟他瞎聊时说,有法子没?有。

——当初不要孩子?那样会开心些,但长辈那边会有压力,自己也会觉得哪不对劲。

——对孩子马虎些?自己会对太太歉然,而且觉得很没责任感。

——所以归根到底,他说,养着孩子,累归累苦归苦烦归烦,但心情还算平静,没什么愧悔之处。当然他也苦笑:如果脸皮厚一点,就好了。

有些嫁娶了非如意对象的人,是因为豁不出去和爸妈吵翻;有些在大城市拼命不愿回故乡纳福的人,是因为不想受“不甘心”的煎熬;有些敢于辞掉稳定工作去做点什么的人,是因为日夜被梦想与流逝的时间催逼不过。每个人的生活和苦衷,只有自己能完全了解。人生时刻在做选择,大多数时候又偏鱼与熊掌无法兼得。

所以,每个人此刻所经历的生活,都是自己选择出来的——每个人必然都有未竞的梦想,但实现那些梦想的生活,必然要舍弃许多现有的东西。

每个人所珍视的东西千奇百怪,子非鱼不知鱼之乐。我的某些朋友认为理想高于一切,我的另一些朋友认为父母比理想重要得多,我的一个朋友觉得开家西北风味凉皮馆比工作有意义得多,我还有个朋友觉得出国留学固然是好但她喜欢能够每天按时上班按时去某一家喝巧克力陪男朋友的生活。每个人所不肯放弃的东西如此不同,于是世界多种多样。

我一直尊敬对自己理想的生活方式(无论多么奇怪)持之以恒的人——实际上我自己有许多幼稚呆傻的理想一直在践行着——但用句菲茨杰拉德的话,“当你想批评人时,记住,并不是世上所有人都和你有一样的条件”,我觉得,过着违背自己心愿生活的人(为数不少吧?),说到底只是价值观不同。一个人肯放弃理想,并承担内心的失落感,一定是因为命运给他安排了更割舍不得的东西(比如,我那位被迫结婚的朋友,那对不那么好沟通的双亲)。也只有你自己知道,你自己的人生,自己的价值观里,那对你究竟有多重要。

这个世界并不公平,许多时候造化弄人还很混蛋。甘苦取舍,放不下的东西为何重要,有多难放掉,只有自己知道。弗罗斯特的诗说,“抱歉我没法同时选两条路”。无论你选择过什么或将要选择什么,无论别人或你自己偶尔也哀怨说你没选的那条路看上去如何动人,当初应该如何如何或者将来应该如何如何,都没什么值得愧悔的。选择一种生活,就是选择了不去冒另一种生活的风险。无论他人或你自己如何说,你至少选择保留了一些你不肯割舍的某样东西。不管是父母、亲人、理想还是安全感,抑或是许多他人完全无法理解的事物。也只有你自己知道,你自己的人生,自己的价值观里,那对你究竟有多重要。

 

附:秋叶——《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阅读摘录

人们常常感叹生命的沉重,活着总有一种不堪重负的感觉,为什么会感到沉重?是因为相信生命可以永恒轮回吗?认为今日的选择或者是现在所做的事会对以后抑或 将来甚至是来世都会有着深刻地影响和必然的联系,所以,当你面对眼前的事情并且作出选择的时候,才会患得患失,忧虑重重,使每一次的选择变得沉重,以至于 使生命也变得沉重。真的是以为这个缘故吗?其实世间并不存在永恒轮回,生命只有一次,并且从一开始,它就头也不回地向着终点奔走。

米兰·昆德拉,一个作家的作品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他的思考超越了时代,关注到人性中最本质的东西。对于伟大的作品,最好不要急于用好或者不好去评价,而是应该仔细品味其文字中的思想,尝试与那些文字背后的灵魂直接对话。

  1. 只能活一次,就和根本没有活过一样。
  2. 与希特勒的这种和解,暴露了一个建立轮回不存在智商的世界所固有的深刻的道德沉沦,因为在这个世界上,一切都被预先谅解了,一切也就被卑鄙的许可了。
  3. 如果我们生命的每一秒钟得无限重复,我们就会像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一样被钉死在永恒上。这一想法是残酷的。在永恒轮回的世界里,一举一动都承受着不能承受的责任重负。这就是尼采说永恒轮回的想法是最沉重的负担的缘故吧。
  4. 人永远都无法知道自己该要什么,因为人只能活一次,既不能拿它跟前世相比,也不能在来生加以修正。
  5. 没有任何方法可以检验哪种抉择是好的,因为不存在任何比较。一切都是马上经历,仅此一次,不能准备。好像一个演员没有排练就上了舞台。如果生命的初次排练就已经是生命本身,那么生命到底会有什么价值?正因为这样,生命才总是像一张草图。但”草图”这个词还不确切,因为一张草图是某件事物的雏形,比如一幅画的草稿,而我们的生命却不是任何东西的草稿,它是一张成不了画的草图。
  6. 比喻是一种危险的东西,人是不能和比喻闹着玩的。一个简单比喻,便可从中产生爱情。
  7. 跟一个女人做爱和跟一个女人睡觉,是两种截然不同,甚至几乎对立的感情。爱情并不是通过做爱的欲望(这可以是对无数女人的欲求)体现的,而是通过和她共眠的欲望(这只能是对一个女人的欲求)而体现出来的。
  8. 出于同情爱一个人,并非真正爱他。
  9. 对这些随意的回忆远比他们在一起生活时更加美好。
  10. 但是,人只有一次生命,绝无可能用实验来证明假设,因此他就永远不可能知道为自己情感所左右到底是对还是错。
  11. 如果一件事情取决于一系列的偶然,难道不正说明了它非同寻常而且意味深长?在我们看来只有偶然的巧合才可以表达一种信息。凡是必然发生的事,凡是期盼得到、每日重复的事,都悄无声息。唯有偶然的巧合才会言说,人们试图从中读出某种含义,就像吉普赛人凭借玻璃杯底咖啡渣的形状来做出预言。
  12. 偶然性往往具有这般魔力,而必然性则不然。为了这一份难以忘怀的爱情,偶然的巧合必须在最初的一刻便一起降临,如同小鸟儿一齐飞落在阿西西的圣方济各的肩头。
  13. 我们每天的生活充满了各种偶然性,确切地说,是人、事之间的偶然相遇,我们称之为巧合。两件预料不到的事出现在同一时刻,就叫巧合。
  14. 人生如同谱写乐章。人在美感的引导下,把偶然的事件(贝多芬的一首乐曲、车站的一次死亡)变成一个主题,然后记录在生命的乐章中。犹如作曲家谱写奏鸣曲的主旋律,人生的主题也在反复出现、重演、修正、延展。
  15. 人就是根据美的法则在谱写生命乐章,直至深深的绝望时刻的到来,然后自己却一无所知。
  16. 因此我们不能指责小说,说被这些神秘的偶然巧合所迷惑,但我们有理由责备人类因为对这些偶然巧合视而不见而剥夺了生命的美丽。
  17. 他们为彼此造了一座地狱,尽管他们彼此相爱。
  18. 人一旦迷醉于自身的软弱,便会一味软弱下去,会在众人的目光下倒在街头,倒在地上,倒在比地面更低的地方。
  19. 假若人还年轻,他们的生命乐章不过刚刚开始,那他们可以一起创作旋律,交换动机,但是,当他们在比较成熟的年纪相遇,各自的生命乐章已经差不多完成,那么,在每个人的乐曲中,每个词,每件物所指的意思便各不相同。
  20. 在一切入侵、占领之下,掩盖着另一种更为本质,更为普遍的恶;这种恶的表现,便是结队游行的人们挥舞手臂,异口同声地呼喊着同样的口号。
  21. 她明白了,美就是被背弃的世界。只有当迫害者误将它遗忘在某个角落时,我们才能与它不期而遇。
  22. 世界正在变成一个集中营。集中营,就是日日夜夜,人们永远挤着压着在一起生活的一个世界。残酷和暴力只不过是其次要特征(而且绝非必然)。集中营,是对私生活的彻底剥夺。
  23. 什么叫做调情?可以说调情是一种暗示有进一步性接触可能的行为,但又不担保这种可能性一定能够兑现。换言之,调情是没有保证的性交承诺。
  24. 爱情诞生的时刻就像这样:女人无法抗拒呼唤她受了惊吓的灵魂的声音,男人无法抗拒灵魂专注于他声音的女人。
  25. 要逃避痛苦,最常见的,就是躲进未来。在时间的轨道上,人们想象有一条线,超脱了这条线,当前的痛苦便不复存在。
  26. 爱情就像是帝国:它们建立在信念之上,信念一旦消失,帝国也随之灭亡。
  27. 凡认为中欧共产主义制度是专门制造罪人的,那他们至少没有看清一个根本性的事实:罪恶的制度并非由罪人建立,而恰恰由那些确信已经找到了通往天堂的唯一道路的积极分子所建立。他们大无畏地捍卫这条道路,并因此而夺去了许多人的生命。但若干时间以后,事情变得无比清晰明了,原来天堂并不存在,而那些积极分子也就变成杀人凶手。
  28. 托马斯常常听到人们声嘶力竭地为自己灵魂的纯洁性进行辩护,他心里想:由于你们的不知,这个国家丧失了自由,也许将丧失几个世纪,你们还说什么你们觉得是无辜的吗?你们难道还能正视周围的一切?你们难道不会感到恐惧?也许你们没有长眼睛去看!要是长了眼睛,你们该(像俄狄浦斯一样)把它戳瞎,离开底比斯!
  29. 在一个由恐怖力量统治的社会里,声明根本不承担任何实际责任,因为都是在暴力威胁下做出的声明。所以,一个正直的人也完全有必要不把它放在心上,压根别去理会它们。
  30. 托马斯明白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所有的人都对他微笑,所有人都希望他写反悔声明,而他一旦写了,就会让所有人都乐意!第一种人高兴,是因为一旦懦弱成风,他们曾经有过的行为便再也普通不过,因此也就给他们挽回了名誉。第二种人则把自己的荣耀看作是一种特权,决不愿放弃。为此,他们对懦弱者心存一份喜爱,要是没有这懦弱者,他们的勇敢将会立即变成一种徒劳之举,谁也不欣赏。
  31. 要去看一看当一个人抛弃了所有他一直都以为是使命的东西时,生命中还能剩下些什么。
  32. 发现那百万分之一,并征服它,托马斯执迷于这一欲念。在他看来,迷恋女性的意义即在如此。他迷恋的不是女人,而是每个女人身上无法想象的部分,换句话说,就是使一个女人有别于他者的百万分之一的不同之处。
  33. 追逐众多女性的男人很容易被归为两类。一类人在所有女人身上寻找他们自己的梦,他们对女性的主观意念。另一类人则被欲念所驱使,想占有客观女性世界的无尽的多样性。前者的迷恋是浪漫型的迷恋:他们在女人身上寻找的是他们自己,是他们的理想。他们总是不断地失望,因为,正如我们所知,理想从来都是不可能找到的。失望把他们从一个女人推向另一个女人,赋予他们的善变一种感伤的藉口,因此,许多多愁善感的女人为他们顽强的纠缠所感动。后者的迷恋是放荡型的迷恋,女人在其中看不到丝毫感人之处:由于男人没有在女性身上寄托一个主观的理想,他们对所有女人都感兴趣,没有谁会令他们失望。的确,就是这从不失望本身带有某种可耻的成分。在世人眼中,放浪之徒的迷恋是不可宽恕的。
  34. 爱开始于一个女人以某句话印在我们诗化记忆中的那一刻。
  35. 人类的博爱都只能是建立在媚俗的基础之上。媚俗是掩盖死亡的一道屏风。
  36. 在极权的媚俗之王国,总是先有答案并排除一切新问题。
  37. 只是,那些反对所谓的极权体制的人几乎不能用疑问与怀疑作为斗争的武器,因为他们拥有一份坚信和简单化的真理来得到最大多数人的理解并感化他们的整个集体。
  38. 媚俗的根源就是对生命的绝对认同。但是这种生命的基础是什么?上帝?人类?斗争?爱情?男人?女人?对此有形形色色的观点,于是便有形形色色的媚俗。
  39. 我想起了那位在布拉格组织签名请愿运动、要求赫免政治犯的记者。他很清楚这种请愿运动帮不了犯人,其真正的目的不是为了真的就能释放那些犯人,而是为了明白仍然有人无所畏惧。他所做的也近乎是在演戏,但他没有别的可能。在行动和演戏之间,他别无选择。他唯有一种选择:要么演戏,要么什么也不干。在某些情况下,人注定要演戏。他们与沉默势力的抗争,是一个剧团向一支军队发起的战斗。
  40. 惩罚一个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的人,是野蛮的行为。
  41. 人类真正的善心。只对那些不具备任何力量的人才能自由而纯粹地体现出来。
  42. 如果我们没有能力爱,也许正是因为我们总渴望得到别人的爱,也就是说我们总希望从别人那儿得到什么(爱),而不是无条件地投入其怀中并且只要他这个人的存在。还有一点,特蕾莎接受了卡列宁当初的样子,她从未设法以自己的形象来改变它,她预先就已认可狗也有一个世界,所以不想把它占为己有,她也不想嫉妒卡列宁的秘密癖好。她养它不是为了改变它(而男人总是想改变女人,女人亦想改变男人),而只是想教它一门基本的语言,使它得以与人类彼此接触理解,从而共同生活。另外,特蕾莎对狗的爱是自愿的爱,没有人强迫她。
  43. 人类之时间不是循环转动的,而是直线前进。这就是为什么人类不可能幸福的缘故,因为幸福是对重复的渴望。
  44. 我现在发现,成为一名教徒其实是很简单的。当一个人处于困境中,一些天主教徒便去关心他,他一下子就发现了信仰。也许他是出于感激而决定入教的。人类的决定往往草率地可怕。
  45. 某天,你作出一项决定,你甚至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而且这项决定有其惯性力。随着一年年过去,要改变它有些困难了。
  46. 使命,特蕾莎,那是无关紧要的事。我没有使命。任何人都没有使命。当你发现自己是自由的,没有任何使命时,便是一种极大的解脱。
分享到: 更多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1 Comments On 生活亦如你所愿

  1. 生命的遗憾之处是不能重来、生命的可贵之处是没必要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