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在指尖,救赎

2011-08-11 . 阅读: 8,378 views

一心@gitanjaly的投稿。

说不上来现在的状态是好还是坏,巴赫仍旧在指尖,一盏灯似乎也在亮着。生活像是在做选择题,要么瞎蒙,要么选择正确的答案。有些人越走越远,已经成了真正的平行线;有些人越走越近,交集渐渐增多;或许,这就是人生,只是一个过程。

面对着现实,苍白无力;面对着理想,无力苍白;这或许就是现在的我一个真实的写照,想去改变,却无力改变。我缺少的是坚持和那份淡定。
一个生命,或许也是自赎和救赎的过程。一遍又一遍地看着《Criminal Minds(犯罪心理)》,一次又一次地撞击着我脆弱的思想,带给我是不断地思考,对自己,对生命的思考。Derek Morgan的自赎让我想起了奥斯卡,那个君特笔下的小侏儒,是君特自赎的一个过程。原来,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面铁皮鼓,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一个自赎与救赎的过程。

《Criminal Minds》里最喜欢的还是那个傻傻的天才Spencer Reid,说不上喜欢他的原因,大概是对智慧的向往吧。在他那里,我知道了一个人在自赎的过程中,会遇到很多很多友好的帮助,像是一盏灯,可以传递光明智慧以及爱。我想我大概渴望成为这类人吧。

从第一季到第六季,唯一真正让我震撼的是一个母亲为了让自己的孩子拥有一个新的人生,心甘情愿地承认自己杀死了十二个无辜的少女,只是为让她的希望能够快乐健康的成长。甚至,她放弃了她年轻的生命来成全另外一个更年轻的生命。当送上绞刑架的那一刻,我再也无法抑制我的眼泪,无法去判断这是不是悲剧。我想这位母亲是幸福的,她结束了自己完美了一个新的生命。(左岸注:因我没有看这部电视剧,可能理解有偏差,但我个人认为这位母亲的救赎方式是不对的:如果她是想用这样的方式来弥补自己的教育过失,在情感上值得肯定,在法律上却会令人陷入迷失,谁会赞同这种犯罪转嫁呢?也许她用自己的生命终结了孩子的堕落,获得重生,但对于真相和死去的人以及活着的人将会怎样的折磨?当事人又当如何的救赎?

每一集的完结,主角们似乎都会在问同一个问题:那些罪恶什么时候才会结束?怎么说,从第一季开始到第六季,在每一集的故事都会插述一些环境对人的影响,我想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已经在这个系列的每个故事中了。如果我们无法选择一个新的生命的基因,那么就让我们给他们创造一个健康的环境,让他们感受人性中最美好的一部分,而不是最邪恶的那部分。不过,也不能否认我的这些想法只存于乌托邦,不论资本主义社会还是社会主义社会,目前还无法让这个世界改变。

我想我大概适合去当老师或者是作家,太过于敏感的神经把我和某些群体隔离起来;太过于发达的想象力会让我对一些小事不断地深思再深思,或者,做一个心理学的研究者更适合我。但是做一个决定对我来说,真的要考虑很久很久。我甚至会纠结做好事情和把事情做的更好,这或许是天秤座的孩子的特质吧,总是追求完美,总是想把事情做的更好。自身的问题可以很好的解决,如果为了这种完美把别人的问题也归责到自己的身上,那我该多久才能走出来呢?

到了这个阶段,同学朋友相聚最感兴趣的话题就是爱人和工作。对于爱情,我不想因为孤独感和压力去找人相伴,与其外表的光华,我宁愿自身的舒适自由;面对工作,我不知道该怎么描述,如果只说它不好的地方,会有人说我贪心不知好歹,如果只说它好的一面,但那真真的不是从心底想去做的,我是局中人,无法判断。

其实,想要的生活很简单: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做不成大隐,我想我还是可以做小隐,只不过对我来说如此之难。忘记是《资本论》还是《国富论》里的一句话,大意是上层建筑是建立在物质的基础上。我现在自身的温饱还没有解决,我的这些理想都只是空想;如果我不愿意只是空想,那就必须放下一些东西,例如自尊,来构建我的物质基础,但可笑的是我还没有去忘记社会主义社会教导的所谓的“人人平等”。

小舅舅说我有时候太过于执着了,我想他是对的。我总是在担心这一生遇不到对的人,总是在担心这一生无法真正的幸福,总是在担心这一生就这样的过完了,总是在担心我的一盏灯无法点亮..或许,是时候该放下这些担心了,该来的自会来,我何必执着哪些还没有发生的?知行合一,是时候该好好踏实下来去做了。如果真的无法适应一个环境,那就尝试去改变,守得云开不一定会见月明,月食的可能性也存在。

林徽因去了,季羡林也走了,只是北大对我的吸引力依旧没有减少。想亲身去感受一下季老先生生活的环境,沾染一下他的智慧。那一年,得知季老先生和任先生一同辞世时,我还发短信给某人告诉他我悲悔的心情,悲的是我崇拜的两个学者就这么消逝了,悔的是我甚至还没有去燕园和季老先生感受在同一片天空下呼吸。当再次翻开季老先生的书,静心去读的时候,才知道原来我接受不了某人离去的原因竟是无法忍受孤独感,我一直生活在不属于我的地方。

我最擅长的就是遇到一个小小的挫折就会否认自己所有的优点,甚至会质疑一盏灯的存在。怎么说呢,在一个不清醒的状态下会做出一些错误的决定。想想一些的误解没有必要去在意,只能说明她的友谊如此脆弱,甚至不知道她所面对的是一盏灯。卑微的友情和卑微的爱情一样,无法心灵相通。

很想对苗苗说:如果没有了你,那将会失去多少美好的记忆啊。亲爱的,其实你说的每个阶段都会有每个阶段的朋友,这句话我懂。可是当我想起,你对我说永远在我身边不离开我,每次在我低迷时在我无理取闹时开导我时,我真的无法把你排除在我的生命之外,以前不会,现在不会,以后更不会。你对我来说如此地特别。苗苗,你要幸福,我也会努力让自己幸福。我希望当我们满是白发的时候,还能手拉着手回忆我们这一生所经历的。所以,现在换我对你说:此生,不离不弃。别说我太天真,我想你和我一样,都想拥有一份纯洁的友情,不被世俗沾染,所以咱们两天真一次吧。苗苗,你要好好的,别生病,别让别人伤害你,让我知道你在认真的生活,在享受着生命,让我知道你一切都好。

酝酿了一个星期的感想终于在这个失眠的夜里变成了文章,有些乱,想写的还有很多,只是那些现在还不适合写出来。某个人问我想变成什么样的人,对不起,对你撒了谎。林徽因是憧憬的人,但不是想做的人,想做的那种人其实我现在也很迷茫,也说不清。不知道你会不会看到,估计你是不会耐下心看这些,所以就让这个谎话在这里独自忏悔吧。还有,谢谢你。

柏拉图说过:孩子怕黑,悲哀的是成人怕光明。我想我还是孩子,如此害怕黑暗。

左岸:无论是怎样的救赎,最后都必须由自己来完成,而且这会是个很漫长的过程,有很多的弯路,但会渐渐明晰,知何所思、何所为。

分享到: 更多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15 Comments On 在指尖,救赎

  1. 个人认为楼主的主要问题在于:完美主义的倾向的度没掌握好,也就是太过了,必须找到问题的根源才能解决。

    欢迎指正

    • @bebetter @bebetter, 你点出了一心的心中的结,大家看看他随后的另一篇文章:G弦上的咏叹调
      其实现在还记得,在某一天的深夜,因为对一个人的失望,我坐在地下痛哭。那种痛无法描述,深入骨髓。那一天真真的失眠了,我整夜都在给吕先生写信,对他描述我的失望之深以及如何的伤心。那封信已经被我删掉了,渐渐地,我也以为这段记忆已经被我删掉了,生活往往像是掉落角落的纽扣,不经意之间,这些记忆又不知怎地滚了出来。
      这次已经谈不上失望,而是考虑要不要下去。这些真真的不是别人的原因,在我,太过于看重一个人的品行,太过于把一些东西理想化。如果,原本就不是那个人,又何必失望?舅舅说,是我,是我自己把别人美好化了,我想象的那个人是圣人,而现实中他不存在。
      从小到大,小舅舅一直都在影响着我,但是他却不愿来改变我,他做得是尽量把我往好的方向去引导。而我,也最不喜欢别人来改变我,这像是拨了我的刺一样,很痛很痛。
      生活中,有些话听听就好,别当真。可是,我真的做不到呢。言必信,行必果。如果承诺了而不去实行,我会有一种犯罪的感觉,是真的。所以有时候,会感觉像是两个世界的人。对着一个陌生人,我真的很难违心的说那些客套话。我宁愿对着他淡淡的微笑,也不愿违心的说那些言不由衷的话。很谢谢你们把我当朋友,谢谢你们告诉我的道理,其实,这些我原本都懂。
      或许真的是我的缘故,是我太想把事情做好。我不相信世界上没有做不好的事,所以,可能是我太顽固地去追求完美。这是我的问题,是我不好。或许,我的这种想法就不对。我不该站在一个经营者的角度来去工作,不该重视那些的潜在的问题,不该抱着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思想去对待工作和生活。我是不是该尝试着和其他人一样,想简单一些,别那么把自己当回事?是不是这样我就会更容易看开,会生活的更开心?
      其实,很累,不只是身体上,心更累。我不说不代表我没有思想,我不争不代表我不想得到,我不反驳不代表我对听到的都赞同,我顺从不代表我真的服从…我只是觉得那些对我来说可有可无,多它不多,少它不少。顺其自然。现在,我却做不到了,我想是时候了。
      刚刚看到Rabindranath Tagore的一句诗:Once we dreamt that we were strangers. We wake up to find that we were dear to each other.修改一下来表达我现在的心情Once we dreamt that we were dear to each other. We wake up to find that we were strangers.

      • @左岸 @左岸, 觉得作者的想法是好的,但沉浸在自我里了,对自我的认定太正面,对世界的认定过于负面,这个跟经历有关吧!
        他很难开心快乐的,因为自我的环境和周遭的环境没有交集。

        • @彩虹之爱 @彩虹之爱, 这就是他的问题所在,又因为他的多愁善感,或许因为缺少多元的执行思维,囿于自己的强烈触感,让自己弄得很累,或者这只是他人生的一段思潮,也希望这里理性的氛围可以帮他一点忙。

  2. 怕黑的孩子,曾经也是……不过还是喜欢夜,夜能够让你静心思考

  3. 新的旅途,总会有新的风景,也总会遭遇到别人不曾遇见或是乐于直面的人生困境。许多时候,并不是我们缺乏应有的智慧,而是我们在现实与理想之间,缺乏应有的坚守与评判。无论是基于何种选择,那么只要是对的,请认真的走下去,不仅仅为你的梦想,也为你曾经的存在。有时,不必责问太多生命的意义,我们会很累。只坚守信念,我们总能领略到一番新的气息的。朋友,在人生的另一路口,不知你是否做好准备?

  4. 和我现在的状态很象,努力的生活,在彷徨的痛苦中清醒的活着,寻找自己人生的方向。

  5. 如果我们只是在世俗和理想之间摇摆,那么我们永远无法驶抵心灵的彼岸。而只会在世俗的欲望和人性的泥淖中挣扎。卑微的人,当我们低头之时,怎么才会真切认识到整个世界呢?岂非令人匪夷所思? 这就是高明的受教育者与哲学家的真正区别所在吧。如果我们只是卖弄高深的逻辑,最终导出的只是一连串的人生疑团和不知为何物的东西。用心灵感知周围的世界,延伸我们的视角,而不是让逻辑来替代我们的思考,我们总能够勇敢的踏出生命的脚步的。

  6. 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做不成大隐,我想我还是可以做小隐。其实我想去西藏呆一年,或者回家去呆几年。可惜有太多的东西放不下来。

  7. 生活中的感悟,每个阶段都是不一样的,捕捉自己快乐的元素。

  8. ~O(∩_∩)O~一个内向的同伴

  9. 完美主义,多么漂亮却又空虚的词汇,这种人渴望完美,计划完美,却因现实和完美的差距不向前走一步,结果是走出的人生还比不上平庸…

  10. 巴赫仍旧在指尖怎么理解啊?

    • @Never Gone @Never Gone, 莫非其一手弹琴一手写文?哈哈~~~

  11. 有些消极的感觉,不要顾虑太多,做好自己就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