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人情“事故”

2011-05-09 . 阅读: 13,033 views

这是cemoon的一篇随笔,喜欢他的这种真性情。
.
原文人情“事故”
.
发生过两件事
.
某朋友问起一件在他看来很秘密的事情,尽力帮他打听后告之他的一天,突然接到他愤怒的电话:你干嘛说出我的秘密?
啊?你在讲什么?没有这回事啊?
很可笑,帮忙完后都忘了这事的自己,居然被对方认为自己在意他到了需要去透露给别人的地步。
.
我才没在意他,我只不过无视他那些小事罢了。然而既然未与他有什么交流、他也以上面事实证实自己对我实在没什么了解,却给我扣了个“不自知不成熟”的帽子。
.
朋友的家人据说对我期待太多,见面时又因为我不喜欢与一般没有什么思想交流的人做太多沟通,所以失望之至后、也扣了我一顶“相当不懂事”的帽子。
这同样可笑,我并没有轻视他们,只不过一来他们没有在思想上品味上跟我相近到感觉亲近而舍不得离开、二来他们没有远到让我需要用礼仪去维系关系的程度、三来他们的近况不值得我去表达什么关心、倒不如路边一朵被人压坏的花对我更重要。
.
世界上这样的”好人”真多,明明只跟他们来往过几天,却做出了解你的全部、可以用一句话概括出你的特性的样子。
明明是他们自己期待过多,却把他期待的落空归错在你的头上。
明明刚刚犯了个贴别人标签贴错了的错误,却立刻又给贴上另一个标签,继续犯着错误。
似乎这样,他们就永远没有错误,永远把人和事看清了。
.
多可笑啊,在我读过的书、看过的人、经历过的事情中,他们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独一无二、却无疑的都类似的用了同一种方式。也许汉娜.阿伦特、勒庞所说的绝大多数人类的共性也包括在此,可笑的是他们在无意中成为了实验的主体、却不自知的认为自己的一切是自己成熟思考后的结果。
.
有些人一生似乎眼光就到那里为止了,却没看到世界上有更远的地方、更多的事情,所以才会把眼光局限在别人对自己的印象、自己对别人的预想;才会经常喜欢用 一两个词概括一个人的全部表里、却在错误之后又把误解归在别人头上;试图概括一个人却不是用交谈而是在一旁观察几天后立刻下结论、并且从不告之本人而只在 自己的交际圈里做小范围交流。
碰到这样的情况,一旦我半摊牌的指出他们为什么不跟本人去确认时,他们却又多半闪烁其辞、以自己从未有什么不满不值得去当面质疑来作答。
然而他们这样背后小众的传播方式、却实在很难与他们上面给出的解释相匹配。
.
想到这些,我怎么能继续跟他们解释下去?
就说一句“你们都是好人”吧。
也正是在这种时刻,我才会觉得自己跟好多人真是太不一样。
.
他们很在意别人,我更多在意自己。
他们关心自己在别人眼中的形象、别人在自己心中的位置,我更喜欢先把自己认清了。
他们喜欢用概括来表示对别人的全面了解和透析,我更喜欢用语言了解自己、用行动更加透析自己。
据说我的这种特性叫做不成熟。
如果关心别人到侵入叫成熟,那我不知这种成熟有何好处?
果子熟了可以取食、这样的人的成熟不是对别人的误解就是对自己心理造成压力,一个连自己都无法完全了解就试图去了解别人的人的成熟有什么好处?
经常想起那句“君子之交淡若水,小人之交甘若醴”(小人是指普通人、像小孩子一样见识不多也不怎么深的人,而并非品格低下)
我在隐隐的明白一些说出来伤人心的事情、在隐隐了解一些人说过的话。
不说为好,说了伤人心、然后又给他们一个例证证明我的“不成熟”。
或许还是让我用“普通的一个好人”一词已经足够吧。
自明自省自尊似乎并不适合形容。
.
那一群“好人”,我不愿意跟他们多来往,理由很简单,不想在不了解、不愿意了解、却以为自己了解自己和别人的那种人身上浪费时间。
我对某人说过自己自命清高,这并非虚言。对于上一群人,我确信自己的清高而不愿同伍。
他们知道也好,不知道也罢,我无意改变自己只为求得这些人群形容我一句“成熟”。
若他们有难,我会尽量相助,但平时就不愿多花时间重视这些与我志向不同者。
原因说来很简单,这是我自己个人的问题:因为我无法违背自己愿望的妥协、无法无原则的客套、学不会讲一套做一套、明明没那么近的关系却表现得那么亲热。
十年后会如何?某脚总让我学着长大,似乎别人都是大的,唯我仍小着。既如此,尼采、阿伦特、梁文道、李承鹏、韩寒一批人大概也被认为是小孩,等他们 “渐趋圆熟之风,无复刚方之气”不知该到何年。只不过他们有名,没人敢大声说他们罢了。
真可笑啊。人情世故办不好就成了人情事故。
.
我身边也偶然见到另一种类型的“好人”,他们从未多显示过跟朋友同事的亲昵,从不怎么多说话多愤慨,平时工作也本本份份未见有什么特别。却一个在512地 震时冲上楼去帮助因为害怕而不敢上楼的同事存盘关电脑关电源,另一个在大家都捐款2.300、领导都不到1000的时候,一下子拿出2000这还只是其中 一次被大家发现的。
.
正因为看过这样的人,对比那样的人,我才不敢对任何事情、任何人物轻易下出判断,只要我不直接与对方接触、交流、知道对方真正的想法,就不能随便轻易的下判断以防伤害对方(即使在他不知情的立场下)。
.
别轻易下判断吧,在你没有与对方直接交流的时候。不要随便传播二手信息,在你没有主动证实之前。
难道不是有这样一句话:这是事实,但不是真相。
难道不是有这样一句话:画人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分享到: 更多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34 Comments On 人情“事故”

  1. 无法沟通的时候、只好闭嘴、可以安静自己…

  2. 他们很在意别人,我更多在意自己。
    他们关心自己在别人眼中的形象、别人在自己心中的位置,我更喜欢先把自己认清了。
    他们喜欢用概括来表示对别人的全面了解和透析,我更喜欢用语言了解自己、用行动更加透析自己。
    据说我的这种特性叫做不成熟。
    如果关心别人到侵入叫成熟,那我不知这种成熟有何好处?

    • @Fey @Fey, 我就是一个典型的管理好自己,却很少去在乎别人的人,一切向内,极少向外,我知道这样的人不适合做管理,却能很好地进行水平沟通,尤其是在内心足够强大的情况下。

  3. 我觉得自己还是典型的不够成熟

  4. 上大学过了集体生活后才比较完整地了解自己。跟作者和左岸老师一样,我不想跟太多人搞关系。自己看不惯一些人明明对一个人不了解还整天哥前姐后,做出好像关系很亲密的样子,自然喽,在班上人缘不是太好。不过我欣赏有特长的人,这些人我愿意与之沟通,但环境所限,现实里这些人很难找到(除了认识的几个老师)。自己解剖自己发现,自己确实是一个多疑之人,有时也表现得太自私了,而且自己兴趣过于狭窄(读书,打乒乓球,羽毛球,网球,和电子游戏)再加之自己优势不足,所以身边的朋友很少。这不仅是性格问题,感觉和自己一些理想主义也多少有点关系:不太喜欢那些自以为是的人,而且非常讨厌做事不认真的人。我不知道身边认识我的人怎么评价我(其实也问过,只是说你是好人云云,太不具体),偶尔会感到一丝孤独,但心存美好,对最好的还没来抱有很大信心,自己也就很容易满足了。

  5. 作为『人情』的被束缚者,或许缄口不语是最明智的选择了,『酸甜苦辣心中留,相逢一笑恩仇泯』

  6. “人情世故变成了人情事故”,换句话说就是好心办了坏事吧!

    依我看,“相当不懂事”的帽子对作者可能有些不妥,“有点不懂事”还是挺合适的。

    “读过的书、看过的人、经历过的事”对于某些人来说会强化自我,相反对于另一部分人会弱化自我。

    知人知己,知己知人

  7. 对这个世界越了解越认识就会越失望,是自己太认真还是世界太虚伪?应该怎样平衡一下这种心态呢

  8. 在目前的工作环境里,我自己现在就是完全以业务为导向,其他的弱化自己,可以说是封闭自己。涉及到工作业务,任何沟通都可以进行,工作业务以外的,看我心情,但聊的非常非常少,因为我是来上班的,不是来跟他们谈情说爱的,不要这些“好人”来喜欢我。嗯,非常非常安静。

    • @wyx0603 @wyx0603, 有自己的个性很好,但在这个外向型的社会,也不得不习惯一些规则。就所从事的工作而言,很多时候不是能已一己之力能完成的,需要寻求一种团队形式,也就必须用到其他人。个人觉得很多人和事最好用包容的眼光去看,你要去适应环境,而不是让环境来适应你

      • @左影 @左影, 小事不足以消耗你宝贵的时间。认准重要的事情就可以了。如果你以包容的阳光去对待事物,那么很明显的,你的内衣仍然不认可,不很难接受,那样只会给自己带来痛苦,让自己的心理产生矛盾。我觉得,凡是与自己无关的事情,不必在意,因为没必要,在意那些事情等于是侵占了其它应该处理的事情的时间,浪费自己的宝贵精力,太糟糕了!集中精力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步入成功的轨道。一切看你的了!

        • @Вымпел @Вымпел, 谢谢,我想我明白些了,是时候好好思考一下了,寻找适合自己的那条路

        • @Вымпел @Вымпел, 那些自我边缘化者,不追求站在大时代的舞台中央,不追随主流价值,与这个世界保持距离。他们不是被动地被挤压到时代边上,他们只想做真实的自我,按自我的方式生活,不想被一勺烩罢了。混沌理论认为,个体不被整体改变必需符合两个条件:第一,自身足够强大;第二,坚持得足够久。
          强大的个体改变整体,万物以至人类得以进化。强大的个体不一定是领袖,他们可以是异类,比如第一只站立行走的猴子。
          多数人的选择,可能是多数人的暴力。假如一个浮躁的消费主义时代将人类引向毁灭,那么异类就是一种救赎。他们或许以不情愿的方式在大时代边上留下补白,提醒人们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新周刊

          • @左影 @左影, 所以才会有那句“真理常常掌握在少数人手中”,尤其出现在混乱变革时期,只是要注意并不是所有的异构思维都可取,因为有很多都是在添乱。方法是,适时分析,留有后路。

            • @左岸 @左岸, 什么是“导构思维”?

  9. 有时候,沉默是金。

  10. 在乎自己的同时也很在乎别人对自己的评价。

  11. 怎么我看的很辛苦啊。标点符号都省了?一大串,看得眼球抽筋

  12. 我就很在意别人 的看法,始终不能释然,不知道怎么办

  13. 世界是假的,有时候连自己都是假的。
    想做到闲庭信步,宠辱不惊,有几人能做到?

    • @fijy @fijy, 世界不是盗梦空间,人也不在梦里面,看不透是因为人展示自己行为的节点庞大而复杂,要理解要有寻找根源的思维能力和化繁为简的概括能力。

  14. 确实,可我也做不来成熟。我在意周围的人的眼光,因为我在乎他们,对于陌生人我多半是无所谓的!

    • @月光之声 @月光之声, 在乎有两种结果,一种是聚郁型,结果是烦恼别人不理解自己;别一种是改进型,结果是成为万事强。

      • @左岸 @左岸, 应该有参考型的吧!我在乎不代表我要完全听,只是去试图理解和考虑,在一定范围内调整自己的意见!

  15. 越临近高考、自己的心却越烦。很渴望能有人理解自己、但、说给亲情、则会越乱。说给友情、大家都差不多这种状态。向过来人诉说、、却得不到,想要的。但、什么是自己想要的。很迷茫、有时候信心也很脆弱。。唉~ 不了解自己!

    • @邀魅 @邀魅, 学会跟自己对话吧,谢谢博客,把烦心的事情写下来,就可以了。或者去去运动。

      高考的目标很单一,就是好成绩,不要想太多。

      大学的迷茫更多,啊哈哈。不在乎结果,找寻的过程挺有趣的。

  16. 不同种的交际会带给我们不同的感受!不管是真心实意还是虚情假意的付出都必不可少,经历各种,才有机会懂得生活!

  17. 我记得有人说:头5年不会去参加同学聚会。他人的眼光会影响自己的判断。

    人啊,从来都是社交动物,我们从来没有办法脱离我们的族群。

  18. 我总是在意别人的看法,然后去约束自己,但最后不开心的总是我一个人,所以现在的我学会了漠视,一个人走自己的路,这样才活得开心,快乐

  19. 最近一个朋友遇到同事诸多骚扰,不胜其烦,其言行举止备受关注,我告诫她,多做事少说话,让流言蜚语没有热点更新,自然人们关注的方向就会移开。让那些成天琢磨如何整人的难觅机会。就算察觉人家不怀好意的套话,也可以惜字如金,顾左右而言其它,不误入陷阱,也不用激烈对抗。(才去上班一个月的新人)

  20. 我也会犯这样的错误,在自己小小的交流圈子里,议论自己对某个并不熟知的人的看法,而那些看法的源头仅仅就是我的几次观察。随便下定论和随便传播二手消息,很不好的习惯,易酿成“人情事故”。
    虽然我也是一直努力地想要认清自己的,却常常因为周遭的环境,是自己陷入重重悖论和矛盾之中。不够干脆,也许还是太在意他人的想法吧;而我虽不那么恐惧孤独,有时也会因为不那么能融入一个群体而感到落寞。
    嗯,今天就是。
    我很不成熟。

  21. 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为什么这样复杂呢?

  22. 不是很多人都能做到不在乎的,也不能因为一点就把上面那群人一巴掌拍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缺陷也有自己人性的光辉,可以批判可以不在乎,笑笑就过去了,又何必得罪惹那些简单的人不快。既然无法帮助他们升级那就宽容吧!毕竟只在乎自己的世界不觉乏味嘛,他们的低俗才反衬了你的高深,又何必鄙视,特别是亲朋好友那些温柔的束缚,很讨厌但温暖,很多人选择敷衍或妥协而不是尖锐得抵制是因为值得,因为他们和自己一样重要。

    • @李玲 @李玲, 能选择宽容,家庭就会和谐一些。
      只是有些问题依然在那里,很难解决。
      我身边就有这样的例子:
      儿子很孝顺,凡事以父母为重,包括无理要求,媳妇很委屈,却总感受自己不受关爱;丈夫总是偏向父母,教导妻子要忍受,要顾全大局;儿子的理由是父母受苦一生,又没读过什么书,怎么可以再让他们受苦,妻子认为至少要有个道理,丈夫的爱要公平些。
      我是这样想的,父母的苦一是时代造成的,二是自己不改进造成的,三是儿子固执造成的,更是“三过家门而不入”的思维禁锢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