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奥巴马语录

2008-11-09 . 阅读: 3,839 views

想了解一个人,最快的方法就是读他的语录。奥巴马无疑是最近最热的人物了,是不是每个出了名的人都会说些与众不同的话呢?我想是为什么他成功了,所以再普通的话从他们的口里说出来总会透着那么一点点“圣经”的味道。
2. 亚伯拉罕·林肯
林肯既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也不是一个完美的总统。依照现代标准,他对奴隶制的谴责也许可以被认为是一种试探性的行为。
--引自2005年6月26日《芝加哥论坛报》(Chicago Tribune)
我为林登?约翰逊着迷;我身上有他的影子。那种如饥似渴的欲望--不顾一切地赢得利益、获得满足、夺取成功、谋取支配权。我不知道哪个政客身上没有这种卑鄙龌龊的本性,但这并不是我的主要特点。另一方面,我清楚这也不是林肯的主要特点。他是一个善于思考的人。
--引自2006年秋季刊男版《时尚》(Men’s Vogue)杂志
我无法原封不动地完全接受林肯是一位伟大的解放者这一观点。
--引自2005年6月26日《时代》杂志(Time Magazine)
3. 阿富汗问题
我一直认为我们在阿富汗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阿富汗问题,我的唯一担心就是,转向伊拉克的行为分散了我们对阿富汗的注意力。而且我认为,我们本可以在稳定阿富汗的局势方面做得更好,而不仅仅限于向阿富汗人民提供援助这一个方面。我们所有人都应该支持阿富汗人民,并且要确保我们能为他们稳定时局提供必要的支持。
--引自2004年10月12日伊利诺伊州广播网(Illinois Radio Network)的伊利诺伊州参议院辩论
7. 美国梦
这块令人吃惊、令人称奇的神秘土地,我们称之为美国。在我看来,我们所面临的全部挑战,对某些人来说,轻而易举就能找出症结;他们审视贫困、战争、种族主义、不平等、憎恨、无助等等,结果他们就讨厌这个国家,认为是我们自身出了毛病,并且看不到好转的希望。如果你自己就有这样的想法,那么,我要请你记住发生在这个国家所有令人惊叹的神奇事件。这是美国,全球数以百万计的狂热探险者为了改变命运,为了寻求美好生活,为了寻找机会,长途跋涉,历尽艰辛,最终踏上我们这块土地。
--引自2006年6月2日麻省大学波士顿分校毕业典礼演讲(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at Boston Commencement Address)
美国依然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这不是因为我们拥有强大的军事力量和雄厚的经济实力,而是因为这里的每一个孩子都能够真正不折不扣地实现自己的梦想。
--引自2004年7月25日电视节目“会见新闻界”(Meet the Press)
9. 两党合作
共和党的俄克拉何马州参议员汤姆?科伯恩是最好的保守派人士,因为他是一个真诚的保守派人士。他不仅仅努力赢得政治上的好评。我们所有人都有兴趣确保我们的钱没有乱花。
--引自2006年10月20日《骑士论坛报》(Knight Ridder Tribune)
我不是一个对自由保守派这个标签感到很舒服的人。美国人民所寻求的是常识性的解决方法。
--引自2004年7月25日电视节目“会见新闻界”(Meet the Press)
在我看来,问题的关键不在于你是中立派还是自由派。在我看来,问题的关键在于你的提议是否可行?你能否建立一种让人民生活更加美好的合作关系?如果这种合作行之有效,那么你就要给予支持,无论参与这种合作的人属于中立派、保守派还是自由派。
--引自2006年12月2日《纽约杂志》(New York Magazine)
13. 童年
我曾经是个淘气鬼,老师们都不知道拿我怎么办。
--引自2006年11月《哈泼斯》(Harper’s)杂志
在我成长的过程中,作为一个黑人少年,在行为举止方面,我接受了大量的、负面的陈旧观念,并且和许多黑小伙一样,走了不少弯路。能不能上哥伦比亚大学或哈佛大学,这不是命中注定的。我家中没有父亲,这意味着在言行举止等很多方面我都没有效仿的榜样。
--引自2005年6月26日《芝加哥论坛报》(Chicago Tribune)
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吸烟。这就是问题的关键。
--引自2006年10月28日《经济学家》(Economist)杂志
母亲告诉我不要拒绝别人给予我的赞扬。
--引自2003年6月19日写给《黑人评论员》(The Black Commentator)的信
15. 中国
对于那些使我们(和北京政府)产生分歧的问题,例如台湾问题,美国政府应该立场坚定,而对那些能加强两国关系的问题,我们应当采取灵活的态度。在劳工标准、人权问题、中国市场全面向美国商品开放、中方与美国企业签订合法合同等方面,我们应该坚持我们的立场,但是,不要在中美两国之间挑起贸易战争,因为中国经济长期不稳定将会对全球经济产生不利的影响。
--引自2004年7月12日“美国领导地位的重生”(Renewal of American Leadership)新闻发布会
19. 政治现状
那是一种24小时全天候的、刀耕火种般的、负面广告似的、争吵不休的、心胸狭窄的、不能推动我们前行的政治。
--引自2006年12月11日《密尔沃基新闻哨兵报》(Milwaukee Journal Sentinel)
华盛顿的政治已经变成了世界摔跤联合会摔跤项目的“智力版”:互相攻击扔椅子。但实际上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
--引自2006年10月29日《休斯敦纪事报》(Houston Chronicle)
20. 达尔富尔问题
我们应当干预达尔富尔危机。避免数以万计的人惨遭屠杀,对我们也是有好处的。
--引自2007年1月15日《纽约客》(New Yorker)
为确保苏丹人民得到挽救生命的人道主义援助,美国应当筹措所需资金。我们应当带头提供大部分资金,以便说服别的国家拿出他们合理的份额。其次,为了解除民兵武装,保护当地人民的安全,并且为在达尔富尔地区发放人道主义援助提供方便,美国应当支持立即部署一支有效的国际武装力量。
--引自2007年10月7日的演讲
我们对国家安全问题非常关注。你会看到,失败的政府越来越多,背井离乡的人越来越多,难民越来越多。所有这些都是恐怖活动滋生的土壤,各种疾病滋生的土壤。由此产生的难民会给我们的边境带来压力。在一个相互联系的世界里,我们无法使自己避免这些悲剧的影响。作为世界上依然存在的超级强国,我们要提出某种策略来解决这些问题,达尔富尔就是重要的试验案例。我们在卢旺达的试验失败了,我们再也不能失败了。
--引自2006年2月15日的播客:“达尔富尔:现行政策不完善”(“Darfur: Current Policy Not Enough”)
21. 竞选总统
这是我作出的一个意义重大的个人决定。我现在正在考虑一些外在因素:资金、机构、日程安排,等等。但我要考虑的最重要的一点是:我的总统竞选活动有没有独特之处、能否让我的家人平安度过这个时期?我想大家都知道,这是一个艰难的、令人筋疲力尽的时期。
--引自2006年11月20日《芝加哥论坛报》(Chicago Tribune)
我想我最早被问到这个问题(我会不会参加竞选总统)的时候,是我当选参议员的那一天。那是在上午八点的记者招待会上,我刚刚当选,而且我记得,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哈哈大笑起来,因为我当时该做的事就是宣誓就任新职,至于下一次竞选,还没来得及想。
--引自2006年10月19日“时事纵观”(All Things Considered)
但是,参加总统竞选是一个非常严肃的决定,而且也是一个令人感到惭愧的决定。我必须有足够的信心,觉得自己能给国家提供独有的、任何其他人现在都无法提供的治国方略。
--引自2007年2月《乌檀》(Ebony)杂志
总统职位,有一点我很清楚,不能把它当作追逐名利、实现野心的工具。这就需要一种镇定冷静的心境和严肃认真的态度。
--引自2006年10月22日电视节目“会见新闻界”(Meet the Press)
我认为,所发生的一切就是我们发明了这个室内游戏。你明白,这个游戏需要不断地考虑这样的问题:这个人会参加竞选吗?这个人不会参加竞选吗?然后,候选人在做出竞选决定之后,要花上一年的时间宣布自己的决定,而且还要进行四次不同的宣布。
--引自2006年10月19日“时事纵观”(All Things Considered)
我一般的态度是,如果我做好现在的工作,那么我就能有机会寻求更高的职位。如果我没有把工作做好,而且还过分关注将来的事情,那么机会的大门就不会向我打开。
--引自2006年10月刊《本质》(Essence)杂志
竞选总统的决定意义重大--任何人只靠媒体宣传或者个人的雄心不可能做出这个决定--因此,在我和我的家人决定投入这场“战斗”之前,我要弄清这样做对我们自己--而且更重要的是对我们的国家--有好处。
--引自2007年1月16日“Barackobama.com”网页
在一年之前,我肯定不会料到我现在所处的位置。但是,正如我在竞选过程中对你们许多人所说过的那样,我们所有人是多么渴望一个完全不同的政治环境,这一点给我感触很深。
--引自2007年1月17日《今日美国》(USA Today)
23. 民主党
人们彼此信任--这一点使我成为一个民主党人。
--引自2006年10月28日《旧金山纪事报》(San Francisco Chronicle)
这个党没有更新它的观点和看法。至于我们要把这个国家带向何方,我们还没有绘制出一幅蓝图。
--引自2006年10月刊《本质》(Essence)杂志
这个时代是我们的时代,而且,谢天谢地我能成为这个时代中的一分子。
--引自2006年12月12日在新罕布什尔州曼彻斯特为民主党筹款时的讲话(Democratic fundraiser in Manchester, New Hampshire)
民主党一直主张给予每个人以平等的机会,不论他们有什么样的出身。我的情况就体现了这一点。我要证明那些观点的价值。
--引自2004年7月27日《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杂志
民主党在表述自己的观点方面做得不够好。我们有一系列能解决具体问题的政策规定。我们对环境问题有自己的看法,对劳工问题有自己的看法,对医疗保健问题也有自己的看法,但是我们没有清楚地表述出来。而共和党却做到了。
--引自2004年12月30日《滚石》(Rolling Stone)杂志
我认为,民主党内部此刻正面临一个两难的选择:一派是那些认为我们的工作就是反对乔治?布什所做的一切、同时抓住过时的宗教观念紧紧不放的人,一派是其成员刚刚达成妥协、还没有注意到其原则标准多年来一再向右偏移的那个小集团。我认为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超越那些条条框框。
--引自2006年2月13日《时代》(Time)杂志
我认为,有些时候我们胆子不够大。早在2004年,有一个候选人就全民医疗保健问题提出了一项建议。有人评论说:“我们不能提出这种由联邦政府支持的耗资巨大的计划,因为这样做将会向人们传递这样一种信息:我们是在税收和开支方面大手大脚的自由主义者。”但是,这不能成为我们不作为的充分理由。你们不能因为不想被人贴上自由主义者的标签而放弃全民医疗保健的远大目标。
--引自2006年10月2日《纽约杂志》(New York Magazine)
如果民主党人没有激情,如果他们不能充分利用那些超越金钱的思想,那么对他们而言,反对那种左右我们政治生活的、自私利己的政策将是件十分困难的事情。
--引自2005年3月10日“时事纵观”(All Things Considered)
如果民主党人只是发布白皮书,发布政策观点,而不是就民众的切身体验和他们进行对话,那么我想就要出问题了。
--引自2004年11月7日“美国广播公司本周新闻”(ABC This Week)
我们有话要说,那就是:不能光反对某种观点,而且还要支持某种观点。我们知道,我们的党是一个充满机会的党。
--引自2006年6月14日“回顾美国大会2006年年鉴”(Annual 2006 Take Back America Conference)
作为民主党人,对贫困问题,或者说对那些与城市贫民相关的问题,我们没有给予应有的重视。想一想上一届总统竞选:很难对那些应该关注的问题给予片刻的重点关注。
--引自2005年9月11日《芝加哥论坛报》(Chicago Tribune)
25. 教育
我认为社区学院的作用会越来越重要,因为,对不断变化的经济,我们十分清楚的一点就是,“铁饭碗”越来越难找。
--引自2005年3月28日《社区学院周刊》(Community College Week)
我们再也不用假设这样的例子:在波士顿,一个高中毕业生就足以胜任的岗位会轻易被一个从北京或班加罗尔毕业的大学生得到。
--引自2006年6月2日麻省大学波士顿分校毕业典礼演讲(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at Boston Commencement Address)
我们有义务和责任把钱用于我们的学生和学校。我们必须确保那些没有钱但成绩好、有理想、有意志的人仍然有可能接受最好的教育。
--引自2004年10月7日《高等教育中的黑人问题》(Black Issues in Higher Education)杂志
修改我们的学院贷款计划为学生提供更多的资金,这样做很重要。直接贷款计划能起到极好的作用,而且,这些学生贷款计划似乎没有必要由银行或其他私人放贷机构来管理。如果我们能够根据直接贷款计划稳步实施贷款发放,我们将节省45亿美元的开支,节省下来的这些钱可以使更多的学生获得佩尔助学金,使每个学生获得的助学金数额更高。
--引自2004年10月7日《高等教育中的黑人问题》(Black Issues in Higher Education)杂志
“不让任何孩子掉队”计划没有涉及到教育中我认为的重要问题,那就是我们用什么样的方法来鼓励最优秀、最聪明的人继续担任教学工作?用什么样的方法来大大提高教师的工资和素质?
--引自2005年7月2日在阿斯彭学院(The Aspen Institute)的演讲
我们清楚,在联系越来越紧密、竞争越来越激烈的全球经济中,我们党要保证每一个美国人有能力接受世界级的、终生的、一流的教育--从幼儿教育到中学教育,从大学教育到职业培训。我们知道这就是我们的目标。
--引自2006年6月14日“回顾美国大会2006年年鉴”(Annual 2006 Take Back America Conference)
我极力避免使用模棱两可的方法来解决这个国家的诸多问题。我们要处理许多个人责任问题和社会责任问题。最佳的例子就是教育问题。我要坚持认为我们拥有充足的资金、足够的师资和教学用的电脑。但是,除非你关掉电视,摈弃那种我认为遍及某些低收入社区的知识无用的观念,不然的话,我们的孩子们就享受不到这些资源。
--引自2004年7月25日电视节目“会见新闻界”(Meet the Press)
我们的公共教育体制是为数百万的孩子和家庭提供机会的关键。这个体制必须成为世界上最好的教育体制。尤其令人关注的问题是,在完成学业方面,中等收入家庭的孩子和低收入家庭的孩子之间的差异很大,而且越来越大,尽管全国学生完成学业的总体状况有所改善。
--引自2004年5月2日“ObamaForIllinois.com”网页
26. 能源政策
这就是那项我们能和汽车公司达成的协议。这项协议就是我所提交的题为“卫生保健混合法”的法案。该法案允许联邦政府为汽车公司退休人员支付部分医疗保健费用。作为交换,汽车公司将节省下来的部分资金用来研发更加节能的汽车。
--引自2006年2月28日在“美国州长乙醇联盟”(the Governor‘s Ethanol Coalition)上的演讲
我们长期依赖石油,这是一种危险的事情。我们的政府多年前就知道这一点。虽然科研人员、各大公司和我们的政府官员不断地发出这方面的警告,但是,对于这种危险,有关方面没有准备应对,没有关注,或者说没有严加防范。对于这种危险,我们再也不能不闻不问了。
--引自2005年9月15日“保护我们的能源未来”(Securing Our Energy Future)的演讲
光说美国过分沉迷于石油,而又不落实真正的能源独立计划,这无异于承认酗酒行为,而又不考虑戒酒12法。
--引自2006年4月13日《芝加哥论坛报》(Chicago Tribune)
(我们应该)使美国摆脱对外国石油的依赖。我们必须采取具体措施促进我们的能源独立,这些措施包括:要求到2020年全国能源供应总量的百分之二十来自风能、太阳能、生物能和地热等可再生能源,要求我国燃料供应总量的百分之一由乙醇和生物柴油等可再生原料提供。
--引自2004年7月12日“美国领导地位的重生”(Renewal of American Leadership)新闻发布会
我对上一个能源法案投了赞同票,因为这个法案已经朝着正确的方向迈出了最初的步伐。该法案提议投资生产可再生的、国产的生物燃料,这些生物燃料最终可能最有希望成为石油的替代品。这些方法过于谨慎,改革力度太小。在我们对石油的需求量就要超过百分之四十的时候,一条把我们对外国石油的依赖度减少了百分之三的法案还不是一项正式的能源政策!我们要做的事情还很多。
--引自2005年9月15日“保护我们的能源未来”(Securing Our Energy Future)的演讲
我们不能继续勉强采用那些见效慢而且作用小的方法来解决我们的能源危机。我们需要在能源安全方面作出一个全国性的承诺,而且为了强调这个承诺,我们应该任命一个能源安全主任来监督我们的各项工作。就像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和国家情报主任一样,能源安全主任要成为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一个顾问,而且具有绝对权威能在政府各个部门之间协调美国能源政策。
--引自2006年2月28日在“美国州长乙醇联盟”(the Governor‘s Ethanol Coalition)上的演讲
在燃料方面,如果我们提高我们的燃料效能标准,我们能够节省的燃料就相当于阿拉斯加开采的总量。然而现在,不仅不考虑开发替代燃料的方法,也不考虑节约能源、提高效率的方法,这些技术现在不是没有,只是没有人进行投资。取而代之的是,布什的现行策略:提高石油和天然气公司的产量,补贴这些公司200亿美元。
--引自2004年10月26日伊利诺伊州参议院辩论(Illinois Senate Debate)
我们要努力摆脱对中东石油的依赖,方法是制定一项不仅仅为埃克森公司和美孚公司利益服务的能源政策。
--引自2002年10月26日在芝加哥反对伊拉克战争集会(anti-Iraq war rally in Chicago)上的演讲
就像石油价格上涨一样可以预测的事情,就是那些伴随石油价格问题而来的应急的政治策略。每年你都能读到相同的标题:加油站前人们痛苦的表情,美国人为了给油箱加油掏空钱包,政治家们面临同样的经历:税收返款和免税期,调查预测价格的生物燃油公司。
--引自2006年5月11日播客:“解决高油价问题的真正对策”(A Real Solution for High Gas Prices)
28. 外交
美国的领导地位已经是一支推动人类进步的强大的力量。民主制度与自由企业在全球范围内稳步前进,这就证明了我们的领导地位是稳固的,证明了我们的理念是强有力的。如今我们面临新的、可怕的挑战,特别是恐怖主义的威胁。为了自由和安全,机智地发挥领导作用,精明地行使权力、施加影响,这样做对于美国人来说是再重要不过了。不幸的是,我担心我们曾经辉煌一时的影响力正在逐渐减弱,成了错误政策和莽撞行为的牺牲品。如今,美国的实力比任何时候都强大,然而,美国的影响力比任何时候都要小。
--引自2004年7月12日在芝加哥对外关系委员会(Chicago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上的演讲
我们要继续坚持一种强有力的、积极的外交政策,在全球范围内无情地打击敌人、满怀希望的宣传我们的价值观,这样做绝对是非常重要的。
--引自2006年11月20日《圣路易斯邮讯报》(St. Louis Post-Dispatch)
令我感到自豪的是,我很早就站出来毫不含糊地反对布什的外交政策。这种立场至今没有改变。
--引自2003年6月19日致《黑人评论家》(The Black Commentator)杂志的信
全世界正在看着我们美国现在在做什么。他们将会知道我们今天正在做什么,将来他们也会像我们现在对待他们那样对待我们所有人--我们的士兵、我们的外交家、我们的记者、走出我们国境线的任何一个人。我希望我们在前行的过程中能够铭记这一点。
--引自2006年9月27日“《人身保护法修正案》的议会陈述”(Floor Statement on the Habeas Corpus Amendment)
在全球的每个地区,我们的外交政策应该倡导传统的美国理念:民主和人权,自由公平的贸易和文化交流,建立在市场经济下保障广大中产阶级利益的制度。正是我们这种世界范围内的共同利益,能够最终恢复我们的影响,赢回人们的信任,而这种信任是在全球范围内战胜恐怖主义、传播美国人的价值观所必须的。人类的愿望是共同的--渴望尊严,渴望自由,渴望获得改善家庭生活的机会。
--引自2004年7月12日在芝加哥对外关系委员会(Chicago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上的演讲
我认为,(美国人)能够本能地意识到,我们不能简单地依靠武力手段把我们的意愿强加于整个地球。
--引自2006年10月29日《休斯敦纪事报》(Houston Chronicle)
人们说,我们肯定能够创造一种把我们的军事力量和外交策略结合在一起的外交政策和国家安全战略。我们以前是这样做的。为什么我们不能再做一次呢?
--引自2006年10月27日《西雅图时报》(Seattle Times)
我们仍然有机会纠正最近的失误,这个失误使我们的原则和传统受到质疑。的确,对我们国家的地位和安全来说,纠正这个失误是必要的。为了恢复那种曾经使我国成为全世界的希望与自由的灯塔的价值观和判断力,我们需要在我国的领导地位方面改变态度和方向。
--引自2004年7月12日在芝加哥对外关系委员会(Chicago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上的演讲
40. 移民政策
我们应该记住,并不是每一个经过埃利斯岛进入美国的人都有合法证件。并不是我们的祖先人人都有合法的移民资格。但他们来到这里追寻梦想,追寻希望。美国人明白这一点,而且他们愿意把机会提供给那些已经到了这里的人,只要我们认真思考确信我们国界的重大含义。如今的移民正努力继承为国家建设做出贡献的移民传统。如果我们不承认这些人的贡献,我们就伤害了自己,而且也伤害了他们。如果我们不立即重新控制我们的移民政策,我们就不能保护我们的国家。
--引自2006年4月3日“移民改革的议会陈述”(Floor Statement on Immigration Reform)
我们是一个移民国家。但是,如果那些人打算到这个国家来生活,他们就要遵循一条合法途径,成为公民,这就涉及许多事项,包括交纳有关费用,保证按规矩排队,不抢在那些已提交合法移民申请的人的前面挤占名额。当然,还要有雇主的切实可行的同意书。这很可能就是我们能够做的最重要的事情。
--引自2006年10月19日“赖利?金脱口秀”(The Larry King Show)节目
移民改革的中心内容之一就是议案的实施。这个议案包括许多加强边境安全的重要条款。但这还不够。真正的改革还意味着清理刺激非法移民的劳务市场。要想做到这一点,雇主就不能雇佣非法劳工。不幸的是,我们现行的雇佣体制在阻止非法移民寻求工作机会方面几乎没有或根本没有起到什么积极作用。我们需要这样一种电子确认系统:这个系统可以有效地检测使用伪造证件的情况,可以大大减少非法劳工的雇佣,并且可以让雇主相信他们使用的劳工都是合法的。
--引自2006年5月23日“雇工身份确认修正案的议会陈述”(Floor Statement on the Employment Verification Amendment)
42. 互联网
互联网的未来可能由两家公司垄断控制,我们不能容忍这样的局面,这也就是我为什么赞成所谓的“网络中立”的原因。部分理由是,像谷歌、雅虎这样的公司,如果他们不能轻而易举地进入互联网,如果他们进入互联网的条件与那些旨在利用互联网赚钱的大公司的条件完全相同,那他们也就不可能有起步的时候。
--引自2006年6月8日播客:“网络中立”(Network Neutrality)
我认为,博客的危险在于,我们谈话的对象仅仅是我们自己和与我们观点相同的人。这就意味着,在一段时间内我们自己的偏见不断被强化,我们不能以开放的心态对待不同的意见和不同的观点。我一直都在极力思考的一件事情就是,我们用什么样的方法使不同的博客作者能够相互交流,不同的观点能够相互交流,使博客成为一种谈话或对话的方式,而不仅仅是我们相互喝彩的场所。
--引自2006年6月4日博客“Heightsmom.blogspot.com”

49. 就业
我将致力于就业培训计划的改善和税法的修改,以便激励企业留在这个国家,而不是去海外谋求发展。
--引自2004年3月刊《本质》(Essence)杂志
要我们说服一个在钢铁厂工作了一辈子的55岁老员工,立即接受再培训并改行成为一个计算机方面的科学家,这是不可能的事。我们所能做的就是我们能够这样说:即使你失去了工作,你仍然可以享受医疗保障。我们会给你提供某种形式的退休养老保险,而且,我们会维护你已得到的养老金领取权。
--引自2006年10月19日“查理?罗斯访问秀” (Charlie Rose Show)节目
我们谈论了许多再培训的话题。这方面我们做得不是非常好,部分是由于民主党人有时对于市场的作用过于疑虑。与此相反,有时候保守派倾向于这样一种看法:市场能起作用,人们也会发现这一点。而且,尤其在全美的乡村社区和小城镇,那里的人们需要某些人来把他们与有发展前景的工作连接起来,把他们与那里的机会连接起来。
--引自2006年10月19日“查理?罗斯访问秀” (Charlie Rose Show)节目
现在,我们的税法正刺激着企业到海外谋求发展。与此相反,我们必须拥有一部这样的税法:它能对那些投资于美国劳工或者美国研究和发展的优秀企业给予奖励。我们的政府必须关注那些为维持收支平衡而每天努力工作的人们,而目前我们的一系列政策却不能反映出这方面的情况。
--引自2004年6月21日“在美国创造工作机会”新闻发布会(“Creating Jobs in America” press release)
55. 中东问题
我们要努力奋斗,确保我们在中东的所谓的盟友--沙特阿拉伯人和埃及人--停止对自己人民的压迫,停止对不同意见者的镇压,停止对贪污腐败和不平等现象的容忍,停止对经济的错误管理,以免他们的年轻人在缺乏教育、缺乏前途、缺乏希望的环境中成长,继而成为恐怖组织的后备成员。
--引自2007年1月15日《纽约客》(New Yorker)
我们依靠中东地区和其他地区一些政治上最不稳定的国家来满足我们的能源需求。无论它们是不新生的民主国家,是怀有核企图的专制国家,还是在年轻人心中植入恐怖主义种子的那种宗教学校的避难的港湾,这一点并不重要。他们得到了我们的金钱,因为我们需要他们的石油。
--引自2006年9月4日《克瑞恩芝加哥商业》(Crain’s Chicago Business)杂志
57. 政教融合
我认为,对于公众人物来说,表明宗教立场,并以此作为规避外界的批评、同持反对意见的人进行对话的手段,这样做是没好处的。
--引自2004年4月5日《芝加哥太阳时报》(Chicago Sun-Times)
那些有宗教信仰的人必须将他们有宗教目的的计划转化为符合理性的通用说法。如果你反对同性婚姻或堕胎,仅仅说“是上帝告诉我的”是远远不够的,你还要让别人感觉到,哦,好吧,如果上帝正在跟你说话,我想我们只得跟你走了。
--引自2006年10月19日“查理?罗斯访谈秀”(Charlie Rose Show) 节目
今天,宗教信仰对我们的政治影响很大,以至于使我产生这样的想法:如果你回避宗教问题,你就会错过当今政治的一个相当重要的部分。
--引自2004年10月26日《芝加哥论坛报》 (Chicago Tribune)
如果民主党人实际上没有找到宗教,我不希望他们突然伪称找到了。
--引自2005年3月19日“时事纵观”(All Things Considered)
这个世界(最终)将会更像巴西那样实现种族融合。美国正变得越来越复杂。在美国,黑色和白色之间的界线已经不存在了,这就消除了很多障碍。
--引自1995年10月刊《危机》(Crisis)杂志

分享到: 更多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5 Comments On 奥巴马语录

  1. 还有一些:就放在评论中吧!
      74. 乔治·W·布什
      我们大家都还记得,乔治?布什在2000年竞选时所说的话:他反对国家权力扩张。我们只是不知道他在谈论这件事。
      --引自2006年6月14日的演讲
      我不认为乔治?布什是个坏人。(共和党人)只是相信不同的事情。
      --引自2006年9月18日《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
      我发现他实际上是一个有修养,有魅力的人。
      --引自2006年10月19日“查理?罗斯访谈秀”(Charlie Rose Show) 节目
      对于关键问题要给予明确答案,只是这个答案我们现在还没有。
      --引自2005年11月23日《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
      我的印象是,总统的优点之一就是他极其真诚。而且我认为,他真觉得自己的行为是正确的。他没有发现自己行为中有什么虚伪之处,在他心灵深处,存在着某种表里如一的品质。
      --引自2005年3月10日“时事纵观”(All Things Considered)
      这个政府不关心黑人,这样说不免过分简单。我认为完全准确的说法是:这个政府的政策不考虑贫困社区里穷人的困境。这就是冷漠态度的一种悲剧性的表现,但我还要说,这是一种还算不上完全偏袒的冷漠态度。
      --引自2005年9月11日《芝加哥论坛报》(Chicago Tribune)
      这届政府是我有生以来见到的意识形态观念最强的政府,甚至比里根政府还要强。里根政府,虽有些花言巧语,但可能注重实效。
      --引自2007年1月8日《美国新闻和世界报道》(U.S. News & World Report)杂志
      现在,我要说,我不认为乔治?布什是个坏人。我认为他热爱自己的国家。我不认为这个政府里尽是蠢材--我认为那里有许多精明能干的人。问题不在于他们的处世哲学没有按照其应有的方式发挥作用,而在于正在按照其应有的方式发挥作用。问题是这个政府正在不折不扣地做它应该做的事。
      --引自2006年6月14日演讲
      这个政府很可能是我记忆中受意识形态影响最深的一届政府。我正在努力回顾,我不知道在回顾的旅程中要走多远才能发现一个这样的政府--一个把众议院、参议院和白宫紧密结合起来的政府,一个如此顽固地不接受事实、不接受不同意见、不接受妥协的政府。一切行为都置所有事实与信息于不顾,以成见为基础。我认为这个政府已经对国家造成了严重的危害。
      --引自2006年10月30日《纽约客》(New Yorker)
      我们的政府是这样一个政府,它认为政府的作用就在于保护有能力的人免受无能力的人的伤害。
      --引自2004年5月31日《纽约客》(New Yorker)
      但是,很长时间以来,这种热心的精神受到了一个不热心的政府的压制,这个政府似乎认为,政府没有任何责任去解决国家面临的重大问题,也没有任何责任去团结国人为共同事业而奋斗。
      --引自2005年9月15日“保护我们的能源未来” (Securing Our Energy Future)的演讲
      (这个总统)有可能使政治一劳永逸地摆脱伊拉克问题的干扰,条件是他只要愿意上电视并对美国人民说:“是的,我们犯了错误。”想象一下,如果他这样做了,我们国家的政治生活将会发生怎样的转变。
      --引自2005年11月23日《芝加哥论坛报》 (Chicago Tribune)
      我认为,对于他的维护一个强大的美国的愿望,布什的态度过去是诚恳的,现在仍然是诚恳的,但是,他在这方面太专注,这使我们的国家陷入了一个非常艰难的处境。由于这种专注,我们没有创建一种可以实现我们既定的成功目标的国际框架。所以,尽管政府的态度是诚恳的,但是我也认为政府受到了误导。
      --引自2004年7月25日电视节目“会见新闻界”(Meet the Press)
      75. 自己的总统竞选
      一个人可以靠幸运、靠偶然因素或是靠自己的经历和经验而获得一种特殊的能力。我至少也考虑过这样的问题:我是否有这种特殊的能力,能够使国民团结起来为实现一个切实可行的、符合常规的改革计划--这个计划也很可能涉及几代人--而奋斗?
      --引自2006年12月15日《芝加哥论坛报》 (Chicago Tribune)
      我要成为一个真正伟大的总统。然而我为其他所有的事情而担忧。原因就是平庸无能的总统为数不少。
      --引自2006年10月2日《纽约杂志》(New York Magazine)
      77. 种族问题
      (非白色人种候选人)在争取选民方面门槛更高。
      --引自2006年12月11日《密尔沃基新闻哨兵报》(Milwaukee Journal Sentinel)
      你投某人票不是因为他的长相。你是因为他的立场观点而投他的票的。
      --引自2006年11月4日《爱尔兰时报》(Irish Times)
      问题不在于情况没有好转。问题在于情况不够好,而且我们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
      --引自2006年11月2日广播节目“谈论国家”(Talk of the Nation)
      我不是那种利用种族问题捞取政治筹码的人,情况恰恰相反。我希望,不要因为我是黑人才做某些事情;我希望,别的议员在我这个位置上也会做出同样的事情。
      --引自2005年6月26日《芝加哥论坛报》 (Chicago Tribune)
      (在印尼的生活)使我认识到,种族主义是滥用权力行为的延伸。生活在那里,你就会知道,为了相互倾轧人们能够找到有别于种族歧视的其他多种借口。
      --引自1995年10月刊《危机》(Crisis)杂志
      就在三、四年前,我站在饭店门口等我的车的时候,那些人总是把车钥匙扔给我。
      --引自2006年10月19日“查理?罗斯访谈秀”(Charlie Rose Show) 节目
      我不希望人们装模作样地不认为我是个黑人,或装模作样地认为即便是黑人也没什么关系。
      --引自2006年11月5日《星期日泰晤士》杂志(Sunday Times Magazine)
      当前的种族问题与财富和地位的关系更加密切。这并不是说没有歧视或偏见。但是我认为,如果人们觉得你能帮助他们,不论在业务方面还是在政治方面,他们就能超越肤色方面的偏见。
      --引自2006年10月刊《本质》(Essence)杂志
      种族问题是美国人生活中的一个持续而重大的因素。而且一直是这样的。在一定程度上,这是美国人生活中的一个根本性的污点。美国人通常比许多人认为的更加正派,这一点也是真实的。即使在发生冲突的时候,你有时也会产生这样的感觉:他们太忙了,他们太累了,他们太紧张了。
      --引自查尔斯?巴克利的《谁害怕一个黑大个?》(Who’s Afraid of a Large Black Man?)第19页

  2. Pingback: 不要看远处模糊的东西!(转载自左岸读书) | 诗意地栖息在大地上

  3. 感觉这些都不算经典,有些还是比较经典的,比如说

    记得有一次辩论的时候,有评委说他的内阁多为克林顿前朝官员时,希拉里接着笑着对他说,“我也想听听奥巴马怎么说”,结果奥巴马这厮实在是厉害,就一句“等我当选总统一定邀请你入阁”,就这样把这个难以回答的问题搞定了。

    还有一次他演讲中说的一句实在经典:“现在麦凯恩担心的是他失去竞选,但是我担心你们失去财产,失去房屋,失去工作”

    上次他去美国南达科他州,有四个总统雕像在那里,记者问他:你想不想当第五个雕像呀?他想了半天说:不行,我的耳朵太大,可能挂不住.

    • @路人 @路人, 很遗憾您没有留下邮箱,不然可以好好讨论一下,现在的奥巴马面临的问题不再是嘴皮子上的,更多的是实质性的经济问题了!我们却看G20峰会的精彩!

  4. 怎么个讨论法,哪方面的讨论?不过个人觉得比较经典的语录应该多是那些智慧和幽默的体现,比如网上大家整理出来的马云语录就很不错,穆尼里奥那厮的语录也不错,我也一直想找一些奥巴马经典的语录,但是发现网上的都是这些比较正统的,希望博主到时能整理出一些他的比较诙谐幽默又很经典的语录出来,以供大家学习啊。比如他还说过,“你给猪抹上口红,它还是猪。”恩,今天且看G20峰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