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逝者如钟

文/稻田 冬季是地气收束的时节,一些病弱的老人就选择“适时地别去”了。老人的别去都是默然转身,悄无声息的,像夜半的落雪,飘飘摇摇,无声而落,无声匍匐,安静得像在黑夜里潜行或沉睡,待晨光又照,山野苍茫,已行迹了无。 但于生者,逝者的别离却是如大钟般声声震响的。有这样一种说法,当……

这个冬天,比较好的打开方式

文/文昌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十一月份的可能性即将化归为零,话说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巧克力是什么味道,当一一尝过之后又少去了当时翘首期盼的惊喜。此时的上海颇有几分深秋的姿色,泛黄的梧桐叶开始零零散散的掉落,树上的叶子变得稀疏,挡不住冬日的暖阳,那份稀疏像极了中年人的发型,挡不住……

人到中年,不过如此

文/俞平伯 什么是中年?不容易说得清楚,只说我暂时见到的罢。当遥指青山是我们的归路,不免感到轻微的战栗(或者不很轻微更是人情)。可是走得近了,空翠渐减,终于到了某一点,不见遥青,只见平淡无奇的道路树石,憧憬既已消释了,我们遂坦然长往。所谓某一点原是很难确定的,假如有,那就是中……

带上什么去生活?

文/德鲁伊 昨天和孩子聊到rapper,他给我分享了一个国内歌手的歌,说是姆爷风格¹。大致是唱不在拍子、不韵不押、充满情绪、表达愤怒。题外话是,痞子阿姆成了姆爷,我老了。题内,年轻总是需要有些情绪的力量,敢于愤怒和敢于表达观点,甚至仅仅就是表达情绪。或许,青春本身就是一种力量,青春……

如何与难相处的人和平共处?

作者:大卫·J.利伯曼 人人都希望能每天和自己喜欢的人待在一起。然而,不管是在学生时代,还是进入职场后,我们总要面对与自己没那么合得来的人。如果和他们碰到一起就针锋相对,不仅会给自己带来身心伤害,对学习和工作也没有益处。那么,我们该如何与难相处的人和平共处呢? 大卫·J·利伯曼……

甚爱必大费,多藏必厚亡

文/钱满素 “甚爱必大费,多藏必厚亡。”出自《道德经》第四十四章,原文是:  名与身孰亲?身与货孰多?得与亡孰病? 甚爱必大费,多藏必厚亡。 故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长久。 老子开头一连提了三个问题,其实可以归纳为一个:名利等身外之物,和你的生命,你选哪个? 老……

人为什么会无聊?

文/宗白华 要解决这个问题,首先要问究竟什么叫生活? 生活这个现象可以从两方面观察。就客观的——生物学的——地位看,生活就是一个有机体同它的环境发生的种种关系;就主观的——心理学的——地位看,生活就是我们对外界经验和对内经验总全的名称。 我这篇短论的题目,其实是在问怎样使我们生活……

怎么交到好的朋友?

文/千木 我到底在找什么样的朋友? 之前我总以为我找朋友找的都是三观相近的,三观不合是做不了朋友的。可有一次谈话朋友问我:“你的三观是什么?” 我一下愣住了,我的三观是什么?之前从没有思考过的问题,突然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我真傻啊,我连自己都不够了解,还以为已经了解了朋友。……

生活的底线

文/德鲁伊 毫无疑问,忙碌的我们,是符合时间相对论的。标志之一,你总在忙碌后慨叹时间过的飞快,闲久了觉得时间似乎都是停滞不前的;标志二,你会因为周边环境的变化或是人的变化、成长,校对自己的时间流逝,比如谁的生老病死、婚丧嫁娶、求学登科,别人的变化衬托了你的不变。 至于被时代……

从穷一代努力熬成富一代

文/丁忆坤 01 预测未来没那么容易,这是先知干的活,随着形势的变化,太多人对未来发表看法,或悲观,或乐观,都有部分道理。在一个大变革的时代,一定有人会失去财富,失去稳定的生活,也一定会有人在危机中把握住新的机会。 普通人没必要太过焦虑,回望过去,不管是个体还是国家,我们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