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家长们的逻辑

2010-07-22 . 阅读: 4,793 views

这篇文章看得我是心有戚戚焉。虽然像ell家长这样的绝对控制并不多,但在很多父母身上总能看到一些这样的影子。而当我们轮流当上家长,我们就必须重新定义自己的逻辑。

原文:ELL——面对控制欲极强的家长

在文章的前头,我要说,这是我写的内容,或许是片面的理解和阐述,但是他 不得不片面,因为都是我的观点,我的理解。我并没有能力去真正理解所谓的双方。

这么一篇文字,也许充斥的最多的一个字, 都是我,我认为,我觉得,我想做自己爱做的事。

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与其羡慕他们,不如自己珍重。

我所谓的家长指的是爷爷,大家都得听他的,他管理,他骄傲,他觉得他应该如此。(关键词:骄傲)

在念大学之前,我是从来不准出家门的,两点一线,家和学校。没有所谓的多余的活动,不能出去玩乐,所有的假期(周末,暑假等)都得在家呆着。如想出门,我 得在逻辑上把理由编辑的天衣无缝。不过有时候,这也行不通,家长蛮横起来也是很有得一套的,只要一句话,家长就能据理力争,“你就是不能 出去!” 无论我说什么,都是这句话,语气慢慢加重,颜色渐渐难看,偶然还能加点肢体动作,小时候可以是打头,后来就是敲桌子,或是重重地把某样物品放在桌上,加重 他的态度。“你听也得听,不听也得听。” 专制阿,独裁阿。

可是现在呢,我又能说什么呢,从英国回来, 天天出去了一阵子,然后突然家长开始发飙,上班不让上了,什么都不让了。上周二的时候,要出去上班,家长说着说着,我还是态度僵硬的要去公司,最后家长把 门一锁(我没有钥匙),然后硬生生的,我不能在公司上班了,后来后来,我的待遇就是曾经的那样,再也不准出门。

这里有几个问题:

一,我没有钥匙。我从来没有家里的任何钥匙(搬了几次家,从来没有过)。家长的理由是,我不需要钥匙,回家的话,他们会开门的。所以我不能晚回家,总之, 一到下午,家长热线开始call,那个叫欢快阿。

二,为什么不让我去上班。理由很杂,我从来没有说过,我上班做什么,他们可以绘声绘色的描述,然后说,这个不要去做了,反正也是打杂,家里不缺钱,你现在 的任务是学习,你是学生。(家长所谓的绘声绘色的描述,可以细致到老板的想法,公司的现状等等)

三,不让我出门,我做什么。家长说我只能在家看电视,还限制我上网用电脑。家长经常说的句子开头“电视上说xxxxx” 或者“电视,电台,报纸上说xxxxx” 所以我在家得接受电视教育亚,他们以为的电视是什么亚?是真理部吗?

后来我看电视,我觉得电视上的人都太骄傲。(关键词:骄傲)

四,为什么要限制上网用电脑。家长从电视,电台,报纸上得知。一, 电脑上的购物都是骗钱的,买什么东西都是假的,或者就是骗人家的银行信息,盗取卡里的现金。二,网上聊天的都是不务正业的,都是骗子,骗钱劫色。三,教授 说每天用电脑超过6小时,是上瘾的行为,需要电击。

有朋友在粗略了解了我 的情况之后,说到一些词:反抗,自由。

我说不对

反抗

面对骄傲的人,反抗是没有作用的,我花了20年时间,还没有真正有能力去据理力争,不能真正去做我想做的。因为骄傲的人,是很固执的,那天我要出门上班, 家长最后说“你是要我死,还是出去”。家长都提到死了,我还能怎么办呢,好,我逆来顺受。

自由

这不是自由的问题,这是活下去的问题。我说我在活。杜拉斯说过,人是靠希望或者理解活下去的。因为我还有希 望,所以我在过去的20年里,没有自杀,尽管我偶然会想要自杀,在小学的时候,我从来不让做做作业之外的所有事情,不能看电视,不能出门,而且节假日依 然,包括春节。做作业的时候必须慢放动作,因为作业完成后,还会有更多家长布置地作业。小学的时候,我就想过自杀了。想过如何上吊,想过吃一些可能去死亡 的东西,然后哭,因为我觉得自己可怜了。想割腕,可是轻轻划一下,就划不下去了,想想就头晕的感觉。

初中的时候好一点,因为不用家长接送了,可是回家之后,依然是不能出门,不能参加任何课外和同学在一起的活动,我能活下去,因为我还有希望,我以为,我终 究是可以走出来的。

高中的时候,破事不说,依然如此。

我现在活着,因为我还有希望,我知道我快要离开了! 我在倒计时!

关于为什么不让出门

家长认为,我现在是学生,学生的任务是学习,一切其他事务都是影响学习的事情,例如交友,例如做一些户外运动。

家长以为我应该“寒窗十年”关键字是寒窗,寒窗的意思就是闭门不出,天天呆在家里读书。

家长说我这个叫入定,叫痛苦修行。

家长用70多年的时间证明自己,他是对的,一直是对的,大家都要听他的,这是他的骄傲,他要的骄傲,他不知道他靠这个引以为乐的骄傲。
不需要理由,专制和独裁是不需要理由的,要的就是绝对服从,否则就是威胁,和恐吓。

家长最喜欢的恐吓句子:去年暑假就用到过的恐吓老句子。

你xxxxx,你不要读书了,你不要去英国读书了,我不给你钱了。
你去超市当收银员吧,一个月800rmb,饭都吃不饱。

小白说,家长这种威胁的教育方法呀,其实是只说做不出的。还有一种家长式的说话形式,加副词“一直”“总是”“老”。“你一直xxxxxx” “你总是xxxxxx” 小小的问题,被无限的放大,可笑吗!

后来,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我觉得我爸爸的思维很不正常了,为什么我最讨厌他说话了,为什么觉得他比家长还思想不正常。

我爸爸的说话方式,所有句子都是否定式子。

“你肯定学不好的。xxxxxxxx”
“这个单词吗,你肯定不认识的,xxxxxxxxx”
“你肯定上课听不懂的,xxxxxxxxxx”
“你平时一点都不学的,xxxxxxxxxx”

只要他说话,每句话都是否定式子,作为接收者,我能受得了,这个义无反顾地压抑,永远被批判地不平衡,不平等的说话模式吗?(从小是爷爷奶奶带大的,爸爸是没有任何教育经验的,外加我又是单亲家庭。这是背景解说。)

既然如此受禁锢,为何还要回国?

我这么快的买了机票,在考试之后的第四天,就匆匆飞回来~因为我想花更多的时间去打工,去上班。另外还可以去北京学盘发。

之所以我想学盘发,为了能拍更好的照片。给人物设计漂亮的发型,让我拍出的照片更好看。我的每日一拍 http://h.ell.im

结果,上班没上多久,家长禁足,北京不让去,盘发学不成,可以说,我的回国计划全体被掩埋了。

家长喜欢说,我自己都不和朋友经常见面,吃饭的,所以我也不能出门,我应该在家,禁足。

家长还说,你看我自己很多地方都没有去过,所以我也不能出去游山玩水。

小白说,如果我只能按照你们的生活轨迹走,那我还要过一遍干什么,现在就可以死了。

我说,死这个字,不能用,因为家长(爷爷)他也喜欢用死这个字,例如前面说道过“你是要我死,还是出去”。家长可以 理直气壮的说死,我怎么敢用,(我怕东,又怕西)。

为什么家长要这么管我?

谢谢hwang推油帮我理的思路。

人有三个时间期,依赖期,独立期,互赖期。

我现在是独立期,所以,我要出去,我不要被禁足,我不喜欢被束缚。

互赖期,是结婚后,要和人相处,不能孤独,不能忍受一个人。这个时期,人有了家庭,有了一些相处的朋友和同事。(我的解说不知道对不对)。

而我的家长(爷爷)是看透了一切的,经历了这么70多年,终于明白我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他用他新创造的一套教育体系,来调教我,这个所谓的家教~让我大门 不出,二门不迈。静如处子,动如处子。

既然一切都在流逝,就让我们,唱一首易逝的歌; 纵使依旧有很多不顺利在发生 不愉快在经历,但我总能像一个白痴一样保持一种奇怪的开心感。

我总能找到一些可爱的事情,去稀释这些被禁锢的愁绪。感谢大家,有你们的理解,我还能活下去。

在我被禁锢的分分秒秒,有推友给我出主意,有推友给我寄光盘,也有推友要"救"我。 有推友发邮件,这么多可爱的人亚。

在推上闲聊,跟开心的人说话,说开心的话。

关于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前面我也写过,家长的思维方式,我说的话,我的反驳,我的对抗是微乎其微的,因为家长听不懂,(也许是因为耳朵不是很好,或者是什么,很容易扭曲你的意 思)你说的话,他听不懂,这个不是贬意,是叙述。我说xxxx,他可以听成“张三李四王二麻子”,有个词叫南辕北辙,家长的理解却是到了异度空间了。

小白说,如果出去,主要是看我,因为家长永远是不让你出去的,关键看我是不是有能力抵抗威胁拉,抵抗恐怖的眼神,凶神恶煞的语气等等。

我说,我要从逻辑上把出去的理由编辑的天衣无缝

小白说,家长最喜欢吃的就是看到好看的成绩单,哦,如果收到成绩单上全是A*, 那他就不会管手管脚了。小白真好,外加还提供了另一个确实可行的方法。循序渐进,滴水穿石地让家长觉得我是可以出门的,但是那个方法,我懒得实施 ( ̄_ ̄|||)

分享到: 更多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7 Comments On 家长们的逻辑

  1. 大家都说家长不懂孩子,这点我不否认。
    不过,孩子呢?你懂家长么? 又有多少孩子去了解家长?又有几个家长抱怨过?

    呵呵~ 说到底是个沟通的问题~

    当然,家长不可避免地有些过虑,比如担心孩子被骗,比如担心孩子受伤害,却总是忘记了她已经不是稚嫩的BABY。也忘记了自己也曾年轻过。

    也当然,孩子不可避免地喜欢陌生的尝试,去嗅一嗅也许有点危险的边缘。陌生这个词,在年轻人眼中也许是探索和好奇,而在老人眼中,是难以理解的、甚至是危险的代名词。

    人就是在磕磕碰碰中长大的~ 不是跟社会磕磕碰碰,就是跟家长磕磕碰碰~ 没事~

    • @jatyhu @jatyhu, 支持你的沟通原则,若无法沟通,双方都要反思。

  2. 唉。也许长辈老了,容易孤独和寂寞,看着晚辈跟他在家里一起呆着,感觉心里舒服些。

  3. 我也有这样的阶段。倒不是我爸管我这么死,而是我爸管我管得我已经出惯性了,如今在大学毕业后对人生道路的选择一片茫然,我爸却非常潇洒地说:我不管你,你自己的路你自己走。我都无语了。。
    我希望跟我爸有个良性的沟通,可是每次想跟他讨论什么,他第一句话肯定是“那不对,吧啦吧啦~”直接先否定我的意见。导致我在跟同学的辩论也习惯用“那不对”,让我跟朋友讨论问题时不自觉地对立起来。这个习惯还是我在上英语口语课时,老师让我们比较“yes,but…”和“yes,and…”的区别,我才发现这个巨大的沟通障碍。
    看过一本讲管理的书提到:“良好的沟通来自良好的关系。”我蓦然发现,我跟我爸在电话里除了“吃饭了吗”“缺钱吗”“你妈在干什么在干什么”就没别的话题。(关于“缺钱吗”这个话题,还是我外婆狠狠教育过我爸一回,我爸才意识到我在大学一个月五百块生活费要过的多么拮据,连有时要请同学吃顿饭的钱都拿不出。我爸那时候只给五百块的理由是他问他同事孩子上学一个月给多少,人说只给五百,而且同事的孩子还是个女儿云云。)我发现自己其实很恨我爸,可是我是不想恨他的,从小我就觉得我爸很厉害,一个人在外面敢拼敢闯。可是我爸他就是独裁,就是从来不考虑我的感受。大学以前,我都没跟同学一起出去玩过。记忆最深刻的一次,就是高三毕业的暑假,我已经在电话里答应同学出去玩了,我爸叫我妈直接拿电话回拨回去说我不去了。我当时就坐在自己书桌前默默地流泪,什么都不想解释。
    他们对我造成的种种影响,我如今已经慢慢理解究竟都是些什么了,我也在逐步利用心理学的一些理论来克服那些负面情绪。而且我也等自己有足够的资本和能力时,再认真跟我爸我妈分析一下我的成长。可是如今看来,当我考大学时,义无反顾地选择了两千公里外的异地,那是因为我对家里没有了丝毫的眷恋,因为我没有朋友,没有真正理解我的人,只好抱着一个能在远方寻求到知己的美好心愿。

    • @X's @X’s, 谢谢,非常真诚、有效的故事,我相信你的愿望会实现的,因为你一直在努力,不但没有让矛盾激烈化,选择是一种可行性最强迂回战略。

  4. 我觉得就算是沟通也要看人的,有些家长不见得就是不懂道理的人,相反的他们懂得也不少,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我吃的盐比你吃的米还多”,可在我们小辈眼里看来,那又怎样呢,盐吃的多理就得足?就算是这个理儿,是非也就跟着定了? 本人最近就陷入沟通障碍区,刺激的话说不得,说的温和点又直接被镇压,理由还相当充足,我很是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