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又一个目标倒下

2011-10-23 . 阅读: 8,115 views

这是篇时政评论,本来觉得不合适发在这里,因为时政总是迷局太多,人们常常又很容易激动,各自站的角度还不同,这就变得很难客观,结果看到的只是一群人在掐架。在多读了两遍这篇文章,结合最近看的《经济大棋局,我们怎么办》,想想,还是发在这里,让大家也讨论讨论。

/衛鐁囄(754622583@qq.com)

今天新闻头条报道,

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的武装人员已将卡扎菲击毙。

老卡死了!曾与其并肩齐名为中东“革命双雄”的萨达姆早已死去,卡扎菲的强制谢幕也终于逼迫他与其“精神战友”萨达姆完成由“革命双雄”演变为“喋血双雄”不争事实。

但凡被定义为独裁者的政治家,死去都会有人欢喜有人忧。

“兵者,合于利而动,不合利而止。”

卡扎菲被打死的下场也许出乎了一些人的意料,但也一定是意中之事。卡扎菲会沦落到今天的下场,他不是第一个例子,所以不必以为偶然,而是必然。至于卡扎菲为何会必然死去?答案已经写在了飞进他头颅的那颗弹头里面。

除了欢喜老卡死去的一些政客,还有曾经拥戴过他的人民。人民就是这样的,执政者为其谋取最大利益,人民就歌颂拥护,当然,这些人民必须大多数,如若人民不满意了,感觉不是国家利益攸关了,于是有人煽风点火,制造舆论,引导矛盾,在万事俱备,东风在吹的条件下,人民必定造反起义抗议!武力镇压,曾是世界各国政府对待人民反水的通行手法。有的做成功,有的做失败了,老卡是后者,不是手法不好,而是落入了圈套。

卡扎菲特立独行的个性,曾一度在世界的政坛中招摇过市,争议不断。然而卡扎菲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也许说的清楚,但重要的是取决于到底有没人相信。说卡扎菲独裁,反人类份子,自然也有人相信,因为说的人手里头有证据,有卡扎菲独裁腐败的证据,有卡扎菲武力镇压抗议人民的证据。那为什么确实的证据,有人相信又有人不相信?这问题的关键就是看证据到底是掌握在谁的手中了。世上真正的证据本就掌握在大多数人民的手中,但可悲的是承认是否为证据的取决权是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这就犹如那句如雷贯耳的名言: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中!(左岸注:真理不为任何人、任何机构而存在,它就在那里,可以被发现,但永远不能被发明。真理这个词与 金钱无关,与政治无关,与意识形态无关,与谁上台谁下台都无 关,有些人一旦上台就迫不及待发明真理,这些所谓的“真理”,或许会传诵一时,但长久看来,必将成为历史的笑话。

以北约为首的西方“好汉”,在扛着“替天行道”大旗,又一次粗暴并成功的彻底推翻了一个政权。利比亚人民从此翻开了“历史的新篇章。”枪杆子里出政权!又一次完美诠释“阿拉伯之春”的革命运动本质。民主、自由、独立,确是诱人的东西,但只知其名不知其味,不知是否具有传闻中的那么鲜美可口,又不知是否犹如传说中的是砒霜毒药!(左岸注:如老杨头所说“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却不会一日建成

西方国家很卖力的出钱出枪出飞机,似乎是为了利比亚人民正义公平的需求意愿。但仔细想想又不是,一个商人,而且还是具有政客性质的商人,会做一单高风险低回报的买卖么?当然,会有许多说辞可以证明的确是为了正义和真理才发动的战争。战争是不得已而求其次才发动的,但非本土受侵而对外发动的战争,唯一的动机就是经济利益!我相信有为正义而发动的战争,因为那是世界真理的较量!以正义名目行不见得光的勾当,是政客一贯的手段。世上但凡大伪似真的政客,嘴脸看似慈眉善目、道貌岸然的,都要保持一定的警惕性和怀疑性,最重要的还是提高觉悟性。(左岸注:关于这个,要参考一下时寒冰写的《经济大棋局,我们怎么办》里的“下一个目标是谁”这一节的内容。

纵观一年以来的革命运动,从突尼斯自焚之火而引发的革命运动,紧密把利比亚内战、穆巴拉克下台、叙利亚制裁、也门动乱等一系列国际政治事件联系在一起,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是一般革命运动的发展的规律,但同时很难想象会没有推手参与其中。政治是利益的集团的斗争游戏,人民意愿大多在操纵者手中。因此,无论是否参与游戏,不在于你愿不愿意或者知不知道,因为,作为一名公民,在扮演社会的任何角色中,早已被某种国家意志所绑定,你接受或不接受,就在那里。游戏的规则由书写历史的继承者所制定,显规则是法,潜规则是利。至于为何会有犯规的人出现,不是在于出现的人,而在于裁判吹了哨子。

卡扎菲之所以有此下场,是因为他不仅和他的团队起内讧,而且还犯了规。但犯规还不至此,重要的是他还藐视裁判的权威和挑战了“组委会”的成员利益。

卡扎菲西去,天国里见到萨达姆,彼此应是相顾无语泪千行啊。

 

附一篇@郭老学徒的“卡扎菲的坏选择”,另一种解读。

1

卡扎菲死了,很难看,很血腥,也很没有尊严。

一个几十年来扮演传奇和神奇角色的“伟大”人物,缩在一个排水涵洞里,被死神无情地拽走。据说,他死前最后的话是:“不要开枪。”表现了他十足的怯懦。

卡扎菲的妻女流亡国外,几个儿子要么被打死,要么被抓获,要么在逃亡中。

家破人亡。这个下场是他自己顽固坚持的最坏的选择。

2

卡扎菲其实可以做出非常好的选择。

于国于民于己都非常好的选择。

但是他错过了。

3

现代社会,特别是20世纪70年代之后,专制社会向民主社会转型已经形成了势不可挡的浪潮。不论专制统治者是否愿意,民主大潮都会席卷而来。

专制社会向民主社会转型有两种模式:

统治者主动推动的模式和统治者被动应对的模式。这两种模式的结果有着天壤之别。

4

我们先来看看统治者主动推动的模式。

最典型的是卡洛斯模式。

佛朗哥独裁统治下的西班牙是20世纪最臭名昭著的专制国家之一。1975年,佛朗哥死后,他所选定的接班人,前西班牙国王的孙子胡安·卡洛斯一世成为西班牙 国王。卡洛斯继位后,立即主动推动民主化进程,把一个最专制的国家带进了民主社会,他把权力还给了人民,自己成了没有实权的虚君。由此,他赢得了西班牙人 民的衷心爱戴和全世界的尊重。卡洛斯优雅地当着没有实权的国王,佛朗哥时期的专制统治军人集团,那些既得利益者们,也没有被清算,国家在妥协中顺利地完成 了社会转型。卡洛斯的后代将享有这个君主立宪国的国王继承权,如英国王室一样。

卡洛斯是著名的波旁家族的后代,波旁家族曾经统治法国,那个被送上断头台的法国国王路易十六就是卡洛斯的远亲。同是国王,坚持专制丢了性命,推动民主万民爱戴。

统治者主动推动社会转型的另一个例子是台湾的蒋经国。蒋经国开放党禁,反倒使国民党获得了新生,真正获得了人民的支持,蒋家两代人的独裁历史最后被推动民主进程的功绩画上了句号,蒋经国本人赢得了台湾人民的尊重。

既然是大势所趋,明智地真正地实现“权为民所赋”,不仅是识时务之举,更是一种伟大和优雅。

5

我们再来看看统治者被动应对的模式。

统治者不主动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不主动推动社会转型,终会在某一天或者某个事件的节点被动地面对席卷而来的民主浪潮。

当人民起来争取民主权利的时候,当民主大潮席卷而来时,统治者如何应对?这次中东民主潮,我们看到了三种情况。

第一种情况是突尼斯的阿里,他开始抵挡了一阵,没有奏效,就清醒地意识到了人民的力量,早早地放弃权力出走了。人民少流血,国家少折腾,自己和家人也安全了。这是明智的,也是划算的。

第 二种情况是埃及的穆巴拉克,他比阿里要自信一些,也顽固一些,所以坚持的时间长一些,镇压狠一些。但最后众叛亲离,不得不认输。穆巴拉克没有及时放弃权力 并终止镇压,失去了免于清算的机会,他和两个儿子被押上审判台,不仅清算镇压之罪,还要清算贪腐之罪,老账新帐一起算。

第三种情况就是利比亚的卡扎菲,他过于自恋、恋权和狂妄了,认不准形势,死扛到底,结果身败名裂,家破人亡。

6

卡扎菲如果选择卡洛斯和蒋经国的道路,他将成为利比亚历史上的伟人,成为全世界尊重的政治家。他的家族也会兴旺发达。

卡扎菲如果选择阿里的道路,早早的放弃镇压,放弃权力,他和他的家人可能在南非或者哪个愿意收留他的国家里安度虽然不再显赫但也是惬意的生活。

但是卡扎菲却选择了让许多人流血让自己灭亡的最愚蠢的路。

没有办法,专制就是这样一个害人的制度,它使整天生活在恭维和奉迎的假话中的独裁者,失去了对自己真实影响力的认识,更失去了对人民力量的认识。

权力总是使人疯狂和狂妄,这是自古以来的真理。

7

但愿也门的萨利赫和叙利亚的巴萨尔能够接受卡扎菲的教训,清醒地意识到一个人一个家族一小伙人垄断权力在现代社会已经绝无可能,越是镇压,你的罪孽就越重,人民的反抗就越烈。还是尽早地做出明智的选择,放弃权力,还权于民。如此,人民少流血,国家少折腾,自己保安全。

8

生命远比权力更值得珍惜。

分享到: 更多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