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不”并非最终答案

“不”并非最终答案

我很早之前就知道坚持的作用。20世纪80年代,当时我刚刚创立LA (北美最大的继续教育机构)。我想请纽约着名食品店Zabar's的老板穆瑞·克雷恩来做一个“如何开创大食品市场”的演讲。我觉得喜爱食品的纽约客们应该会蜂拥而至地来听这堂课。我给Zabar's打了电话,并且亲自去见穆瑞·克雷恩。当时他正忙着朝切鱼工大声吆喝,让他们把鱼片切得更薄些。克雷恩是一个典型的纽约人,他用一种非常纽约的方式拒绝了我和我的请求。

在往家走的路上,我觉得很不甘心,于是有了一个注意。第二天早上,我给一家花店打电话,告诉他们每天给Zabar's送价值200美元的鲜花,附上一个给穆瑞·克雷恩的便签,写上“请您到LA讲课”。这是在20世纪80年代,200美元可以买到很多鲜花。我告诉花店:“每天坚持送花直到我告诉你不送时为止。”到了第九天,我开始感到不安,因为我已扔出去1800美元了,却没有得到一个字的回音。

电话终于来了。“赞克,”克雷恩说,“你要怎么样才能停止给我送那些该死的花?我的办公室已经没有下脚的地方了!”“请你给纽约人一个晚上的时间吧。”我说。

“你的脸皮真厚,不过我喜欢。呵呵,我会去的。”克雷恩说。

克雷恩的举动令所有人都大吃一惊--他带着大堆的食物来到课堂上。学生们一边听克雷恩的演讲,一边免费享受着Zabar's的美味佳肴。克雷恩把食物带到课堂的这一招实在高明,因为第二天美国人都在谈论这件事,对Zabar's来说,这是多么好的宣传机会!

一年后,我希望请到《富爸爸》的作者罗伯特·清崎来讲课。我一直给他的办公室打电话,但他和搭档莎朗·莱彻却不打理我。我从报纸上看到清崎将再凤凰城演讲,于是再凌晨5点就离开位于纽约维斯切斯特的家,从约翰·肯尼迪机场乘机飞往凤凰城。我准时到大了演讲会场,请求再午餐的时候和罗伯特会面。他的女助手却说:“我也没办法,你需要预约。”

我说:“我没办法预约,他没有回我的电话。”

“我很抱歉。”她说。

再乘出租车前往凤凰城机场的路上,我非常的生气。但是,再飞回纽约的航班上,我下定决心,决不放弃。

于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每天上午大约11时,我都会给罗伯特以及莎朗打电话,并且留言。这成了一种常规:就象你每天早上都刷牙一样。我一直打了3个月,没有一天间隔直到最后我接到了莎朗·莱彻的电话。她说:“我下周会在纽约,您愿意共进午餐吗?”

“太棒了!”我回答说。

“那您准备在哪里会面?”她问道。

我是个在办公桌上吃午饭的人,但当时第一个浮现再我脑海里的饭馆就是21世纪俱乐部--一家第一流的纽约餐馆。

“很好,我们就在那里见面。”莎朗说。

我比约定会面的时间提前一个小时到了21世纪俱乐部。我走到餐厅领班面前,给了他20美元,问他:“待会儿我来这里吃午餐的时候,你能问我一下是否要做平常的位置吗?”

他接过我的20美元,说道:“不行”

我掏出另外5张20美元钞票,把它们都给了他,他说:“我会在一点钟等你来。”

我在一点钟走进餐馆,恰好和莎朗一起进来。领班给了我一个拥抱(他几乎表现的过了头),并且说:“很高兴见到您,赞克先生。”他把我们带到一张很棒的桌子,莎朗对此印象深刻。

最终,午餐非常成功,饭局结束的时候,我们达成协议:罗伯特将为LA 进行“仅此一次”的演讲。罗伯特·清崎的这次演讲非常成功,于是“一次”变成了许多次。为了请到他,我花了整整6个月时间,但我能够坚持,而且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能够请到罗伯特来为LA讲课,因为“不”绝不是最终答案。


 前几天,互易中国的客服小姐打电话过来,说恒信达空间应该续费了,我没在意,因为我想老板可能已经不想要这个空间了,我就随便应付了一下,说:“老板可能不想要了,等我问问再说吧!”我征求一下老板的意见,他说随便吧!然后我就很忙了,把这件事也忘了,如果就这样,我想这空间就会停了吧!

还好,她没忘,今天她又打电话过来,确认了这件事,老板也给了明确的答复,说可以!

所以“不”绝不是最终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