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姑娘一场寂寞

文/李耍坏 其实有些事情从一开始就有所预料。只是不愿意往下想,所以拼命的想要抓紧,想要去改变,无奈越做越错,越错越难过。 你对我的好感从来都没有到想要依托的感觉,也只是某一刻想过试着去接近,可越是接近越是惊觉,所以只能托辞慢慢了解。你也想过开始,可是我的幼稚,葬送了这份意愿。或许我的臆测过于片面,但不绝于无。 没见面的时候可能感觉还好,见了面不免有些落差。愿意陪我也是你的一番 ...

食菜根的人

文/郭敏 毛泽东平生最爱的两本古籍,一本是《容斋随笔》,另一本,就是《菜根谭》。据说在红军漫漫长征最困难的那段岁月里,即使战火飞马颠沛流离,毛泽东也一直将《菜根谭》带在身边。近来无事,偶然间翻看此书,朴实的装帧,极简的排版,或许大道至简向来如此。第一卷开篇论世,曰“涉世浅,点染亦浅;历事深,机械亦深。故君子与其练达,不若朴鲁,与其曲谨,不若疏狂。”初识于此,即有种高手亮剑的气魄 ...

Big man 的人生也有烦恼

文/亮亮 个子高,在我看来一直是别人的优点。直到有一天,和一名高个子的帅小伙子聊天之后,才发现原来个子高的他从未因为自己的高个觉得骄傲或自豪。相反,生活中却带来了很多麻烦,这些都是我不曾想到过的问题,看来还是不够成熟,看待问题眼光还是不够全面啊。 小伙个子一米九六,是我们单位的第一高人。每次见我总是笑嘻嘻的很礼貌,后来熟悉了,有天饭后我去中控转,就坐下来和他们当班的人聊一聊。 ...

努力了这么久,你是否依然碌碌无为

文/Mr.Devon 这几天因为工作的事情,整个人很疲惫,连续几天加班到凌晨两三点回来,路上还会不停的看各种素材,今天友人问我,工作这么累,还去找素材写文章,不累吗?我说我只想好好的做成一件事。 转眼看看自己确实在老大不小的年纪徘徊,身边会遇到各种各样很羡慕的人,渴望像他们那样成功,渴望让自己变的更优秀,回头看看自己是否有拿得出手的成绩,似乎变得囊中羞涩。 和同事交流,他和我说,你是读 ...

维持婚姻长久的秘诀是什么

文/李明 婚后的生活,必定是会放大两个人身上的所有缺点,恋爱的时候因为我们爱对方,往往会忽视那些,当生活在一起的时候,每天面对,生活空间重叠的时候,自然也就发现了。谁都想幸福,每个人都想,可总是事与愿违,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幸福,真的就那么难吗?来看看维持婚姻长久的秘诀是什么吧。 一段婚姻中最难做到的,就是彼此间互相信任。 很多人都知道信任是婚姻当中的基石,但当你开始怀疑对方时, ...

是时候锻炼自己解决复杂问题的能力了

书摘: 2020年之前,你最需要哪些技能傍身? 一次关于未来工作的调查——来自15 个经济体、10 个行业的企业首席人力资源官,他们眼中的未来是什么? 是时候锻炼自己解决复杂问题的能力了,不然2020年就会失业,失业不是说没有事做,而是做不了许许多多你想做的事。 新技术对就业市场的影响 作为人类,我们的适应力和创造力都非常卓越,但问题的关键在于资本化效应取代破坏效应的时机和程度,以及这种取代会 ...

砒霜,还是浓点好

文/Yoga 今天,也就是今天,在这个不太重要的日子(周六,然而我要上班,一脸苦)里,最适合深度的剖析一下令大家过得惨不忍睹的心灵砒霜这类误人终身的文、颜、言。 心灵砒霜的由来,大概是由心灵鸡汤浓度过深进而转化为心灵洗脚水再成功升级到害死人不偿命的有毒砒霜。由于受到特大部分伪文艺青年的热捧,已经在安利洗脑的领地里稳稳地站有一席领地,并成功的逆袭为这一领地的扛把子。深浅易懂的鸡汤文已经 ...

人间有味是清欢

要说成功的人,苏轼算一个,不喜欢苏轼的是少数,恣意肆意的活了一辈子,留得身后一片仰视的脖颈,治疗了太多文人的颈椎。虽然看看他的人生,吃货+文痞+落魄政治家+二流书法家,拉帮结派什么的,但不妨碍他就是那么招人喜欢。 苏轼:《浣溪沙从泗州刘倩叔游南山》:“细雨斜风作晓寒,淡烟疏柳媚晴滩。入淮清洛渐漫漫。 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苏轼基本上一辈子都在文坛、政坛 ...

本来无一物?

文/文昌 禅宗五祖弘忍大师要公开选拔第六代领导人,当时也不能采取选举制公投。只是发布通知:你们都回去吧!每个人各做一个偈子(佛经里的唱词)。谁的偈子领悟了佛法大义,我就把法衣传授给他,让他做禅宗第六代领导人。 在五祖的众多弟子中,神秀可谓德高望重,当然也是众望所归。神秀是河南人,在少年时代就已经博览全书,文化水平很高,后来到洛阳出家,五十多岁时候才到冯墓山向弘忍求法。弘忍也很 ...

提琴艺人

文/可可 第一次同街头艺人聊天,是因为提琴。 在街头,见到过很多乐器,居多的还是西方的吉他和东方的二胡,小提琴倒是第一次见。 其实算不得第一次,上次经过这里,这繁华的十字路口时,就看到过他;又一次经过,见他在休整,总不愿就这样走过去,像往常一样。 因为提琴,他变成一个独特的街头艺人。以致尽管脸盲,也让我一眼认出了。 琴盒里零零散散地散落着些零钱,人们也许会好奇,怎么买的起提琴,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