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要生存,还是要气节?

2010-01-13 . 阅读: 5,003 views

先扯一点与文章无关的话:

最近,互联网风云变化,上演着现实版的“生死时速”:

  • 关系着中国无数中小站长命运的域名空间整治浪潮;
  • 百度的域名被“外星人绑架”事件;
  • 谷歌声明可能退出“中国江湖”。

相信大家对这些事情都已经非常的了解了,而我又实在不是写互联网评论的料,也就一直都没吭声,但我关注了,因为很多东西都与我有关系。

  • CN域名看来要告一段落了,我除了想办法看能不能顺利通过,就只能重新申请个其他类型的域名了;
  • 百度被黑,我不知道为什么很多人会那么乐。
  • 因为用着太多谷歌的产品,如果他退出,我会很不习惯,然而这又是勇敢得难以置信的决定。

然后,也就这样,仿佛我们被一只无形的手推着,什么也改变不了。好了,闲话扯到这里,让我们把时间往后推几百年,看看今天的文章——文人的气节

在朱棣和建文帝的皇位之争中,建文帝眼看就要失败,朱棣已经胜利在望,在这关键时刻,解缙和他的两位好友进行了一次谈话,这是一次载入史册的谈话,就在这次谈话中,三个年轻人确定了不同的人生方向。

这里,我们要先介绍解缙的两位好友,他们的名字分别是胡广、王艮。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能和解缙这样的才子交朋友的,自然也不是寻常之辈,实际上,这两个人的来头并不比解缙小。

说来也巧,他们三个人都是江西吉安府人,是老乡关系,也算是个老乡会吧,解缙是出名的才子,我们前面说过,他是洪武二十一年的进士,高考成绩至少是全国前几十名,可和另两个人比起来,他就差得远了。

为什么呢,因为此二人分别是建文二年高考的状元、榜眼。另外还要说一下,第三名叫李贯,也是江西吉安府人,他也是此三人的好友。但由于他没有参加这次的谈话,所以并没有提到他。确实厉害,头三名居然被江西吉安府包揽,让人惊叹此地的教育之发达,足以媲美今日之黄冈中学。

大家都是同乡,又是饱学之士,自然有很多共同话题,眼下建文帝这个老板就要完蛋了,他们要坐下来商量一下自己的前途,这三个人都是邻居,而他们谈话的地点选在了另一个邻居吴溥的家里。

在他们说出自己的志向前,我们有必要先提一下,解缙、胡广、王艮、李贯都是建文帝的近侍,也就是说他们都是皇帝身边的人,深受皇帝的信任,他们对时局的态度很能反映当时朝臣的看法。但四人中王艮比较特殊,他最有理由对皇帝不满,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在建文二年(1400)的那次科举考试中,他才是真正的状元!

此 人经过会试后,参加了殿试,在殿试中,他的策论考了第一名,本来状元应该是他的。但是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建文帝嫌她长得不好看,把第一名的位置给了胡 广(貌寝,易以胡靖,即胡广也)。就这样,到手的状元飞了,按说他应该对建文帝十分不满才对,可这个世界又一次让我们看到了人性的丑恶和真诚。

建文帝就要倒台了,大家的话题自然不会扯到诗词书画上,老板下台自己该怎么办,何去何从?三个人作出了不同的选择。当然这个选择是在心底作出的。

三人表现如下:

解缙陈说大义,胡广也愤激慷慨,表示与朱棣不共戴天,以身殉国。王艮不说话,只是默默流泪。

谈话结束后的表现:解缙结束谈话后,连夜收拾包袱,跑到城外投降了朱棣,而且他跑得很快,历史上也留下了相关证据——“缙驰谒”。胡广第二天投降,十分听话——“召至,叩头谢”。看看,多么有效率,召至,召至,一召就至。第三名李贯也不落人后——“贯亦迎附”。

而沉默不语的王艮回家后,对自己的妻子说:“我是领国家俸禄的大臣,到了这个地步,只能以身殉国了。”

然后他从容自杀。

国家以貌取人,他却未以势取国。

那一夜,有两个说话的人,一个不说话的人,说话者说出了自己的诺言,最终变成了谎言。不说话的人沉默,却用行动实现了自己心中的诺言。

其实早在他们以不同的方式表现自己时,已经有一个人看出了他们各自的结局,这个人就是冷眼旁观的吴溥。

就在胡广慷慨激昂的发表完殉国演讲,并一脸正气的告辞归家之后(他家就在吴溥家旁边),吴溥的儿子深有感叹地说道:“胡叔(指胡广)有如此气概,能够以身殉国,实在是一件好事啊。”

吴溥却微微一笑,说道:“这个人是不会殉国的,此三个人中唯一会以身殉国的只有王艮。”

吴溥的儿子到底年轻,对此不以为然,准备反驳他的父亲,谁知就在此时,门外传来了胡广的声音:

“现在外面很乱,你们要把家里的东西看好!”

两人相对苦笑。

话说回来,我们似乎也不能过多责怪这几个投降者,特别是解缙,他受了很多苦,历经了很多坎坷,他太想成功了,而这个机会,是他绝对不能放过的。

对于这四个人的行为,人心自有公论。

于是,解缙就此成为了朱棣的宠臣,无论他用了什么手段,他毕竟实现了自己的梦想。从此他开始了自己的传奇性的一生,但在此之前,我们有必要介绍一下,投降三人组中其余两个成员的下落。

李 贯:朱棣在掌握政权后,拿到了很多朝臣给建文帝的奏章,里面也有很多要求讨伐他的文字,他以开玩笑似的口吻对朝堂上的大臣们说:“这些奏章你们都有份 吧。”下面的大臣个个心惊胆战,其实朱棣不过是想开个玩笑而已,他并不会去追究这些人的责任,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惹事的正是这个李贯,他从容不迫的说道:“我没有,从来也没有。”然后摆出一幅怡然自得的样子。他是一个精明人,很早就注意到了这个问题,为了避祸,他从未上过类似的奏章。
现在他的聪明才智终于得到了回报,不过,是以他绝对预料不到的方式。

朱棣走到李贯面前,突然把奏章扔到了他的脸上,厉声说道:

“你还引以为荣吗!你领国家的俸禄,当国家的官员,危急时刻,你作为近侍竟然一句话都不说,我最厌恶的就是你这种人!”

全身发抖的李贯缩成一团,他没有想到,无耻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在这之后,他因为犯法被关进监狱,最后死于狱中,在他临死时,终于悔悟了自己的行为,失声泣道:“王敬止(王艮字敬止),我没脸去见你啊。”

胡广:之后一直官运亨通,因为文章写得好,有一定处理政务的能力,与解缙一起被任命为明朝首任内阁七名成员之一,后被封为文渊阁大学士。此人死后被追封为礼部尚书,他还创造了一个记录,那就是他是明朝第一个获得谥号的文臣,他的谥号叫做“文穆”。

综观他的一生,此人没有吃过什么亏,似乎还过的很不错,不过一个人的品行终归是会暴露出来的。

当年胡广和解缙投奔朱棣后,朱棣看到他们是同乡,关系还很好,便有意让他们成为亲家,但当时解缙虽然已经有了儿子,胡广的老婆却是刚刚怀孕,不知是男是女。此时妇产科专家朱棣在未经B超探查的情况下,断言:“一定是女的。”

结果胡广的老婆确实生了个女孩,所以说领导就是有水平,居然在政务活动之余对妇产科这种副业有如此深的造诣。事后证明,这个女孩也确实不简单,可惜我在史料中没有找到她的名字,只知道她肯定姓胡。

这个女孩如约与解缙之子完婚,两家都财大气粗,是众人羡慕的佳对。然而天有不测风云,解缙后来被关进监狱,他的儿子也被流放到辽东,此时胡广又露出了他两面三刀的本性,亲家一倒霉掉进井里,他就立刻四处找石头。勒令自己的女儿与对方离婚。
在那个时代,父母之命就是一切,然而这位被朱棣赐婚的女孩很有几分朱棣的霸气,她干出了足以让自己父亲羞愧汗颜的行为。胡广几次逼迫劝说,毫无效果,最后他得到了自己女儿的最终态度,不是分离的文书,而是一只耳朵。

她的女儿为表明决不分离的决心,割下了自己的耳朵以明志,还怒斥父亲:“我的亲事虽然不幸,但也是皇上做主,你答应过的,怎么能够这样做呢,宁死不分!”

这位壮烈女子的行为引起了轰动,众人也借此看清了胡广的面目,而解缙的儿子最终也获得了赦免,回到了那位女子的身边。

胡广,羞愧吧,你虽饱读诗书,官运亨通,气节却不如一个普通女子!

摘自:《明朝的那些事儿

分享到: 更多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6 Comments On 要生存,还是要气节?

  1. 说道管宁华歆,又让我想到管仲的故事了。管仲的气节真的可以说没有,但是就是因为有鲍叔牙这样的朋友,用超越世俗的理解来理解管仲,管仲才能有他的传奇。还有伊尹,百里奚的忍辱负重都是值得敬佩的。

    管仲的故事和魏征的故事,不能单单用各为其主来解释,没有大度和认人子才的君主,没有自己的忍辱负重和自身的能力,是成就不了他们传奇的。

    所以值得敬佩的事情,不单单是气节;能为了自己的理想而忍辱负重,那也是更了不起,值得敬佩的。

    • @caoglish @caoglish, 反复阅读着指北兄的这几个评论,发现指北兄的历史唯物辩证法运用的是出神入化啊。
      看来,如何“气节”包含着审时度势,轻重缓急……但有一点,心中的伟大的理想从没动摇过。

  2. 要不注册个.info的?挺合适博客类用啊

    • @某路人 @某路人, 若要说最合适博客的域名用.me的应该是最贴切吧!

  3. 刚刚才看了上面这个章节~~

    生存也就几十年的事,而气节则会在几百年后还依然被人所敬仰。

  4. 死有流芳百世,有遗臭万年的!所以人还是要有点气节的。所谓有所为有所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