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对待“错误”的不同态度

2009-10-04 . 阅读: 2,257 views

昨 天去费思学校开家长会,老师叮嘱了我们一句,不要害怕他们犯错误,因为这是他们学习的机会。我以前就经常听孩子们说这话,我还以为是找借口,这回终于听老 师自己说出来的。她们芭蕾舞老师更过分,说如果我指出了你们的错误,那全班都应该感谢你,因为大家都跟着一起学。由于不怕犯错误,老师才把所有芭蕾舞班的 学生全部调集起来,演出了一场两个小时的全本《唐吉珂德》芭蕾舞剧,所有小孩子不管三七二十一全部参加,结果演出非常成功。

我联想到我们进大学后军训的时候,大家走正步走了整整一个月,教官嘴巴破了,嗓子哑了。我不合格,后来被赶了出去,以保证整个队形的完美无缺毫无失误。我倒是无所谓,回去睡大觉了。但是有女生受不了这个打击,当场就哭了。这又何苦呢?

这都快20年过去了,我再想想,觉得整齐划一完美无缺真的那么重要吗?难道一个月的军训,就不能多学点更实际的东西?我可以说,这一个月军训的效果,还不及一个十几岁童子军训练一天的效果,好歹他们还可以学点如何野外生存。

军 队走正步走得完美无缺是因为军队环境特殊,需要强化纪律,故而或许情有可原。但我们对于小孩子就不要那么求全责备了。是不是费思的那位老师要求比较低呢? 也不是,她有一半中国血统,和我们中国人一样,对小孩子要求还是严的。可是她教了一辈子三年级,我相信她这样“允许他们犯错误”,还是有道理的。也就是 说,对待错误,我们有“容错”的精神,才不会打压兴趣,挫伤创意,窒息发展。其实不要说大道理,包括写博客都这么回事。有人称,博客写久了,就会暴露出一 个人的底细来,包括他的自相矛盾之处,我相信我也一定有这些地方。可是这又有什么?有人指责诗人惠特曼矛盾之处,他大大咧咧地说:我自我矛盾吗?当然。因 为我浩大,我包罗万象。

无独有偶,早晨上班路上听收音机,听到NPR 电台主持人突然发生了一个口误,又迅速纠正。在这个电台,这样的“失误”不知有多少,但是失误了,纠正了,也就继续往前播,谁也不会将它当一回事。一些大 电视台,由于节目是直播,出点小错更是在所难免,也没有人去苛求,更不会成为话题,所有电视观众广播听众都已经习惯,因为他说的内容很精彩,往往把他在直 播中的小小失误给盖掉,不会有人太当一回事。谁也不会将不出错当成多大一功劳。

我还记得,以前刘老师在美国给一家电视台做节目(我看过录 像),介绍赛珍珠,他身上穿着西服,在大概是一月份的时候在纽约做节目,刘老师的表现当然是没得说的,可是我能看出来他很冷。我们问他为什么不多穿点衣 服,他说电视台不让提前准备,要的就是那一个spontaneous的效果。他说他提前连对方要他说什么他都不知道。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他们这些电视台做节 目的普遍要求,但是这和咱们电视台的要求很不一样,因为大家想想看,我们的一批国嘴,讲究的都是播音无差错。

赵忠祥老师接受网易采访 的时候说:“50年的工作,第一我是尽心竭力,爱岗敬 业,50年来大型的综艺晚会,或者是任何交给我的任务,我今天可以很骄傲的说,我圆满的完成了任务,在直播的过程当中我没出现过一次差迟。不求有功但求无 过,有可能播的不是那么好,但是没有错,我觉得第一要素不出错。”我在想,是不是赵老师一辈子“不差错”,也烦了,所以晚年退休后,才鼓足了勇气,参加一 些娱乐节目,把一辈子没出现过的差错,全部给露出来呢?记得以前人们说罗京,也是赞扬他几十年如一日无差错。从媒体上看,现在中央电视台要大变样,要有更 多的节目,希望只在“无差错”上做文章的质量审核标准早点废弃。好的节目不能只求无过,应该只求有功。

或许电视台的主持人几十年如一 日说套话,所以说什么无所谓,而人活着总得在哪方面擅长点什么,所以才这么看重无差错的吧。《死亡诗社》里诗歌课本的介绍部分(被那位离经叛道的老师撕 掉),其实说得还是有道理的,就是说一首诗歌好不好,一看它的重要性如何,而看在他要达成的目的上,做到了几成。谈到写论文的时候,我们有个老师也说过一 句类似的话,这位老师告诉我们,在论文的引言部分,你得介绍你要谈的话题,第一,是很重要的;第二,是被前人谈得比较少的。当然最主要的一点是它的“重要 性”。一个不重要的话题,你把它写得天花乱坠,都没有用,无助于你这个领域讨论的深化。所以做文章的一开始你就得告诉人们:An important yet little known issue is…

人 一生可以做很多事情,有的很重要,有的不重要。不重要的事,甚至不该做的事,你把它做得十全十美又有什么意思?这就好比物理学上说的挑担子走平路——纯属 无用功。就事业而论,赵忠祥老师日后被人记住的,他的Legacy, 不会是他的50年不犯错,而是他在《动物世界》解说的声音。换言之,未来不相信虚拟语气,一个人不会因为“没有犯过他可能犯的错误”而被人记住,而是在一 个有意义的事情上,他做到了什么,而被人记住。有时候求全责备不要说对国家对人民对客户对单位,甚至对自己个人的发展也是没有什么好处的,千百个相声演员 还在苦练“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之类绕口令试图练得完美无缺的时候,天津卫一声炮响,郭德纲把他们全给比下去了。

对待错误,咱们是不是 绷得太紧了?对于错误的恐惧,有时候战胜了探索的兴趣。语言学习就是个好例子。不断有人鼓吹“纯正的美国口音”,哪怕吼三天三夜,就冲着说一句标准的 How are you? 可是,哪里有什么“纯正的美国口音”呢?得克萨斯人说的Howdy (how do you do?)纯正不纯正?南方人常说的Y’all(You all)纯正不纯正?一瓶汽水,有的地方说pop, 有的地方说soda, 哪里有个一定的说法?纳尔逊·曼德拉,穆沙拉夫的英语都不“纯正”,连小布什经常犯错误,可是这并不妨碍人们去听他们,因为人们更关注的是他们说什么。我 觉得我们好多时候,劲实在使得不是个地方。对于错误的害怕,使得一个本可以成为栋梁的人,最后成了一只完美的牙签。

来源:南桥

分享到: 更多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14 Comments On 对待“错误”的不同态度

  1. 不完美才是真正的完美,
    能犯错才能进步

  2. 给新人试错的机会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

  3. 昨天自己就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但过后还是原谅了自己,因为人是会犯错的。

    • @陈惜芝 @陈惜芝, 原谅了自己,有没有从错误中学到什么呢?人是会犯错,但人不能老犯同样的错,对吧!

      • @左岸 @左岸, 是,很认同,所以我有信心同样的错不会再犯了。

  4. 如果一直不犯错误,那么将来犯的错误可能真的是无法挽救的

    • @爱.一起.你 @爱.一起.你, 这也是为什么小时候一帆风顺的人长大以后却表现得很脆弱一面的原因啊~

  5. 面对错误与回避错误决定了很多事情

    • @A.shun @A.shun, 我越来越发现错误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将这个错误隐藏起来,视而不见,而演化为不可收拾的局面~
      错误可以被改正,人的前半生可以说都是从各种各样的错误中学习的人生~

  6. 为什么犯错是必然的?

    为什么出错是本能?

    有必要看看卡尼曼的”两个系统”观点。

    普林斯顿大学心理学家丹尼尔·卡尼曼(Daniel Kahneman)的”两个系统”的观点。
    卡尼曼认为在人类大脑这套装置中有两个系统,其中只有一个系统是理性的。这个理性的系统能够有意识地根据逻辑处理信息,工作起来很慢,一步接着一步,而且只有依靠持续不断的努力和全神贯注才能运作。
    但是,在这个计算的大脑之下,还有另一个”本能”的大脑,它运作起来快速,自动,很难掌控。我们本能的大脑一把抓住重要的细节,很快地给出答案,做事风格利落迅速,不需要任何”理性”的分析。
    他们发现如何”框定”一个问题,或如何呈现一种情况,会对人们的处理方式产生戏剧性的影响。

    例如,告诉病人手术的成功率有90%,和告诉病人手术有10%的可能会失败,这两种告知方式会使病人做出不同的决定,前者更有可能使病人接受手术。

    同样地,对相同的金额进行不同的描述,价值也会变得不一样。假设你要买的CD是15美元,店员说再走两分钟到另一家店里,这张CD只卖10美元,你可以节省5美元。很多人都会努力省下这5美元,但是研究表明,如果同样的人要买的是一件125美元的皮夹克时,他们就不介意省不省这5块钱。从理性的角度来讲,两种情况下的5块钱都是一样的,然而本能的大脑却并不同意,它认为一种情况中的5块钱,比另一情况中的5块钱更值钱。

    还有一个经典的例子。

    一个球拍加一个球,一共是1.10美元,球拍比球贵1美元,那么球是多少钱?这个问题显然不需要很复杂的计算,难度就和小学生每天功课要演算的题目差不多。但在几年前,麻省理工学院的心理学家谢恩·弗雷德里克(Shane Frederick)让普林斯顿大学和密歇根大学的学生来解答这个问题时,给了学生们足够的时间算出答案,结果呢,50%普林斯顿的学生和56%密歇根的学生都答错了。他们的答案是:球拍1美元,球0.1美元或10美分;而正确的答案是:球拍1.05美元,球0.05美元或5美分。

    几乎每个人第一次被问及这个问题的时候,都会脱口而出10美分的答案。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答案感觉上就像是正确的。乍一看,1.10美元的总价可以简单地分成1美元和0.1美元,粗算一下,两个量也正好相差1。所以对于我们的大脑来说,10美分的答案就好像是个”自然”的反映–人们下意识地努力作答,但是要答对还需要更大的努力。而用不同的问法来问这个问题,似乎就没那么难了。如果我说,球拍和球一共1.10美元,球拍是1.05美元,球多少钱?这次你的本能就不会出错了。
    对于这个实验,”理性选择”显然无法解释,同样也无法解释过去十年来,心理学家和实验经济学家所做的上百个实验。如果你想找到合理的解释,那么必须得另辟蹊径。

    这里,另辟蹊径似乎是,同一个人有两个大脑:理性的大脑和本能的大脑。

    这里我们回到了卡尼曼的”两个系统”观点。卡尼曼认为在人类大脑这套装置中有两个系统,其中只有一个系统是理性的。这个理性的系统能够有意识地根据逻辑处理信息,工作起来很慢,一步接着一步,而且只有依靠持续不断的努力和全神贯注才能运作。
    但是,在这个计算的大脑之下,还有另一个”本能”的大脑,它运作起来快速,自动,很难掌控。我们本能的大脑看到了1.10,于是就把这个数字分成了1和0.1,它一把抓住了重要的细节,很快地给出了答案,做事风格利落迅速,不需要任何”理性”的分析。

  7. 哇。 写的文章有技术含量呀·

  8. 错误是人生最宝贵的财富。人不应该怕犯错。

    • @流水有情 @流水有情, 从错误中可学到很多的东西,前提是正确认识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