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宁可小聚,不喜大宴

2011-09-22 . 阅读: 10,065 views

分享两个短文。

一、大宴无味

(文/老猫)

“宴会之趣味如果仅是这样的,那么,我们将诅咒那第一个发明请客的人。”作家郑振铎写出这话,是在抱怨交际性的宴会。 座上客很多,却有无数生面孔,就算问了姓名也记不住。菜上来,吃什么都没味道,只是和大家赔着笑脸。想告辞,又怕主人不高兴,别人说三道四,于是只好强撑 下去。郑振铎的遭遇,想必大家都遇到过。

经常赴宴的人,肯定都有这种感受。宴会场所很高档,餐具很高档,甚至客人也很高档,菜肴自不必说,鱼翅鲍鱼,山珍海味,但就是吃不香,也吃不饱,回家后,没准还得来碗泡面。

所 以,看文人写吃喝,多是对美味小吃、故乡风味的夸赞,少有对大宴的描述。那大宴,实在是吃得累。其实不仅是文人,就算皇上皇后也是一样。为了证明这点,台 湾作家高阳找出了咸丰十一年十月初九慈禧晚餐的菜单,他发现,很多菜都是重复的,比如十六道菜中,鸭肉就有六道,鸡肉五道。下午三点半就开饭了,这么吃, 想必是没什么胃口的。所谓钟鸣鼎食,其实也不过如此。

有一幅名画,叫做《韩熙载夜宴图》,画的是五代十国宰相韩熙载请客吃饭的景象。大 家都说,这画显示了贵族奢华的晚宴,多么多么靡费。不过,韩熙载靡费的可真不是吃的,他靡费的是家具和歌舞。有人仔细看过那张画,虽然人物众多,大家又做 欣欣然状,但桌子上,只有四碟四碗,能看清楚的吃的,只有柿子和类似糯米团之类的东西。

其实,在宋朝以前,吃宴席是很辛苦的。倒不是因 为别的,而是因为,没有椅子凳子。大家吃饭,主人坐在榻上,客人可就得席地而坐了,要是和长辈皇上吃饭,没准还得跪着。宋朝前后,椅子凳子开始普及,有由 床榻简化而来的硬椅子,也有折叠椅子,和现在折叠椅唯一的区别,就是把不锈钢管换成木头条,坐面不是塑料海绵,而是绳子布带(就是马扎带靠背)。因为可以 折叠携带,用的时候打开,四足相交,所以又叫做交椅。水泊梁山论资排辈,谁坐第几把交椅,不是蒙虎皮的大椅子,而是——折叠椅。

吃饭不 舒服,除了家具之外,还有个原因,就是规矩多。中国古代贵族吃饭,很讲究规矩,因为当时请客摆酒,主要是为了祭祀。不过越往后流传,就越离谱。比如客来要 敬茶敬酒也就罢了,甚至桌席规格也要与客人地位相称,各桌上餐具不一样,菜数不一样,内容也不一样,就是为了分出人的层次差异来。长幼尊卑、亲疏远近,搞 得一清二楚,真不知道是排座次还是吃饭。清朝叶梦珠在《阅世篇宴会》中说,入席前要先敬酒,之后才能入座,大家按身份从左到右坐好,还要说客气话,作揖, 这才能坐下。想必这样的饭是吃不香的。

北宋年间,有一位大将军韩琦,就在酒席上为了规矩闹过脾气。韩琦是哪位呢?他与范仲淹一起防守边 疆,与西夏作战,所以有“军中有一韩,西贼闻之心胆寒,军中有一范,西贼闻之吓破胆”之说。韩琦后来入相,请客应酬,正式的酒席上有个专职司仪,叫“白席 人”。韩琦拿起荔枝,白席人就喊:“韩资政吃荔枝了,请大家同吃荔枝。”韩琦心里烦,心说我偏不吃,把荔枝放下,结果白席人又喊:“韩资政不吃荔枝了,大 家都放下吧。”生生把韩琦给气乐了。

高阳考证,白席人这种讨厌的角色一直持续到清朝还有。他们主要的工作是清点红包,按客人送礼物的数量,给安排吃食。比如上鸭子的时候,就会高喊:“下面鸭子上来了,送钱五百文以下者请退席。”

现在的商务宴请,也很少有好吃的。特别是一些四星五星的酒店,收费很高,却并不可口,那么好的食材,做出来比单位食堂好点。很多人不知道其中奥妙,还以为是 自己宴席吃多了,吃不出味道呢,其实不然。我有个朋友曾经做过商务宴请公司,专门安排酒宴的。他告诉我,商务宴请地点一定要好,价钱一定要贵,以显示对客 人的礼貌与重视,显示主人的身份。但一定不能安排过于好吃的菜肴,因为吃的一好,人们的注意力就不自觉地转移到吃上,正事不好谈了,主宾还都尴尬。他还特 别强调,如果有女客在席,则尽量不要点飞禽类,因为女人很难克制啃翅膀。那样的食物上来,啃则不雅,不啃则难受,也是很分散注意力的事情。

无论古今,吃大宴都不是件轻松的事情。不一定吃得好,也不一定能吃饱。所以,真正的吃客,对那些场面上的酒宴都敬而远之。真正的美食,在路边摊肆,在自己家的厨房,很少能出现在豪华的酒店中。

 二、胜利大逃亡

(文/晓鹭)

我们身边的污染源太多了,所以总是焦躁不安。

小阮减少污染的途径就是少把自己往人群里搁,有些人生怕别人忘了自己,小阮的感觉是你最好把我忘了,我偷着乐呢。她说:“跟有些人交往那是对自己的污染,我有什么必要浪费时间听他们说一堆废话?”

有一回被朋友拉去参加一个聚餐,席间一男人迅速掌控话语权,大谈自己的婚姻,称自己怎么对老婆好,把自己吹捧得完美无缺,语言却乏味透顶。小阮注意 到一个细节,在座的都是女士,他却自顾自地先给自己舀汤,倒尽胃口。吃了不到半小时,小阮找机会退场:“家里有点急事,单我已埋了。”她很礼貌地撤退,宁 可损失钱也不会继续坐在那里接受语言污染。

同学会上,多年不见的人在一起谈一些很无聊的话题,一些身体发福自认混得不错的男同学开始在人群中寻觅旧情人,一些人在炫财富,一些人在炫老公,老 同学比来比去,比赢了的意气风发,混得不太好的黯然神伤;那些描眉画眼的女同学因为欲望太多面目多数并不好看。小阮只觉得无聊透了,后悔没能在家陪老公孩 子过生日。

小阮还提到,某天她参加系统活动遇到三个女人,聊淘宝购物聊了三个小时,其中一位一年淘宝购物上万元,买的东西多半不实用,又悔又怨。小阮听着也累得慌。

还有一次,被单位的小帮派拉去吃饭,饭局上尽是一些莫名其妙的人身攻击。本来小阮是个处事极简单的人,不喜欢陷入人事纠纷,那些人攻击完同事,开始 讨伐各自婆婆,一顿饭吃得硝烟弥漫,还乐在其中……小阮早散了神,如果这时在家里洗个澡,捧一本书,跟爱人靠在床上看看书闲聊几句,别提多舒坦了。

从这以后,不想见的人邀请她,她会找各种借口不去,陪家人更实在,时间要花在对的地方,花在对的人身上。

孩子去年上学后,她被拉入了一个妈妈帮,那个妈妈帮的人整天交流的就是孩子又报了什么培优班,哪里的培优老师更厉害,孩子又得了什么奖,孩子班上哪个同学考了一百分。

狂轰乱炸的信息,让人听得心惊肉跳,本是作为交流信息存在的,没想到却成了焦虑的来源。有段时间,只要是妈妈帮的讨论,她就焦虑,容易发火,冲孩子无端发脾气,事后又后悔。后来,她意识到了问题,主动退出了妈妈帮,耳根清静了,心情也好多了,她恢复了正常。

我们身边的污染源太多了,所以总是焦躁不安。接触了新人,欲望增加了,压力增加了,又要寻找新的减压方式。心灵结茧,自己浑然不觉,外在的表现就是衣服越买越多,熟人越来越多,信息越来越多,人反而越来越不容易快乐。

有时间多陪陪家人,多为家人做点小事,多独处,多阅读,少上网,少扎堆,少说话。煮一锅汤,听一张唱片,看一场电影,选择听几场好讲座,养好眼、胃和心,比接受那些人污染环保多了,不信你试试?

 

左岸记:除了努力工作时间外,我喜欢独处,下班来,在家里,小孩认真玩他的“玩具”,我则基本是看看书,听听歌,闲来,偶尔约几位好友到家里小酌,炒些家常小菜,聊天南地北,常常尽兴而归。

分享到: 更多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14 Comments On 宁可小聚,不喜大宴

  1. 就是啊,每次高中同学聚会都是冰火两重天啊,兴高采烈的永远是那么几个,好多人被孤立了啊,我是班长,这事情该怎么解决才能好啊?

  2. 很向往这样的生活,本来想着大学里要多多认识人。扩大交际圈,现在感觉还是多独处更有意思。不过各人心思不同,有人喜静,有人善动。只要跟着自己感觉走就好。过自己喜欢的生活。

    • @小雨 @小雨, 在大学里适当的扩大自己的交际圈是正确的,不过那几个知心的朋友是更加重要。同意你的观点,确实有的人性格开朗,是那种交际花,不过有的人时喜静的,跟着自己的感觉走,关键要知道自己到底需要的是什么,自己喜欢的是什么样的生活。有时间多陪陪家人,多为家人做点小事,多独处,多阅读,少上网,少扎堆,少说话。煮一锅汤,听一张唱片,看一场电影,选择听几场好讲座,养好眼、胃和心。作者让我注意到了独处的重要性。

  3. 人生,有几个知心足以。

  4. 宁可小聚,不去大宴
    三五知已,把茶论道
    已足已,
    同学聚会是一个名利场的宿影,
    比较少不了,比赢了又如何…………..

  5. 最近文章很不错啊

  6. 呵呵,好久没到左岸家小酌一杯了!

  7. 狂轰乱炸的信息,让人听得心惊肉跳,本是作为交流信息存在的,没想到却成了焦虑的来源。——这句话让我感触很深。不交流怕落后,一交流就焦虑。

  8. 每年的同学聚会确实让人头疼,其实想见的也就那几个人,却要很多人一块吃饭聊天。一年到头好不容易见次面,还不如几个人坐下来聊聊!

  9. 我恰好是喜静的,但是有时也会不安分,会出去和朋友聊聊,不过我一般都插不上话。我根本不知道和他们说什么,根本就没有共同话题。唉!找个知己不容易。

  10. 聚餐就是吃喝玩乐,今天你请,明天他请,桌面上谈笑风生,私底下却盘算着自己的钱包,

  11. 所谓同学,无非是在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点同师为学,如果当年的个性、背景、志向就已然不同,多年后就更无法走到一起。人应该多一些同学同事以外的朋友,记得天涯的十年砍柴说,三十岁以后交的朋友才是真正的朋友。

  12. 文章好轻松,尾部很欢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