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好老师,差老师,好学生,差学生

2011-03-02 . 阅读: 11,834 views

五流老师混日子,四流老师教知识,三流老师教技能、二流老师教思维,一流老师教信念。

反之也一样:

五流学生混日子,四流学生学知识,三流学生学技能,二流学生学思维,一流学生学信念。

什么是混日子?就是老师说我讲了,学生说我听了。

什么是知识?知识是一切成长的基础,也可以说是基本。因此,有了知识不代表有能力。

什么是技能?技能就是解决问题的具体方法。实效的方法。也可称之为能力。有了知识,还要掌握方法,才能创造价值。

什么是思维?思维是独立思考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有条件可以上,没有条件可以自己创造条件上的能力。独立、高效的思维,是人可以自动成长(自学、自进、自成)的根本。

什么是信念?信念是你相信的那个念头,这个念头是你的理想、目标、追求、梦想。而且你坚信不疑。信念是一切成长的原动力!有了清晰而坚定的信念,没有任何能阻挡你的前进。

再谈一下老师讲课的方法。

最差的老师,就是老师讲,学生听的老师。最差中的最差,是照本宣科。

好一点的老师,会注重学习过程中的问答。鼓励学生多问,因为一个学生问的,可能是很多学生要问的。不让学生问,你怎么知道他学到什么程度了?讲课不是为讲课而讲课,讲课的目的只有一个:让学生弄明白。

最后的讲课状态应该是没有师生之分,一起讨论。老师循循善诱,激发学生去套索,去思考,去想象。学生自己悟出来的,才是对他真正有帮助的东西、真正深入他心的东西。苏格拉底曾把这种方法比喻为接生,他则称自己为“接生婆”,这就是著名的“产婆术”,孔老夫子称为“启发式教学”。

再谈一下学生听课学习的方法。

最差的学生,就是听课。老师讲,我听,老师不讲,我不听。老师讲明白了,我听,老师讲得没听明白,也不问。

因此,好一点的学生,除了会认真听,还会在听不懂的时候“厚着脸皮”去问,不耻上问。

因此,更好一点的学生,还能脸皮厚到不耻下问。

总之,就要问,思而后不懂就问,一定要弄明白。

更 好的学生,不把自己当学生,把自己当成老师的朋友。和老师做朋友,和老师共同去探讨。不把自己当学生,就会对老师所讲的,带着自己的思考去、甚至带有一点 批判性的思考去听,去探讨。会多想:是这样吗?有没有更好的方法?现在环境变了,当年的这个理论和方法是不是可以结合时代变得更好?

于是,这样的学生就有了创造性!

是的,有创造性,是最好的学生!

创造性,推动了人类社会的发展。

原文:温韬——“好老师,差老师,好学生,差学生

附:苏格拉底产婆术

苏格拉底的母亲是一个接生婆。他从小跟着母亲到别人家去接生,帮助递递器械,打打下手。这一段生活经历在苏格拉底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后来,他从助产中得到了启迪,创立了一种教育方法。他称其为“产婆术”。

在当时的雅典,人们普遍认为智慧是天生的。苏格拉底则认为,知识和美德是能通过受教育而得到的,唯一的困难是缺少既懂美德的概念又能将它教给别人的人。尽 管他认为自己没有智慧,不足以施教于人,但却甘愿去尽一个社会道德教师应尽的义务。经常同青年交往接触,教育引导他们。在实践中,苏格拉底形成了一种很独 特的教育方法,其基本原则是;回答问题必须非常简洁,明快干脆。回答对方所提出的问题,不能是提出别的问题,不许反对对方的问法。两个人可以相轮换提问, 但须双方都同意。这种方法包含有辩证的色彩,能帮助对方纠正错误观念并产生新的艺术。整个过程仿佛产婆帮助孕妇生产下婴儿一样。它分四个步骤:

一是讥讽,即通过不断提问,使对方陷入自相矛盾之中,承认对这个问题一无所知。

二是助产,就是帮助对方抛弃谬见,使他们找出正确、普遍的东西。换句话说,就是帮助真理产生。苏格拉底曾经对朋友说;我母亲是产婆,我向她学到了接生术。所不同的是,她是肉体的接生者,我是智慧的接生者。

三是归纳,即从个别事物中找出共性,通过对个别善行的分析比较来寻找一般美德。

四是定义,就是把单一的概念归纳到一般的东西中去。有一个故事,生动地反映了这种方法的应用过程。

一天,苏格拉底和一个非常自负的、名叫尤苏戴莫斯的青年讨论人需要不需要学习,学习时需要不需要请教师的问题。其中有一段涉及到正义与非正义,苏格拉底写下δ和α(分别是希腊文正义与非正义的第一个字母),然后问道:虚伪应放在那一边?

尤:显然应放在非正义一边。
苏:那么欺骗呢?
尤:当然是非正义一边。
苏:偷盗呢?
尤:同上面一样。
苏:奴役人呢?
尤;也是如此。
苏:看来这些都不能放在正义一边了。
尤:如果把它们放在正义一边,简直是怪事了。
苏;那么,如果一个被推选为将领的人,率领部队去奴役一个非正义的敌国,能不能说他是非正义的呢?
尤:当然不能。
苏:那么他的行为是正义的了?
尤:是的。
苏:倘若他为了作战而欺骗敌人呢?
尤:也是正义的。
苏:如果他偷窃、抢劫敌人的财物,他的所作所为不也是正义的吗?
尤:不错。不过开始我以为所问的都是关于我们的朋友呢。
苏:那么,前面我们放在非正义方面的事,也都可以列入正义一边了?
尤:好象是这样。
苏:那么,我们是不是重新给它划个界线;这一类事用在敌人身上是正义的,用在朋友身上就是非正义的了。你同意吗?
尤:完全同意。
苏,那么当战争处于失利而又无援的时候,将领发觉士气消沉,就欺骗他们说援军就要来了,从而鼓舞了士气。这种欺骗行为应当放在那一边呢?
尤:我看应敢在正义一边。
苏:小孩子生病不肯吃药,父亲哄骗他,把药当饭给他吃,孩子因此恢复了健康。这种欺骗行为又该放在那一边呢?
尤:我想这也是正义行为。
苏:又如,一个人想自杀,朋友们为了保护他而偷走了他的剑,这种行为该放在那一边呢?
尤:同上面一样。
苏:可你不是说对朋友任何时候都要坦率无欺吗?
尤:看来是我错了。如果您准许的话,我愿意把说过的话收回。(色诺芬《回忆录》第4卷第2章)

“产婆术”这种方法,实质在于启发学生的积极思维活动,从而自觉地获得知识,对培养学生的分析能力、推理能力、概括能力是、有一定作用的。但也有很大的局限,因为它只适于人们已知的东西,而不适于未知的东西。

如果你对“产婆术”意犹未尽,可以再看看沈兄的“苏格拉底辩术——‘产婆术’”。

分享到: 更多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39 Comments On 好老师,差老师,好学生,差学生

  1. 还有,这里有个启蒙问题,启蒙就是人能指引自己去明确的追求。上面所说的好学生和好老师,都是属于已经启蒙的人。这样的人是非常难得的。已经启蒙的人,无论在哪一个领域,都会做出不凡的成绩的。而且,其实作用也不在老师,已经启蒙的人,无论如何是会找到方法让自己成长成自己希望的人的。在他们看来,似乎也不存在什么老师。这大约跟哈佛所谓的我爱我师,但更爱真理是一个意思。其实也不是更爱真理,而是爱那种生命力的自由表达,无论是在理性的自然科学和哲学领域,还是在感性的人文艺术领域。

  2. 我越发觉得我现在的高数老师比上学期的差太多了。为什么?因为她教学只看重自己的教学节奏,不把握学生的感受啊!相比之下,上学期,另一个男老师给我们上时,不但能注重重学生的感觉还能注意学生的理解速度!更好的是,他能适时地吹吹牛给我们放松放松。上课时几乎感觉不到压力。

    • @衣谷 @衣谷, 你选择不了老师,可是你可以选择你自己啊

  3. 一直在左岸老师这边潜水,谢谢左岸老师一直坚持给我们带来这么多优秀的文章,收益颇深。
    不明白左岸老师怎么有这么多的时间与精力,学生佩服。
    现在大学毕业二年多了,回首在大学的学习生活,自己应该是处在差学生的行列了,而且应该是倒数第二的,惭愧。
    思维的改变很重要是深有体会,至于优秀学生的信念感觉至今也没体会到那种境界啊!
    继续学习,左岸老师的文章就是好老师。
    祝左岸老师身体健康,合家欢乐,O(∩_∩)O~

  4. 教育方式是多种多样的,教育家也各有各的不同。西方也只有一个苏格拉底用着这种方法,他最后还是悲剧的挂了;教育工作者可以看看,是不是会有启发。但是一定要说他有多先进,我是不苟同的。启发式的创造是重要的,学术的继承也同样重要;为往圣继绝学,不能不是一个学者的责任。

    现代教育是以工业化的需求来设计的,教育体系下的学生就是产品。这在西方也是相当普遍的。教育就是一种training。不管你是哪种科目,哪种水平的教育。而与生育来的信仰都推到老师身上,那是不切实际的。

    • @黄浩 @黄浩, 确实现代教育是要满足工业化要求的。这个要求就是要求教育把很多人按照“产品“来加工,然后按照”产品“投入市场,满足工业化生产的需要。但是,社会本身是没有思想,没有灵魂的。社会的发展,还是由具体的一个个有思想,有灵魂的人来引导的。比如乔布斯,比如特雷莎修女。教育在培养人力产品的时候,不能同时把培养有灵魂的人这条路也堵死了,否则,就不会有发展了

      我们现在的教育,其实还是很满足现在中国的工业情况的。以廉价劳动力的核心竞争力的经济,需要的就是如何保证劳动力的价格不增长的过快,而这就是通过扩招,加大教育规模,让各层次的劳动力都处在供大于求的状态,因而保证廉价。但这不是长久之策。以科技,以领先的价值观念为核心竞争力的经济,才是更好的经济。

      如果以中国到美国去的诸多学生为参照,在中层的人才上,中国和美国不相上下,甚至,因为中国人的普遍勤奋,还要比美国相同层次的人才更优质。但是,在最高层的人才上,也就是这里所讲的有信仰,懂思考,有技能,有知识这样的人,我们远差于美国。美国人的高等教育,在普通人才的培养上甚至还比不上中国大学。但是在最高端的类似常青藤这些学校,培养的具有世界眼光的领导力的人物太多了。美国人是用良好的资本加诸于这些各个领域有领导力的人物上,实现其竞争力的。而中国,之所以只能造”山寨“,更缺的不是技术,而是像乔布斯一样,看到和把握到未来世界的那种人物。

      做个比较,我们的狼不比美国的狼少,只不过,我们的狮子比他们少太多了。狮子怎么培养?像苏格拉底式的教人学会思考,是其中的一个关键部分。

      • @zhouzhx @zhouzhx, 谢谢你的看法。中国从来不缺乏有灵魂的人(嵇康,文天祥,鲁迅,毛泽东,江泽民,李彦宏),相反,中国的领导是具有世界魅力的。

        有一句话叫屁股决定脑袋,批判中国教育的同时,要看到中国教育所处的时代。工程技术水品是这个工业社会的支撑力量,我们要注意的是,美国的工业化进程比中国是早了至少60年。而中国,虽然有繁荣的外表,但在精密工艺上,至少落后美国十年。所以,乔布斯能改革,能有创新的实现;但这不意味中国没有像乔布斯这样的企业家。李彦宏的idea是比google还早的,他早就是搜索的顶尖专家;但百度的实力现在远落后google,是百度的前瞻性不够?我想不是的。最主要的,还是我们国家有相当一段时间工业化进程要赶,这需要我们这一代的努力。

        拿日本来说吧,那是一个更传统的国度,但日本的工业确实当代的翘楚。日本汽车在汽车的诞生国美国打败了美国,现在美国大地上到处跑的是日本车。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对丰田车这么恨的地方。扩招的目的无疑是为了加快中国的现代化进程。钱老在建议中国先搞导弹,再搞飞机的时候,就说过,中国人是聪明,能思想的,所以,能搞导弹。但飞机有一个很重要的部件,是材料问题,材料问题至少要十年的经验来提升。所以,中国现在在很多地方有憋屈,我们会很难受,但是,我们要静下心来,做好工程的教育,把需要赶上来的赶上来。

        中国缺少爱思考,能思考的人么?多了,左岸上很多人,像你就很有思考的能力。但是我们更要关注的,我想是建设,而不是淡淡的否定。中国很好。

        • @黄浩 @黄浩, 问题正是,在美国那些常青藤里,你可以用来列举的人物,在哪里是不用列举的。因为很普遍。他们或许不是被人熟悉的国家英雄。但确是各个行业里的领头羊。这些人普遍的是思考能力,知识,管理等等诸多素养结合到一起的。加上他们资本的灵活,人才,资本,技术等就很容易于结合到一块。
          技术的超越还是要从人才的超越开始的。我们这么一个不鼓励独立思考,更鼓励顺从的教育,怎么有办法产生那么多能进行核心技术研发的人才那?加上人力价格低下,众多中国最聪明的青年学生都流失到欧美去了。或许一直会在哪里度过最有创造力的青春年华才会回国,这么一来,怎么可能你的技术超越人家的技术?他们正是用中国最聪明的那部分人做东西回来再卖给中国人,这种核心球员都反水的情况下,球还怎么踢?
          源头的还是教育。我们的这种七伤拳式的发展,并没有在教育的领域给未来留那么一个缺口。教育部对全国教育划一的管理让这个系统根本就出不了新的风格。而苏格拉底式的教育就是很难再这个体系里存在的。
          我们或许不缺思考的人,但是教育不给力,缺的就是那种能把思考和能力,知识和技巧都综合到一块的机会。这个就是好的高等教育应该训练的。比如你所举的嵇康和文天祥,这些人常常空有理想,但实在没有能支撑其理想的环境和能力,只能留些遗憾留个空名以待来者了。
          再更近一步,我们真的会思考吗?或者说句大不韪的实话,您觉得左岸的这些读者真的是可以算到会思考的行列吗?我觉得很难说,至少在看到TED里这些人的想法以后,我知道自己给人家提鞋都不配。但是,事实是在国内的诸多网站里,这里已经算是非常好的了。这就是差距。这个差距并不是因为咱们天生智力等等有什么比不上,而是因为咱们所在的环境,所经历的教育跟他们差太多了。所以,就会看到,中国的学生,只要一往那个环境里去,还是能出很多杰出人物的。紧接的问题是,咱们自己国家的教育,能造出那种环境吗?

          • @zhouzhx @zhouzhx, 人才是不会流失的,在适当的时候会回来。你喜欢看TED,最近TED的一集就是讲理解中国的家庭观念。当然,我并不觉得TED里的看法有多深刻。多半是看看里面fancy的词汇。

            我的观点,我想你并没有理解:教育是国家综合国力的一个反映。我们国家的经济实力只能到那,我们的教授一天到晚跟我们进行人格教育,信仰教育,我们也是难为无米之炊。当我们在说国内盖大楼,没大师的时候,我感觉很好笑;我想笑的是我们国家的硬件还是差了太多太多。我们国家,虽然有钱,但顶尖的器材,国外是不卖的。我们会出很多国内领先的专家,但在国际上,硬件条件摆在那里,好的结果很难出来。

            就不如说,如果一个学生只有二本的成绩,跑到学校骂老师如何不行,说人家清华怎么好怎么好。你觉得这现实吗?话说回来,你现在在中国,你就这个水平,你一个劲的拿harvard来对比,我只能说你是好高骛远。

            静下心来,想想你能为国家做什么。一个很基本的问题,假如你是教育部部长,你会怎么做呢?

            • @黄浩 @黄浩, 一个是从我们现实出发,一个是要找到根本,还有一个是要有作为。

            • @黄浩 @黄浩, 西南联大的时候,中国大学教育堪称世界一流。那时候国力远不如现在。教育主要跟观念水平有关系。穷人家的孩子,受到的教育,不见的比富人家的孩子差。主要是用什么观念看待它。

              • @zhouzhx @zhouzhx, 那个时候是世界知识爆炸的时候;世界的学术都有成果,而且当时学术主要是为战争准备的,压力也大。美国在那一战发了财之后领导了世界的经济,也领导了世界的学术。我敢说中国什么时候经济好了,教育一样是世界一流。

  5. Pingback: 好老师,差老师,好学生,差学生 : 经理人分享站

  6. 没有一个学生从刚学习的时候就可以做一流的学生,总是要有一个过程的,不过有些人放弃罢了!我也读了十年书了,刚开始的时候认为只要每天写玩作业,考试考好了就行了;后来才知道培养自己的思维,特别是现在高中的学习,思维的培养尤为重要,自己也在努力地尝试,可惜找不到很好的方法!希望大家提点意见,谢了!

    • @神话 @神话, 人是分两种的,一种是academic的,这种学生能在教育制度下如鱼得水。另一种是non-academic的,这种人就很痛苦。因为这个社会,大多数国家,如美国,中国,都是以academic教育为主的;所以另一种人就会很悲剧的在社会中得不到应有的尊严。社会的和谐需要均衡两种人的利益,但在现在,我们还只能对那些在教育体制下很受伤的学生说一句:孩子没关系,刘项原来不读书。

      • @黄浩 @黄浩, 其实现在的教育体系下,acadecmic的和non-academic的都不受待见。爱因斯坦和刘项一样在体系下评价很低。对于学生来讲,最大的问题就是这个教育体系只接受听话的学生,不接受对其反驳的学生。但是,遗憾的是世界从来也不是由听话的学生来定规矩的。

        • @zhouzhx @zhouzhx, 呵呵,我也经常多C。

        • @zhouzhx @zhouzhx, 呵呵,爱因斯坦是典型的non-academic学生。他的成就不是在西方的教育下诞生的,二十在一个小公司的职员的情况下,用业余时间做出来的。话说他最后去了princeton,也没什么东西出来。

          • @黄浩 @黄浩, academic的意思我理解为阿卡德米,就是按古希腊那种逐步讨论层次递进的方法增加认识。爱因斯坦在这个理解下是学术型的人,他的哲学和物理的功底都是在上学的时候打下的,虽然成绩是在当小职员的时候出的。但还是应当算为学术型的人。他在普林斯顿虽然没什么新的东西发表,但是思想更深刻。相比而言,我理解的非学术型的人是像上面说的刘项,不太专重于从读书里学习,但是会从事情里学习的人。
            至于你说的人,应当是指读死书死读书的书呆子。指望着学两个英语单词,学一两首技术混个安稳日子的人,这些人即不academic,又不太non-academic。但确实现在的教育中,这是主体。

            • @zhouzhx @zhouzhx, 请不要把你的理解和正解混为一谈。你打开任何一本西方的教育书籍,爱因斯坦都是nonacademic的列子。这个白痴板凳都弄不好,都是阿妈教大的,跟西方教育能扯到什么关系?
              能学一两首技术活下来就是好男儿;只有活下来才能活得跟好。academic是符合现在教育的培养模式,能混得好的人。跟死读书没关系。academic的人同样能读得很活。当今世界的大家,我能想到的,很少有不是学校出来的。bill gates是不读harvard,但是他是能念到harvard的人。所以他也是算academic的type。

        • @zhouzhx @zhouzhx, 教育应该是在一种相互尊重,彼此信任中进行的。

      • @黄浩 @黄浩, 呵呵,刘项原来真的不读书吗?大风起兮云飞扬……夫运筹策帷帐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此三者,皆人杰也,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也……都是刘邦说的。书足以记名姓而已。剑一人敌,不足学,学万人敌……于是项羽学兵法去了。看来问题出在这“书”的广狭上。

        • @沈陆一 @沈陆一, 在那个文化还没有广泛传播的时代,不读书还行。现在的年代,你可以以身试法,拿你的一辈子赌一下试试,看看不读书会不会变成刘项?刘邦不学无术,自己斤两自己知道,可是他的那个孩子不是专门找有学问的人教的?要不他这马上得的天下能保多久?还会有汉族这么一说吗?

          • @zhouzhx @zhouzhx, 这个理解有道理,所谓非常之时,非常之人,做非常之事,常讲乱世出英雄就是这个道理,还有一个就是所谓的读书并不单指在学校接受教育的那种方式,还包括很多自学的途径,比如那个大字不识个的朱重八。

        • @沈陆一 @沈陆一, 对对对,我看也出在书的狭隘上。

          • @黄浩 @黄浩, 书是死的,没有狭隘一说。用一种狭隘的方式看书,那什么书都是狭隘的。

            • @zhouzhx @zhouzhx, 呵呵,纠正一下你的理解,我说的是,我理解的是,在诗中“刘项原来不读书”是指读儒家经典。而其实是有跟多的内容是很重要而且也需要看的。所以才说刘项原来真的不读书吗?非也!他们是读书的。所以孩子们,要有成就,你们还是要读书的。

  7. 一流学生离我还有很远。
    我貌似还是混日子
    向四流学生 前进!!!

  8. 中国最难解决的还是教育体制问题,最容易解决的也是教育体制问题。说它难是因为,中国式教育体制已经深入人心,想要改变一种根深蒂固的思想谈何容易,教育也是一个国家统治人民的工具,诸子百家的各种思想还不是沦为国家束缚人民的工具;说它容易是因为只要彻底改变了那种腐朽的思想,就可以彻底打破传统的教育体制,还人民一个正常的教育环境。
    俗话说的好:什么样的环境创造什么样的人才。环境决定一切,再先进的思想也很难冲破环境的禁锢。

    • @吉利 @吉利, 中国正在尝试改革,但改革是一个缓慢的过程,相信并支持中国。美国的人文环境确实是不错的,但他们的教育也有很大的缺陷,推荐和申请制度让他们跟倾向于精英教育。贫民之中只有很少的能在好的学校留下来。而中国这方面却做得很好,只要你能一举成名,那里就能享受最好的教育。谁说中国不公平?

      • @黄浩 @黄浩, 确实,美国人的人才结构似乎就是培养一群精英,再从全世界各地雇佣中等人才,通过资本运作在全世界使用廉价劳动力。但是,他对人的待遇,他的自由环境,保证了这种方法的可行。似乎没什么办法能打破它从全世界把人才吸走。至少把中国人吸走。即便中国人是世界上最信仰家庭的人,为啥那些人最终还是舍弃家乡,给他人服务了?不爱国,不爱家?

        • @zhouzhx @zhouzhx, 你可以想一想,汉唐时节,为什么世界人民的目标是中国。应为那是中国有钱。换句话说,现在美国有钱,有钱能吸引人,这是正理。

          中国不自由吗?自由从来都是一个相对概念。美国就很自由了?在这样一个连禁酒令都能诞生的国家,我从来不认为他自由到了什么程度。我想问问你到底在美国生活了多久,对美国了解了多少?美国不是天堂,至少我是在美国学习生活了两年才下的结论。而如果说中国不自由,那些留学人员还能出去?而国家每年还公费培养多少留学生?

          中国人不爱国么?你以为那些游子在外面活得得瑟,不想家么?中国的条件也在越来越好,回来闯一闯的人是越来越多的。前些日子又一部学生自拍的《不如归去》,就是讲游子关于回国的一些想法的。当然,内容我还没看。

          我曾今跟你一样是一个愤青,看着国家的一点点不好的地方就愤愤不平;在那个生无分文,心忧天下的时候,自以为很了不起。可是批评谁不会?你觉得现在的制度不好,那你得拿出更好的制度来,跟教育专家讨论讨论啊。我希望你是能拿出有效的可行性意见的。我知道去年是有人大代表提出废除高考的;今年部分地区高考英语可以一年多考。这些都是进步嘛。

          美国作为先进的经济体,自然有好的成分,他的社会是很和睦,人与人打招呼是很热情。但是你要看到他的经济基础啊。我们国家政府机构办事都是冷冰冰的脸,那是因为我们人多啊;营业员一天到晚要满心疲惫的处理那么多人的手续,工资(3000RMB)又是美国的一般工资(4000$)的十分之一,你凭什么要求我们的服务水平能提高呢?

          按照我的理解,你是把一切都归根到了教育,认为教育好了,就有人才了;人才有了,国家就强大了。但教育只是国家运作的一部分,需要服从政治经济的大局。至少在目前这个时代,我们的师资,还是跟不上我们学生的需求的;这要求学生的更多自我奋斗。所以你有精力多看书,多找教授讨论嘛。我大学时常常找教授讨论,他们不是老虎,会有很多很有建设性的意见给你啊。而且知道我的母校,那些教授是非常勤奋而且受人尊敬的。我在的小组,虽然硬件不行,我们还有science杂志的发表。这个就算在常青藤,也是不多见的。而且我们学校的教授也相当勤奋,早上8点之前就到实验室了,晚上基本十一点才回去。中午就在桌子上打个盹,还是长江学者啊!很多时候,他会很和蔼的跟我们谈谈新的论文;那时我还只是在他那里做毕设的本科生啊。而我们学校也只是一般的重点大学啊,排名还比不过美国的常青藤。我倒想知道是什么让你这样悲愤?我知道在我悲愤的时候,是我没有任何作为的时候,我很生气,认为这个社会是错的。后来我知道了,社会总是有点小错的,你要行动起来,有所作为。希望你是有所作为的,中国真的不容易,美国在打压中国,欧洲也在打压中国。

          用西方的民主眼观看中国,中国当然会不如;但如果你还记得政治书上是怎么说的,请仔细理解一下,在哪里,我们的制度是人民民主专政,而美国是少数资本家的天地。而美国,我可以告诉你,确实是少数资本家的天地,资本主义的诞生,从来都是血淋淋的剥削。00年朱镕基访美谈WTO,克林顿和谈判团都希望谈判能成功,但是就是少数资本家的利益没有均衡,导致谈判的推延。美国并不是浪漫的民主,跟不是天堂;中国真的很好,而且在越来越好。我希望你能出来看看,到时你才真正的理解中国。

          • @黄浩 @黄浩, 都不知道您这那跟那的话,我反问的意思是,中国人普遍来讲不是不爱国,不爱家的人。但是为什么这些或许比其文化更信仰家庭的人,他就要给别的国家服务去?

            我从来也没当过愤青,当然,跟上面几个讨论一样,我不知道我定义的这个愤青是不是我自己私定的,不是正解。我只是看到了这里面的问题,试图通过在这里的讨论,让大家都知道教育存在问题,并且这些问题在哪里。我还不是教育家,但是我想早晚我会成为教育家。而且会有逐渐成熟的体系。这是要点滴积累的。

            我确实对美国特别羡慕,这个估计大家都羡慕。谁不羡慕人家哈弗耶鲁的教学。但是我羡慕美国不是说我就不看好中国。上个世纪开始的时候,众多中国启蒙最早的人物,不都是羡慕西方的?我琢磨的是怎么学点人家的长处而已。我是一心想着去人家美国挣俩钱花,还用得着在这里喋喋不休讨人烦吗?

            至于小学政治书怎么讲的,那就是所谓灌输了。政治观念至少应当到了人有能把握其合理性的年龄才灌输,在还没到有那个辨别能力的时候,就给孩子灌输这个,那是很无耻的事情。每见有那种戴红领巾的小孩高唱着赞美社会主义的歌,都搅得胃难受。这是太无耻的行为了。那他妈都是孩子!您至少应当判断一下书上说的,和实际的事情之间的差别。他们的制度是资本家的天地,咱们的制度是官僚的天地,对于一个老百姓讲,区别有多大?难道区别在于咱们的两会,能让一群全中国最富的人们,在那里讨论“让人民都幸福”?

            你说的那位长江学者教授多么勤劳,这个我清楚。中国的教授们都很勤劳。但是,最可惜的是这些即勤奋又有思考力的人物,基本都是被限制于中国愚蠢指数的评审中,有一半的时间用不到自己真正要做的事上去,这就是制度的问题。而且,这么一位长江学者,他的收入是买不起房的,还不如在家开个小买卖挣的钱多,这也是问题。

            至于美国的自由,我只羡慕美国学校里的思想自由。至少你什么都能想,什么都能讨论,你也不用读到硕士博士还有领导过来检查你防火防盗是不是做的好,似乎你到这个年龄都得雇个保姆做这些事。也不会有领导关心你的思想问题,在他根本就不知道希腊支的文明,也不太明白中国诸子的情况下,还能给你言之凿凿的说你的思想有错误,要纠正。甚至乎你要纠正不了你的思想,他好像就有权利纠正你的肉体。

    • @吉利 @吉利, 你说的对,现在教育很难有大的改革,是因为国家把教育也作为一种思想灌输的体系,似乎灌输思想可以保持国家的稳定。这是作茧自缚的做法。教育唯一的目的,就是面对人的全面正常发展。是国家对人负责,而不是反过来,把人造成国家体系的附庸

      • @zhouzhx @zhouzhx, 哪一个国家不会“灌输”自己的思想意识呢?我倒觉得作为中国人,必须深刻理解中国制度的历史与所处的时代。我看你是被美国灌输的太多了。中国“灌输”得还不够。

  9. 大家要保持自我的鉴别,适宜才是最重要的。

  10. 由此,我看我那个英语老师就是个六流的老师。每次讲课都是照着书上一读,遇到重点内容,还会说:这个我们讲过吗?讲过吗?硬是强迫我们说讲过,然后满足的说:那就不再讲了,过了吧。有时候在她讲课的时候教室里有一点点声音,她都会将讲桌敲的咚咚作响,然后怒视着同学。当她给我们讲题的时候,总是直接念答案,念完了也就过了。某次,我们英语老师说:这一节我们讲快点。可是她根本就是照着书去读,谈不上讲,于是有同学在下面说:那是读,不是讲。老师生气的说:你让老师讲?那得花多少时间,我们要赶在三月底结课,哪儿来那么多时间?我不知道学知识与赶课哪个重要。对此,我们班同学是敢怒不敢言呐,遇上这样的老师,只能是靠自学了。

    • @Eagles @Eagles, 那可真是个无理而又傲慢的老师啊,那就自学吧!

    • @Eagles @Eagles, 建议录下她的讲课内容,放到网上或发给学校领导听听,让大家评判评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