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从量变到质变

2011-05-10 . 阅读: 6,367 views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荀子

我以前理解的量变到质变的关系多在良好方面浸泡着,却忘了用这个来思考事物的另一面——为什么很多事情不能那么干?

纯银的这篇文章讲就是这么个理儿。

原文:从量变到质变

我是国内第一批游戏玩家,大概1984年,在成都市文化公园玩猪仔射狼的街机,然后才是雅达利、红白机等等。直到23岁,我还是一个疯狂的玩家,24-29岁一直在游戏行业,包括游戏媒体工作。

正因为这样的经历,我比一般人更理解社会上反游戏的浪潮。和其他也可能“沉迷”的娱乐方式相比,游戏很突出的一个特点是,对时间精力的过度占用。通常专业人 士评价一款游戏的好坏,最直观的方式就是“游戏时间xx小时”,这个时间越长,游戏越好玩。但我们可能连续一周,每天看12小时电影,或12小时电视,或 12小时武侠小说吗?不可能。每天玩12小时游戏却是游戏迷的家常便饭。

因此,一个疯狂的玩家,有可能被游戏过度占用自己的人生。在网络游戏风靡后尤其如此。相比单机游戏,网游的时间消耗几乎是无穷尽的。游戏在社会上被千夫所指嚎啕大骂,也是从网游时代开始。避开“时间占用”这个特点,把 游戏引发的一切问题归结于社会问题,家庭问题,可以是一种反击的手段,但也有掩耳盗铃的嫌疑。

量变有时候会引起质变。

同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摄影爱好者愤怒指责说,为什么大街上人体写真可以摆着卖,在摄影网站上发人体写真却会被扫黄打非。为什么网络媒体被允许的图片尺度还没有传统媒体的大?

这个问题的答案很简单,你去买一本传统媒体,是要付出货币成本的,而且这个价格还不低。这导致信息流通范围有限,未成年人接触到大尺度内容的机会比较少。但网络上获取信息的成本近乎于零,如果全面开禁,小孩子看大波波几乎是畅通无阻的。二者产生的后果截然不同。

Facebook有个著名的“不露点”政策,意思是只要露出女性的奶头,就会删掉这张图片。因为它无法限制信息的流通,只好采用臭名昭著的一刀切方式,限制信息的产生。其实也很合理。不少人愤怒抗议Facebook,说这政策怎么怎么操蛋,但我看谁也想不出更好的方法来。

权力越大,责任越大。这话搁在网络上,意思是信息传播的范围越大,信息产品就需要愈发地自律。

记得在2009年,Google离华那一年,左右派摆开了阵势大吵。一个左派同事指责我说,难道要取消信息管制,让新浪微博这样的产品搞得天下大乱,你就快活了?

我回答说,你错了,我并不支持取消信息管制。微博的强传播性与字数限制(容易断章取义),使得谣言的危害被千百倍地放大,在我们这个传媒公信力趋近于负数的 社会里,对微博进行强有力的监控是必须的。如果做不到这一点,那么微博产品关门整顿也是必须的。我反对的是用含混不清的规则,将谣言与机密之外的信息也一 并管制住,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很显然,这样的回答并不能令一个左派满意。当话题扯到“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我就输了,主动退出辩论。

不过我今天想说的倒不是“西方反华势力”云云。

这阵子,百度风头甚劲。我也加入了声讨百度的口水大军。有不少百度及亲百度人士愤怒用“避风港原则”愤怒回击,可能他们忘了,Napster当年怎么就倒闭了,海盗湾怎么又多次被警方取缔,海盗湾的创始人甚至被斯德哥尔摩法院判处一年监禁。

让我们来看看对应避风港原则的,天朝《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23条:网络服务提供者为服务对象提供搜索或者链接服务,在接到权利人的通知书后,根据本 条例规定断开与侵权的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的链接的,不承担赔偿责任;但是,明知或者应知所链接的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侵权的,应当承担共同侵权 责任。

以百度音乐与百度文库的例子为证。

百度文库之前有200多万份作品,进行“自查自纠”后,锐减至1000多份,可见正版率不足千分之一。这么大比例的盗版作品,百度好意思说自己全然不知“侵权”二字?

至于百度音乐,正版率恐怕连十万分之一都不到。

过高的盗版率,使得整个信息平台已经变成了盗版平台,远不在避风港原则的荫蔽之下。这岂止是从量变到质变,根本就是存心作恶,组织偷窃。

21世纪初,在音像界的一系列版权诉讼下,Napster很快关闭了其P2P服务。它在日本曾经有个克隆体叫“File Log”,2002年被东京法院判决停止服务,理由如下:“调查表明该服务中用来交换的7万首以上的MP3文件中,绝大部分为擅自复制的乐曲。”

为了不使自己变成Napster第二,Youtube首先将视频长度限制在10分钟以内,后来放宽到15分钟,直到今年才开始测试不限长度上传——仅针对少 量“遵守了YouTube社区规则和版权规则的用户”。此外,2007年Youtube推出的“版权视频指纹”系统也能有效识别盗版作品。什么叫自律?这 就叫自律。

据百度官方消息,一项名为“版权作品DNA比对识别”的技术应用预计将于4月11日上线试运行,该技术通过后台识别技术,进行 网友上传文档与正版资源的对比审核,在源头上阻止侵权文档的上传。这说明版权问题并不是没有能力去解决,之前只是不想去解决,存心从偷窃与组织偷窃中获 益。

从百度官方3月强硬回应作家维权,到“版权作品DNA比对识别”开始试运行,还不到一个月时间。这就是李彦宏“做不好就关掉”这一句话的威力。可见良知在KPI面前都是屎啊都是屎。

如果百度不作自律自省,百度音乐与百度文库存在的价值,就是把用户获取盗版内容的成本降至无限低,把版权方维权的成本抬至无限大。用户可以轻而易举地通过百 度这个万能入口,接触到海量盗版;同时几万几十万个发布内容的“上传用户”“个人网站”,也使得版权方无力应对。而这个baidu.com在中国恰恰又是 告不倒的。如此,则正版内容必亡。

量变有没有积累到质变的地步,也是我们评判一个事情的标准。不能仅仅揪住一点点“量变”来说事。

假如没有百度的主动聚合,用户获取盗版内容会更麻烦得多,而那些不像百度这么财大气粗的,中小型的盗版聚合网站,则会更畏惧诉讼成本,有可能火一个告翻一 个。这就像盗版电影的现状——稍大一点的网站与网吧都不敢放盗版了,或者自己掏钱去买版权,或者索性放弃了分赃。于是用户在网上不容易看到热门的盗版电 影,他也会掏钱去电影院,让制片方与院线有钱可赚。于是电影产业愈发繁荣。

可现在谁还买唱片呢?音乐产业已经完蛋了。好听的中文歌越来越少了。好玩的国产PC游戏在中国音乐产业被摧毁之前,早已消失不见。

分享到: 更多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3 Comments On 从量变到质变

  1. 在盗版中创新,别说我们老百姓了,govern-ment不也这样嘛!?

    • @skay土星 @skay土星, 我一直很中庸的

  2. 不知道呢。自己曾经沉迷游戏,因为当时自己并不popular,在游戏中可以找到认同感。

    高中的时侯因为自己开始喜欢读书,渐渐也就远离的游戏⋯⋯人必然是要娱乐的,有人选择游戏,有人选择看电视剧,有人选择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