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世界那么好,你为何还会焦虑

文/曾鑫林 当放下手机提起笔的时候,仿佛我们又回到了一个比较真实的世界。你有多久没拿起过笔写下些什么了?你有多久没和那个一两年不用见面却还不影响交情的朋友见过面了?你又有多久没去爬山涉水闻闻花香,抚摸大地了? 我们习惯于科技的进步,信息的便捷,却忽视了身边的实物。我们给各种……

小鬼在家时

文/读博在四方 (一)小帅的伎俩 昨天晚上跟我们小帅微信语音联系上了。本不是打给他的,只是当时他正在独占飞哥的手机,然后我两个就在镜头两边互见了。可他只看了我一眼,就把镜头对着屋顶。 我问他,“为啥你妈说你上网课的时候,她就出去了半分钟,你就开始放飞自己,玩游戏看动画片了……

生命的祭歌

文/廖超国 四月,是生命的祭歌季,因为清明在其中。在这个仲春与暮春之交的季节里,时而薄雨菲菲,浸透着人们淡淡的忧伤;时而阴风阵阵,包裹着人们绵绵的哀思;时而乌云密布,仿佛像压在人们心头的郁闷;时而浓雾缭绕,又如人们对亡灵的追忆。 还是诗人杜牧了不起,他只用一句诗“清明时节雨……

修己安人 担当达人 —— 我读《傅佩荣论语三百讲》

文/朱峰磊 平易而朴素的文字里流淌着的是让人快慰朵颐的心灵鸡汤。娓娓道来的语言中蕴含着令人凝神注目的思辨能量。 傅佩荣,这位海峡彼岸新时代的传统文化布道者,借“万世师表”的“圣人之言”,注入时代的正能量和活源水,让我们享受到了一顿精神和哲理的饕餮盛宴,他以白话诠释经典,以经典发……

疫情下的失业失恋大龄女青年

文/陈玫瑰 2020年3月17日,我被裁员了 这是我人生第一次被裁员。 天啊,我30岁就开始了就业危机吗? 我立马给小姚打电话,痛斥了这家公司惨无人道,真是一家很糟糕的公司。 小姚安慰我说:“你可以借这个机会想想,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我认认真真地想了几天 我开始投简历,投……

语不惊人死不休(274)知其白,守其黑,为天下式

生活: 一年可见春去秋来,十年可见物是人非,百年可见生老病死,千年可见王朝兴亡,万年可见沧海桑田。诗与远方,不是傻头呆脑的闭眼睛满世界乱走一气。远方,是你的思维边界。诗意,是你对终极认知的表达。我记录划过天空的流星;我测量星云的重量;我阻断银河,用它碾磨我的稻谷。我把夏天……

无数个的我,都是我

文/雨萌 许是太久没有对自己进行审视的原因,突然觉得对自己的印象十分模糊,转眼间我已成年了,就像一则段子说的那样“我还没反应过来嘞,咋个就长大了呢,我好懵”。搜索脑海中林林总总的记忆,沿向远方…… 我,出生在一个小镇上,这里可以说是山青水秀,生活在这里的人都很纯朴,纯朴归纯朴,……

其实并不存在所谓的“不可替代性”

文/江湖人称向前兄 所谓的不可替代性,可能是个伪命题 刚毕业的时候,总会听到前辈或者同事说,在工作中,要努力提高自己的不可替代性,当时的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并暗暗点头。可后来工作过一段时间后我发现,事情并不是他们说的这样。也许短期内确实会存在不可替代性,但是长期的话,企业会极……

10分钟的夫妻吵架,说尽漫长婚姻生活里的挣扎

文/苏瑾七 春节时候,不少未婚青年在过年“回家看看”的同时,不得不面对父母、亲戚齐上阵的花式催婚,甚至很多未婚年轻人因此患上了“春节焦虑症”。 有句话是这样说的: 读书时候的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 工作后,乡愁变成了没对象回家好怕的忧伤,我在这头,七……

英国人为什么对疫情这么淡定

文/丁忆坤 01 前几天英国提出了一个观点,可以用群体免疫的方法来对付新冠病毒,在这个问题上,英国太特立独行了。奇怪的是政府这样做,也没见民众有特别激烈的反对。可以想象一下,如果中国政府决定用这种态度来应对传染病,我们会是什么反应? 很多问题不能简单用对错来下结论,英国和中……